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前文提到,中國共產黨政府對中國網路進行大封鎖所造成的影響,沒有人曾經進行過全面性的深入研究,也因此往往讓人忽略中國這種大規模網路封鎖所造成的問題。比如有一個很嚴重,但是到目前為止筆者尚未看到有人提過的特殊現象,正在影響中國政府的各種決策,個人將之取名為「鏡子裡的決策」。這種現象起因於網路時代來臨,網路社群日趨成熟,網路輿論開始成為一股左右社會的力量,各國政府都無法忽視這種趨勢,因此往往加強與網路世代的對話,在決策時開始參酌網路輿論的反應。中國政府雖然全力控制網路言論,但是在非關共產黨政權穩定的事務上,仍然試圖營造出「傾聽民意」的形象,因此這幾年來可以慢慢發現,中國共產黨政府在一些社會政策的制定上,是有參考中國的網路輿論的。雖然說政府願意傾聽民意這是好事,但是有些情況下,這反而變成了一種弔詭的輪回,甚至是有心人士操作利用的溫床。

為什麼會說這是弔詭的輪回,是鏡子裡的決策,原因就在於輿論之所以可以成為施政決策參考,在於其真實性,如果輿論本身就有問題,那這個決策參考的工具就會變的很危險。例如台灣陸委會對於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支持度民調,在進行之前就已預設立場,結束後又只取部份有利的結果來進行解讀,這無疑就是一種自欺欺人的操作模式,民調淪為宣傳工具而毫無參考的價值。同樣的情況,中國的網路輿論受到嚴密的控制,在六四這一天所有中國網民都不能談論有關天安門事件的相關話題,那我們可以據此來認定中國的網路輿論完全不關心天安門事件嗎?因此中國政府參考中國的網路輿論,並以此為決策的參考,就會形成一種鏡子裡的決策,因為這些輿論聲音是中國政府已經篩選過的,並不能百分之百反映民意,當中國政府以此為決策參考,其結果就是政策越來越遠離真正的民意。

特別是中國政府習慣煽動縱容高漲的偏激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來鞏固中國共產黨的政權,中國網路上四處充斥著這樣的聲音,其結果就是在重要對外政策上,中國的網路輿論往往呈現一面倒的激進鷹派聲浪。雖然目前中國政府尚能以限制資訊流通與刪除過度激進言論的方式,來控制這些鷹派聲浪,但是中國政府仍然會選擇不時地餵養這些鷹派網民,以維持他們對中國共產黨的忠誠度,其結果就是中國政府越來越受自己一手養大的偏激鷹派輿論所影響,若有持續觀察中國的網路環境,應該就能深切感受到這一點。雖然說許多的國家會對外採取強硬政策往往都是為了解決自己國內的問題,但好歹這些國家是被自己國內的真正民意所左右。中國政府目前的情況卻一手炮製自己國內的「民意」,一方面卻又開始受這些「民意」的左右。這可能形成的危機是,當中國政府越走越偏時,社會上已經沒有理性的聲音可以提出警告或建言,反而會不斷加速前進,因為中國政府自己炮製了支持自己行為的言論,而自己又信以為真。

另一個可能的危機在於,有心人士可能利用這個系統來炮製民意,藉以奪權。遠的不說,就說才剛剛倒台的薄熙來,他在重慶市委書紀任內就曾經大搞「唱紅打黑」,利用中國民眾對社會現狀的不滿,鼓動新一波的左傾造神運動。當時在中國網路上就有出現許多支持的聲音,但就薄熙來倒台後的搜捕清算行動來看,有些在網路上大力支持薄熙來的名人,其實就是薄熙來的人馬,更別說薄熙來當權時下手可以調派指揮的網評員與網軍了。薄熙來後來雖然功敗垂成,但是已經讓大家可以看到,未來想在這個網路世界被高度被控制的國家奪權,掌握網路輿論將會是極為重要的一環。這就像武裝政變發生時,總是會先控制電視台一樣,控制中國的網路宣傳機器與組織,可能將是未來中國政爭的重要關鍵。有心人只要掌握中國網警組織與網評員系統,就可以輕易炮製出奪權的民意基礎。薄熙來失敗了,不代表下一個不會成功。

過去許多人認為網路的發展,將會促進專制國家的民主化,這種看法在許多國家都是對的,但是唯獨沒有發生在中國,關鍵的原因也許就在中國共產黨政府對於網路的控制綿密控制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不過還是要再次強調一次,雖然這樣的網路控制目前有效的讓中國共產黨維持一黨專制的地位,但是這樣的政策對中國的影響絕對是十分巨大的,大家因為各種原因不談、不討論,並不代問題不存在,只是輕忽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