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3932_10203389799936822_8203231699363522681_n
本圖來自Facebook頁面「支持警察組工會,捍衛警察勞動權!」

是說中正一分局被包圍這件事,其實發展的非常突然,相信所有的人都是非常錯愕,甚至看電子媒體的報導,到事件已經落幕,人群已經散去的隔天早上,仍然沒有報導到事件的核心。不過,這一次個人也認為,除了特定的媒體外,多數的媒體應該不是惡意扭曲,而是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突然擁出上千名憤怒的民眾去包圍警署。因為不滿情緒的醞釀與動員群眾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這是典型的數位網路時代與傳統時代的時間差問題,傳統媒體與官方根本就完全跟不上,更別提因此產生的誤判,與長期官僚體制下的僵化反應,讓事情越發不可收拾。其實,這群去包圍中正一分局的民眾,有其「理性」與「感性」的原因,在大家繼續閱讀下去之前,若我先問你,他們在周末不出去玩,明知可能會與警方爆發衝突也要去包圍警署的原因是什麼??你答的上來嗎??在此先提醒,電子媒體說是因為不滿太陽花學運期間警方暴力驅離的這個答案,是完全大錯特錯的。

會爆發這個事件的遠因,當然與之前學運時就累積的怒氣有些關係,但是絕對不是關鍵,真正動到鄉民底線的,是中正一分局的一紙違憲公告,除了撤銷公投盟原本申請的路權外,還加碼說以後永遠不會通過公投盟申請的集會遊行。撤銷公投盟的路權申請,這於法有據,畢竟公投盟後來協助攻佔立院,就法律面上來說是有責任的,但是嗆說以後永遠不會通過公投盟申請的集會遊行申請,就是完完全全的違憲了。這沒什麼好說的,大一修過憲法的人都可以明白指出為什麼這紙命令的後半段是違憲的,而且白紙黑字公佈在台北市警察局網站,許多人都有截圖存檔,已不需要事後再多拗什麼。這個「遠因」是出現在禮拜三的晚上,由於違憲行為明確,禮拜五時有台北市議員質詢,但是台北市警局態度非常強硬,拒不認錯。網路的時間觀與現實世界的時間觀是不一樣的,三天前發生的事就已經是「遠因」了。但是在這個階段,所有人雖然認為台北市警察局的態度蠻橫又違憲,但是網路上還沒有出現要包圍中正一分局的聲音,激發鄉民不滿而開始強力動員的,則是情感上的「近因」。

「近因」是太陽花學運退場後,公投盟進佔立法院前的廣場,但卻遭警方強制驅離。公投盟雖然算是比較激進的組織,但是過去的社會能見度並不高,蔡丁貴等人在立法院門口已經靜坐四、五年,多數人根本都不知道有這件事,網路上甚至還有人認為這個公投盟是在學運退場後跑去「割稻尾」。警方大概也是心知肚明這群在立院前抗議的老面孔沒有新聞價值,強制驅離並收回路權,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但是警方沒有想到的是從禮拜四開始,有人開始出來替公投盟抱不平,大家才漸漸知道原來公投盟在立法院前已經堅守近二千天,打死不退,是這次的學運才害他們失去在立院守了那麼久的根據地,而且警方事先承諾不會強制驅離,結果卻說一套作一套,還宣佈將公投盟列入黑名單,將永遠不再核准他們的路權。這下換參與學運的學生覺得自己對不起蔡丁貴教授與公投盟,這樣的情緒在禮拜五一早,隨著蔡丁貴教授在強制驅離中受傷送醫的消息傳出來,整個爆發開來。

我最早看到網路的串連動員是在禮拜五的下午,恐怕已經接近三點、四點了,而且說實話,當下我是懷疑會有多少人參加,畢竟召集的時間實在太倉促,幾個小時內應該號召不到多少人,感覺上只會是近百人到場,喊喊話的小活動,說不定隔天都不會上報。沒想到工作結束去吃完晚餐,回到家打開電視新聞時,發現情況竟然是上千人包圍中正一分局,要求方仰寧出來面對,而且人數越來越多,情勢有失控的危險,這才驚覺這一個月的學運,已經讓台灣的群眾運動變的不一樣了,拜馬英九政府之賜,群眾的動員力量已經變的非常成熟。雖然最後是和平落幕,但是當下我是很擔心警方誤判,強制驅離,一定會造成很嚴重的衝突。因為從「遠因」與「近因」來看,會去圍中正一分局的人,就是覺得欠公投盟一個人情,要去替蔡丁貴與公投盟討個公道,不惜包圍警察局,心中恐怕早已經有了衝突的心理準備。幸好在最後一刻,警方退讓,才暫時化解危機。而雖然說這整件事有遠因與近因的醞釀,但是在現實世界中,這不過是四十八個小時內的事,警方應變不足與傳統媒體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不令人意外。

在現場指揮的洪崇晏,其實扮演的就是當時魏揚的角色,人不是他帶去,相信多數去圍中正一分局的人,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但是洪崇晏是社運老手,與方仰寧交手多次,因此「已經熟到可以在人群中直呼其名了」。沒意外的是傳統電子媒體在搞不清楚情況下,只能自己胡亂猜測事件成因,同時操作警眷支持警方的新聞來「平衡報導」。只是今天一早就在臉書上看到一則消息,讓人五味雜陳。去年這個時候,就是由這個洪崇晏發起「支持警察組工會,捍衛警方勞動權」的活動,看看他在臉書上的發言日期,是 2013年的 5月24日。昨天晚上在中正一分局前的警察先生們,不知道清不清楚站在對面,要求警方高層收回違憲命令的人其實才是基層警察的戰友。這個政府驅民相鬥,違法違憲,胡作非為,但是卻躲在警察的人牆盾牌之後,讓基層警察去面對人民的反抗。警察盾牌後的長官違法亂紀,盾牌前所謂的「暴民」則為警察爭取組織工會,這無疑是最荒謬也最讓人難過的一幕。警眷與大批民眾去支持盾牌後的那個高官,而去譴責盾牌前的「暴民」,無疑只是為下次警方高層繼續驅使基層警察去執行違法命令背書罷了。


4/12 14:00 新增影片,請注意影片30秒處,參與聲援的洪崇晏,現場他最高,非常好辨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