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警方是有在監視網路的,畢竟在網路越來越興盛的年代,許多犯罪活動已經轉移到網路上面,合法且合理的監視有其必要性。但是也因此,不知道警察大人們有沒有發現,從學運一開始,網路上充斥著示威者互相提醒要體恤警察辛勞的聲音,到現在幾乎一面倒的視警察為政府打手,互相警告要小心不要落單,以免被警察圍毆。這一個多月的動盪,整個國家受傷甚深,而人民對檢警的不信任感,大概也上升到了極點。不信的話去 Youtube看一下,警察用警棍毆打遊行民眾的影片比比皆是,而且點閱率都很高,警察的形象在短短一個月間,從人民的保母變成違法施暴者,孰令致之?

其實對於這個現象,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因為不少進步的人權立法,都是在限制國家的不當權力,過去說破嘴,多數的民眾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限制警察檢調的不當權力。因為警察檢調不是用來追訴犯罪,緝補犯人的嗎?為什麼要反過來限制警察檢調的權力。現在則很好解釋,只要說「不限制警察檢調這些不當權力,他們就會濫用,替統治者(馬英九)打擊異己,用警棍把人民打到頭破血流(不信的話可以去看Youtube),會隨便逮捕人民,甚至違憲宣佈不再核准特定團體遊行的申請,讓戒嚴時代的黑名單復活。」相信最近在電視、電腦上看到遊行學生被打到頭破血流的一般民眾,三秒鐘內就能理解我們在說什麼。

而憂心的是,當警察檢調的公正性不再被人民所普遍信任時,執法的成本將會大幅的增加。行文到此時,剛好看到警方大動作要南下約談在網路發言建議癱瘓捷運的網友,並揚言用重罪起訴。辜且不論這些罪名可能很難成立,光是這充滿政治性的動作,就已是噓聲一片。刑法當然有恫嚇善良人民的本質在內,這用術語來說叫「一般預防」,意思就是讓一般民眾知道作姦犯科是會被抓去關的,比如讓大家都知道,偷竊要判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那正常的人就會乖乖守法,不要去偷竊。正常的恫嚇叫「法治教育」,從小就讓學生知道犯法的後果,至於約談這名網友,就屬於不正常的恫嚇,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出於政治性的目的。不正常的恫嚇除了效果很差,還會因為禁不起檢視,而一再的削弱「一般預防」的效果。因為現在也不是資訊不流通的時代了,懂法律的人馬上就會告訴大家這是政治性的恫嚇,只是打擊異議人士的手段,以避免示威者採取進一步的手段讓統治者難看。

我們常說台灣的民主發展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流血事件,軍方的中立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這一點我們必需要給予肯定。但是台灣的民主發展歷程還是出現很多遺憾,這與過去司法機關在獨裁時代為虎作倀脫不了關係,所以台灣社會雖然法治人權觀念嚴重不足,但是對於這種事非常敏感。老實說,司法機關在走出獨裁時代後,所進行的改革很少,所累積的威信也極其有限,而在這一次大概也損失殆盡了。腦袋正常的人應該都知道,在這一個多月的動盪後,進行司法追殺是最不智的手段,因為消息見報只是再一次挑起社會對過去司法機關追訴黨外人士的集體記憶。警察檢調的正職應該是追訴犯罪,抓大毒梟、搶匪、殺人犯,社會才會給你們拍拍手,救助危難才能增加你們在社會中的地位。政治的事應該留給政治解決,警察檢調若忙著把手伸進去,想要藉此邀功,只是快速毀滅自己的最後一絲尊嚴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