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這幾年工作下來,如果硬要說有學到一些東西的話,那大概就是如何「黨同伐異」了。一個大型的案子,參與的公司與個人可能很多,每個人的利益與著眼點都不同,怎麼樣團結這些人,讓大家的利益趨向一致,個人覺得這幾乎是一個合作案能否成功的關鍵。無奈的是,很多時候,我們總是會看到彼此的歧異之處而忽略其實我們有更大的相同利益,結果為了那些小小的不同意見而衝突,忘記去追求共同的利益。一個偉大的領導人不一定要是先知,但是一定要是一個良好的溝通者,可以去團結這些意見不同的團體,一起向前走。一場偉大的運動也不可能由少數幾個人來完成,一定要先暫時拋棄彼此的成見,就當前的共同目標一起努力。最要不得的是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先知,每個團體都認為自己才是救世主,完全無法與他人溝通與協調,那結果其實已不問可知。

台派最近的紛爭,難道不就是如此嗎?台派團體有沒有共同的目標?有啊,我們都十分清楚我們的終極目標是什麼、我們的內在敵人是誰,而我們外在的敵人又是誰。但是當我們的內在敵人與外在敵人正在裡應外合時,台派卻忙於內鬥。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些台派團體長期以來都付出許多心血,在推動各種計畫,進行各種宣傳,十分令人敬佩,但是這些毅力有時卻會轉換成為偏執,對於其它團體的不同意見,無法妥協。雖然我們曾經說過「要基本教義派妥協」這句話本身就有邏輯上的矛盾,因為基本教義派如果可以妥協,那它們就稱不上是真正的基本教義派了。但是即使如此,基本教義派還是可以「學會善待戰友」吧,而不是將所有與自己有歧見的人都打成敵人,再試圖一人單挑所有敵人,這是不可能成功的莽夫之舉。自古以來都是內鬥容易,抗擊外敵難,既然已選擇為理想而努力,要走人少的這條路,就應該選難的來作,而不是輕易的口出惡言,意氣用事。

團結對方的,是黨產與利益,這些東西看得到,摸得到,還非常好用;但是團結我方的就只有理念兩字。這也許就是許多人對於理念的歧異無法妥協的原因。只是最重要的是,這歧異的部份真的是抵觸到我們最終目標,還是只是在過程中策略的不同,或是理念的枝微末節之處,這其實有很大的討論空間,誠如第一段的開頭所言,你不可能找到一個所有理念與你一模一樣的人,就算真的有,那也只是少數幾個人,如果我們不能學會團結每一個大方向相同的人,那我們就永遠都會是極少數。民進黨之前的態度搖擺,我們給予各種嚴厲的譴責,那是因為民進黨的墮落已抵觸到我們的最終目標,但是許多台派團體或個人提出不同的看法與意見,即便我們不贊同,實在也沒有必要惡言相向,因為這並不是抵觸我們最終目標的言行,有些甚至只是過程中的策略應用,台派團體的價值一向是主張「多元民主」,更應該學會容認同些歧異才是。

台派團體幾乎沒有媒體優勢,也沒有龐大黨產,沒有地方組織,更沒有外敵的奧援,台派團體只有理念與團結,而這兩者應該是不會互相衝突的,如果有一天連團結都沒有了,那只是讓人各個擊破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