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最近在讀日本遊牧史學者杉山正明寫的一系列書籍,非常有趣,內容有空再講,想先聊的是,杉山正明不止一次在書中批評中國的史書有極其強烈的意識形態,閱讀的時候必需要非常小心。老實說,我非常同意杉山正明的這個觀察,因為就我閱讀中國歷史書籍的經驗,恐怖的真相往往藏在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字裡行間。隨手舉個「小」例子,我們在上歷史課時,都曾讀過「乾隆平定準噶爾」這一段,歷史課本裡簡單幾句輕輕帶過,絕多數的學生大概不知道乾隆平定準噶爾以後發生什麼事,清軍隨後將整個準噶爾部夷平,保守估計有二十萬戶,六十萬的準噶爾人一夕消失,雖然說「大兵之年必有大災」,當時水痘等疫病亦在準噶爾部橫行,許多人死於傳染病;也有部份人為了保命,逃離兵災疫病,向北遁入俄羅斯境內,但是直接死於清兵刀下的,恐怕也有二、三十萬人。整個準噶爾部遭到滅族,從歷史上消失,如此恐怖血腥之事,曾讓作家柏楊感嘆,中國人是不是因此而受到詛咒,但是在歷史課本上,卻從不曾被詳細提及。

再舉個例子,在「新疆史論」這本書中,總共有整整兩章在討論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其中提到「1960~1962年,兵團經濟出現困難,而1962年一至五月,蘇聯駐伊寧領事館副領事曾非法多次接見新疆維吾爾、哈薩克各族人民進行蠱惑煽動。誘騙維、哈各族離開新疆進入蘇聯,大約有萬餘維、哈人進入俄境,致使北疆一些農地、牧場荒廢,這就是所謂「伊塔邊民越境」事件。(註一)」、「1962年一月至五月,蘇聯駐伊寧領事館副領事就曾多次接見新疆維吾爾、哈薩克不滿中共措施者六千多人,從中挑撥、離間,並發給這些不滿的人『召喚書』、『邀請函』、『出生證』以及『僑民證』等文件,鼓勵這些人逃離新疆。(註二)從後來各方史料來推估,當時越境離開中國的人應該有數萬之多,若一般的讀者只是讀過這段記錄,恐怕就會視這些人為受蘇聯煽動的可惡叛徒了。不過,如果仔細深入一點研究,就會發現這件事是發生在一九六○年至一九六二年間,而這段時間發生什麼事?答案就是中共建政以後最難以啟齒的「三年困難時期」。

因為一連串的人禍,讓這三、四年的時間裡,活活餓死數千萬人,連最保守的估計都達到一千萬人以上,而中共為了卸責,往往稱其為「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根本就是因為決策錯誤所造成的人禍。你或許會問,為什麼中國人會這麼笨,竟然不會逃,活活餓死。因為在當時的高壓統治下,整個中國都是如此,沒有人有辦法逃,唯一有機會的,就是住在國境邊緣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人,蘇聯當然心懷不軌,想要趁這個機會培植自己的勢力,但是若不是中共自己先搞出空前絕後的全國性餓荒,蘇聯又有何機會可以「蠱惑」這些人離開家園。沒逃、沒辦法逃的活活餓死了,而逃出生天的人,卻從此被視為叛徒。書上輕輕的用「兵團出現經濟困難」來淡化這慘絕人寰的三年大飢荒,但易地而處,若是你今天面臨全家可能活活餓死的處境,你逃不逃?可悲可嘆的是,書上未交待這些人出逃的真正原因,只指責他們背棄了中國,可是這難道不是因為中國先背棄了他們,讓他們連在自己的土地上吃飽、活下去的卑微權利都被剝奪,他們才被迫選擇挺而走險的嗎?

無論是哪一本歷史書籍,都無法寫明一切的前因後果,這我們都知道,因為每一個歷史事件的成因往往都很複雜,而紙本的空間又有限,但是故意忽略最重要的事件,這就不是取捨的問題了。可惜在中華文化的「薰陶」下,中文寫作的歷史書籍,往往就是如此。俗話說,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中國史書以各種方法迴避不堪的過去,似乎就在預告著同樣的慘劇將會再度發生。因為讀這些史書的學生註定會是失去記憶的一代,永遠無法反省,只會再重蹈覆轍,這就是柏楊所說的詛咒吧。目前台灣的教育部正打算延續這樣的詛咒,以極度爭議黑箱的手段,拿掉歷史課本中「白色恐怖」與「二二八事件」的內容。策畫這一切的人彷彿受到詛咒一般,執迷不誤,即使上一任部長已經因為論文抄襲案而身敗名裂下台,這一任的部長卻依然毫無悔悟之意,繼續違法蠻幹。真的只能說這就是詛咒吧,來自中華文化的恐怖詛咒,註定將會永遠糾纏所謂的中華文化圈。


註一:「新疆史論」,劉學銚著,知書房出版社,《再論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260頁。

註二:「新疆史論」,劉學銚著,知書房出版社,《從屯墾戍邊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224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