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自由派學者」這個詞彙,以後可能會在台灣變成眨義詞很長一段時間,而這當然是拜自許為自由派學者的江宜樺老師所賜。老實說,如果江宜樺沒有去當官,恐怕會永遠是一個令學生敬仰的好老師,受同儕敬重的有名學者。而且你看他從研考會主委,高升內政部長,再直接跳上行政院長,一路扶搖直上,你說江宜樺會完全沒有一點才幹嗎?這麼優秀的人,又以自由派學者自居,還出過一本書叫「自由民主的理路」,頗受好評,最後卻成為參與政爭、紊亂憲政體制、下令血腥鎮壓學運、跋扈又惡劣的行政首長,實在令人不勝唏噓。不過個人覺得這整件事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江宜樺老師最後用身教,給我們上了很寶貴的一堂課,這堂課的內容雖然是老生常談,叫「建立制度才能長治久安,仰賴人治,希望政治人物能有道德、能自律,是萬萬不可能的。」但是由江宜樺老師親身示範演出,實在讓人深感震撼,尤其是在學運中被警棍毆打與反核示威中被鎮暴水車攻擊的學生們,未來應該對學者們口中的「自由主義」有更深的體悟吧。

儒家思想是最重視道德的,華人社會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也往往要求政治人物的道德形象而忽視建立制度的重要,這也才讓「溫良恭儉讓」這種東西有市場可以操作。但是道德形象這種東西是很容易用技巧包裝的,特別是馬英九的頭號軍師最擅長媒體,這也才能讓馬英九於選戰中無往不利。但是試問一句,馬英九在第二任的表現有「溫良恭儉讓」嗎?相信全台灣的人都早已有公評。馬英九並不是裝久了露出馬腳,而是他已經不用選了,不需要再包裝,因此讓全國人民赤裸裸的看到這個政治人物的真面目,令人驚嚇不已。只是台灣社會在巨大的不滿與憤怒下,根本無法有效的制衡這個失控的總統,因為台灣社會過去就是典型只看政治人物的外在道德形象,而不重視制度的建立,一廂情願的認為只要選出一個優秀又有道德感的領導者就能解決所有的政治亂象。但辜且先不論馬英九,就先說江宜樺,這個人在各方面絕對都比馬英九要更強上數倍,也相信他在當學者時真的信仰自由主義,卻在當上行政院長沒多久後,就「走鐘」到如此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其關鍵就是在制度上。一個讓人有機可趁的制度,一個漏洞百出的制度,一個缺乏有效制衡能力的制度,即使是一個自由派學者在這個位置也一樣會變成面目醜惡的政客。

特別是如果知道江宜樺博、碩士論文研究的題目是什麼,就會更覺得這是一則上天安排好的黑色幽默。江宜樺研究的是漢娜.鄂蘭,這個尤太家庭出生的學者曾經親眼見過納粹對尤太人的迫害,因此畢生致力於研究極權主義,討論權力為什麼會變質,為什麼良善的人在進入政府體制後也會變成迫害者,在她的著作中更提出「平庸的邪惡」這個概念,闡述了公民不參與政治、不思考的最後結果就是間接縱容政府為惡。江宜樺對於漢娜.鄂蘭的思想理論應該瞭若指掌,但是他自己進入政府體制後,先積極力挺總統發動違憲違法的政爭,當國會不遵守程序正義通過爭議法案時,行政院竟然迫不及待發聲贊許,結果引發學潮,再親自下令暴力驅離參與政治活動、表達自己意見的年輕學生,事後還發動司法追殺,搬出預防性羈押這種違法違憲的手段來恫嚇全民,對於民意的反彈毫不在乎。江宜樺將一個自由派學者如何逐漸變成一個極權政客的過程,演譯的可謂淋漓盡致。

江宜樺老師最大的貢獻,就是這讓我們看清楚了,只要制度不夠健全,讓人有機可趁,就算是自由派學者,最後也是會變這樣。人無法預期,一得取得了權力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溫良恭儉讓」之於馬英九,就像是「自由派學者」之於江宜樺,最後都成了最大的嘲諷。在這個教訓以後,我們應該要明白當務之急是建立可長可久的制度,將中華民國從中國帶來的破舊憲法徹底翻修,甚至直接揚棄另立新憲,否則無論是誰上台,都有可能一夕變臉。過去受人推崇的「自由派學者」都可以變成這樣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而這就是江宜樺老師給我們上的最後一堂課,大概也是他在歷史上的最後定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