是說在美蘇冷戰結束後,「和平紅利」的說法就開始大行其道。所謂的「和平紅利」是指各國不再需要為冷戰負擔大筆國防經費,也不會因為世界分裂成美蘇兩大陣營而阻礙自由經濟,這樣的結果將大幅促進經濟發展,人人可以享受到冷戰結束後帶來的繁榮與利益。只是凡事都有一體兩面,絕對不是所有人都因為「和平紅利」而受益,至少軍火商們就經歷了一段大蕭條。同樣的,因為冷戰時的軍事部署,有些原本一窮二白的城鎮,因為戰略位置重要或臨近大型的軍事基地而開始繁榮興盛,光是作那些駐軍與軍眷的生意,就足以養活整個地方,更別說為了國防需求而展開的交通建設,也同時帶動了周邊地區的發展。這種因為冷戰而得到的好處,估且就稱為「冷戰紅利」吧,「冷戰紅利」這個名詞並不是我發明的,只是很少有人膽敢公開談論「冷戰紅利」這件事,因為這就好像是在認同戰爭,鼓吹衝突一樣的不道德,更何況很多時候「冷戰紅利」是建立在多數人的痛苦之上。當多數人因冷戰而受苦,但有少數人卻因冷戰而得利時,談論「冷戰紅利」似乎冷血又無恥,只是很多台灣人真的都喝過「冷戰紅利」的奶水-這裡說的奶水並不是抽象比喻,有種東西叫「美援奶粉」大家應該有聽過吧!

如果沒有冷戰,第一島鍊就不重要,如果第一島鍊不重要,台灣的戰略地位也就無足輕重,而如果台灣得戰略地位無足輕重,那就不會有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也不會有大批隨之而來的美援物資。說到這裡,應該就可以輕易明白,我們常常把「台灣戰略位置重要」與「世界和平」掛在嘴邊有多矛盾,台灣人似乎從來沒有仔細想過,一個地方之所以會戰略位置重要,當然是因為周邊緊張情勢緊張,讓這個地方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才會「戰略地置」重要啊。試想如果東亞無事,天下太平,那有什麼地方的戰略位置重要?只是這是一個禁忌話題,公開討論就有「危恐天下不亂」、「鼓吹戰爭」、「意圖破壞兩岸和平」之嫌。只是大家如果可以仔細想想,在美蘇冷戰結束以後,第一島鍊的重要性不若以往,台灣的戰略重要性開始大幅下降,這使得台灣失去了賴以為生的「冷戰紅利」,但是中國卻又從未放棄以武力犯台,讓台灣仍然需要負擔鉅額的國防支出,亦未得「和平紅利」,而被視為是兩岸關係和緩後最大成就的兩岸經貿往來,讓大批台商西進中國,就目前看來,亦是掏空台灣產業與薪資水準年年倒退的關鍵原因。這二十幾年來,是不是讓人感覺台灣每況愈下,若要一句話說完,也許就是「沒拿到和平紅利,卻丟掉了冷戰紅利」。

只是天佑台灣,就算是最憋腳的觀察家今天都可以斬釘截鐵地告訴你中美關係已經急轉直下,甚至連「新冷戰」這個名詞都已經出籠。蔡英文訪美的成功、美中在南海問題上的齟齬、日本與菲律賓首次進行的聯合演習,都已經是顯而易見的徵候。很多人說這是因為中國在南海填島造陸引發的新一輪緊張,這其實是「倒果為因」,因為就像之前的中日關係惡化一樣,都不是因為某件衝突而導致關係惡化,而且關係已經要惡化,因此就某件事作出劇烈反應。中美關係即將惡化這在二○一三年時就可以猜到,在拙作「淺談日本的戰術轉向」這篇文章中就說明了中日關係的惡化並不是因為中國與日本之間對於釣於魚或二戰史觀的衝突,而是因為日本察覺到風向變了,因此提前作出外交反應與戰略佈局。這樣的情況簡單易懂,再說一次,當過去日本搶先跟台灣斷交,就可以預知美國與台灣斷交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當日本與中國關係嚴重惡化,就可以預知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惡化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講這些並不是要鼓吹兩岸戰爭,戰爭是非常殘忍恐怖的事,我們希望永遠不要發生,而就是希望永無戰火,台灣需要隨時關注外界的變化,靈活調整自己的戰略戰術,以獲取最大的戰略利益與保障國家安全。如無意外,蔡英文可能會當選下一任的台灣總統,而這代表她將接下史上最爛的屎缺,就想像你的前任是個無能白痴、自以為是、只會內鬥耍手段的爛人,已經搞砸了所有的事,而你要接手這個王八蛋的工作,幫他擦屁股,就知道這個任務有多艱難了。只是最壞的時代有時也會是最好的機會,外在的情勢慢慢轉變的對台灣有利,問題只在於台灣能不能看清楚這樣的機會。緊張情勢不一定對台灣不利,「冷戰紅利」絕對是台灣可以積極把握的機會。或許應該這麼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論台灣喜不喜歡,東亞新一輪的緊張情勢就要來臨,這不是兩、三年間的短時間衝突,而會是十年、二十年的長時間變化。日本已經搶先抓住這個機會,藉機讓自己逐步成為正常國家,那台灣在這樣的情勢下,已經想好了新的戰略佈局嗎?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