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第一個IDF聯隊完成了翔展專案的升級計畫,第二個IDF聯隊也將要開始進行升級,再加上台灣的F-16 A/B Block 20也已經敲定好升級計畫,台灣的主力戰機中除了幻象2000以外,都已經確定要進行「中壽性能提升 (Mild Life Update,MLU)」了。所謂的「中壽性能提升」,通常是指對服役接近二十年的戰機所進行的全面性能升級計畫,因為戰機在服役二十年後,大概也到了進行一次機體大檢修的時候,同時戰機各項性能也逐漸開始落伍,但是這些戰機的飛行時數通常未到使用壽限,因此在戰機進入服役二十年時,進行一次全面性的性能提升,是最經濟的方式,不用新購戰機,就能讓作戰能力大幅躍進。同時,在操作同一款戰機二十年後,飛行員與後勤人員通常都處於最熟練的成熟階段,但新購戰機卻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接裝磨合期,遠不如進行「中壽性能提升」後所能獲得的立即戰力。所以在這幾年,台灣選擇陸續為IDF與F-16 A/B Block 20進行「中壽性能提升」計畫是很合理的選擇,因為這兩款戰機服役也差不多要接近二十年了,唯一比較可惜的是幻象2000可能因為政治因素,目前沒有傳出有性能升級計畫。但是話又說回來,在IDF與F-16 A/B Block 20進行「中壽性能提升」時,空中也要有人站崗,也許等IDF與F-16 A/B Block 20都結束「中壽性能提升」後,空軍可以努力看看為幻象機尋找升級管道。

「中壽性能提升」這種東西的出現,其實代表的是在有限國防資源下所做的權衡變通之道。美國的軍武改革除了不斷研發新武器以外,很重要的一點就在於美軍在國會的制衡之下,對於國防投資非常謹慎。這也許很諷刺,但是世界第一軍武強國維持繼續正常發展的方法,就是時時確保國防投資不能過頭。記得美國某任國防部長曾在回憶錄裡說過,軍事投資是最大的浪費,卻又是必要之惡,因為軍事武器與軍隊對於生產建設幾乎完全沒有任何貢獻,武器出廠後最完美的狀態就是永遠鎖在倉庫裡不要上戰場,當一個國家超出自我防衛的需求,在國防軍事上過度投資,只會讓國家越來越虛弱。所以美國的軍武發展計畫中,中途被腰斬的不勝其數,研發結束後生產預算卻被大砍的例子更多。「中壽性能提升」、「三軍通用武器」、「模組化設計」、「軍民通用」等等概念開始大行其道,其主要關鍵就在於「省錢」兩字。而這樣的觀念也逐漸流傳到學習美式民主制度的國家與採用美式裝備的軍隊之中。每一年,世界上各先進民主國家的軍隊都在為軍事預算而與民選國會奮戰,這看似國弱民貧、日暮西山的景象,其實才是一個國家維持正常發展的重要過程。相反的,在人類歷史上,因沒有任何外部力量可以制衡,而使政府毫無節制、大力投入軍事發展的國家,最終總是落得非常悲慘的下場,如前蘇聯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講到蘇聯這個曾經叱剎風雲的帝國,其軍事科技也曾經數一數二,在冷戰末期舉國投入軍工生產的規模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直接或間接導致前蘇聯崩潰,這史有定論,有興趣的可以去翻閱各種研究前蘇聯解體的文章。而就純粹軍事的角度來看,俄系武器最大的特點,就是「極度特化」與「型號繁雜」。所謂的極度特化就是指過去俄系武器往往是為了某個為極特定的目標所研發,由軍方直接交付研發任務給各設計局,在缺乏制衡機制下,除非最高領導人推翻前案或是出現極為重大的事故,不然軍方的決定往往就是最後的定案,缺乏充份討論反面意見與進行多方辯論的機會。這樣的結果往好處說,就是軍方就軍事方面進行的專業考量可以獲得最充份的保障,但是從壞處來說,軍方若是要一意孤行,也無人可以提出建言。所以俄系武器常常會出現某種「高度符合軍方要求」的武器,但卻不是最經濟、最有效率的選擇。這就叫極度特化。生產的武器在某個方面有極為出色的表現,但是綜合來說,卻稱不上是一款好武器。最好的例子就是MiG-25發展到MiG-31的這一系列高空高速攔截機,這二款血源關係濃厚的戰機是非常出色的攔截機,一代比一代專業,但是發展到MiG-31以後真的可以算是走火入魔了。因為到了MiG-31出現的時代,絕大多數的先進戰機都可以執行各種不同任務,只專長執行高空高速攔截任務的MiG-31早已失去吸引力。

極度特化下的結果,就是每一件工作都設計由不同的武器去完成,不同設計局可能被要求設計出同類型的武器,只是在功能上有所差異,或是某款武器的衍生型滿天飛,再導致了型號複雜的問題。嚴格來說,俄系武器的型號複雜的原因有很多,還包括各設計局的明爭暗鬥、外銷的考量、升級研發的需要、各軍種的不同需求,但是歸結到底,還是制度的關係讓前蘇聯軍方從未認真重視過通用性與經濟性的問題。有需求就再發展一個新型號,要升級就再發展一個新型號,有外銷的機會那更有理由再弄一個新型號的試作機計畫,而其中最惡名昭彰的就屬蘇霍伊設計局的Su-27/30/32/33/34/35戰機家族了。這個由Su-27衍生出來的龐大戰機家族,其型號之複雜,甚至需要專書來介紹。所以俄系戰機較難見到完整的「中壽性能提升計畫」,多的是使用國自己進行的局部小改良,而且還有許多是冷戰結束後搶食前共產國家戰機升級生意的歐美公司所提供。所以這個制度形成浪費的軍武發展模式,而這種軍武系統又讓使用國不得不付出高昂的代價來維持武器系統的運作。政治制度與武器系統都模仿前蘇聯的中國,其實正走向一模一樣的道路。(未完待續)

 

ps:2014/2/4修正文章中有關MiG23/MiG-25/MiG-31的描述,因為同時想講兩個概念,卻造成語意與觀念上的不清,因為進行修改,以避免混淆。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