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要辨別台灣政壇上的政治人物是不是已經過氣,還有沒有未來,其實有個很簡單的方法,那就是看看他是不是勤跑中國,積極與中國共產黨建立關係。如果是,那這個政客已經逐漸過氣或正瀕臨重大政治危機。如果不是,反而選擇很小心地與中國劃清界線,或是遮遮掩掩來往,希望中國不要討厭他,但是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公開與中國官員杯斛交錯、應酬往來、唱和一中,那麼可以輕易地判斷這個政客還想選,保證在不久後的選舉裡,就會看到他的名字被印在選票上。會有這樣的情況,原因很簡單,因為目前的民調裡,不想統一的人達七成,在台灣社會,裡這樣的民調結果幾乎可以算是台灣共識了,不信你做民調問大便能不能吃,回答不能吃的說不定也只比七成高一點而已。而政治人物最會算計選票,怎會看不出民意的走向,所以還有希望選上的人,不會做出讓自己大量流失選票的事。只是在中國的威脅利誘下,高舉獨立大旗也不見得能佔到什麼便宜,因此才會出現檯面上政治人物對台灣未來的統獨主張都講的高深莫測,模稜兩可。不然你仔細跟我講「台灣共識」、「中國加一」、「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中憲法」這些論述的不同之處到底在哪裡。明明選項就兩只個,不是統一就是獨立,但是政治人物可以講來講去,講到大家聽不懂,原因就在這裡。

但是已經大事不妙的政治人物就不一樣了,當他們察覺到已經不可能在下場選舉中取得勝利,或是連代表所屬政黨參加下次選舉騙騙選票補助款的機會都很渺茫時,他們就只能另尋出路了。還有點門路,也想退隱山林的政客,就會去弄個國營事業的董事或顧問來當當,一個月什麼事都不幹,就能領二、三十萬。不甘寂寞,還想東山再起的政客,就會尋找民意以外的支持。那放眼台灣,有實力也有意願支持過氣政客在台灣政壇繼續佔一席之地的,也就只剩下老共了。共產黨需要有人替他們在台灣內部搖旗吶喊,營造台灣社會也有一大部份人支持統一的氛圍,好進行國際宣傳與對台統戰。要拉攏當紅的政治人物比較困難,但透過白手套來買下經營不善快要倒閉的報社、走投無路的過氣政客,就相對便宜、簡單許多了。而過氣政客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兩方一拍即合。過氣政客配合度越高,得到的助挹也就越高,能暫時化解過氣政客在台灣政壇逐漸失去影響力的危機。君不見,連戰與宋礎瑜一選輸馬上到中國與胡錦濤握手,但是你有看過朱立倫、吳敦義、郝龍斌跑去中國跟習近平或重要官員握手嗎?在二○一六年總統大選結束之前,敢跟你保證,國民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不會大陣仗出訪中國,跟中國領導人握手言歡,但是如果二○一六年選輸了,我就不敢跟你保證了。

同理可證,為什麼馬英九選前登報說台灣前途要由二千三百萬人民決定,第二任以後卻說獨立不是選項,還急著去跟習近平見面握手?原因也一樣,一方面除了這傢伙不用再選外,另一方面也因為馬英九第二任太早跛腳,過氣在即,不得不預作準備。謝長廷後來為什麼突然勤於訪中,大談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已經落伍過時,不斷要求辯論新的中國政策,其關鍵還不是因為他在二○○八年總統大選時承諾,如果敗選就要退出政壇,結果敗選後幾乎完全失去政治舞台。柯建銘突然提出要凍結台獨黨綱,也不是半夜吃西瓜反症,而是因為柯建銘目前是不分區立委,在關說案以後,柯建銘不太可能還獲得下屆提名,想要投入區域選舉恐怕也選不上,眼看立委任期只剩下二年,不得不早作準備,奮力一搏。相反的,王金平在關說案以後,人氣反而意外高漲,雖然謹慎的王金平選擇不早露鋒芒,但說王金平心中沒有想過未來更上一層樓,恐怕也是騙人的。這也反應在王金平所主導的立法院,最近在兩岸政策上突然變的很強硬,硬以總預算附帶的主決議要求陸委會主委訪問中國時不得片面同意中國所主張的一中框架。

所以說,對中國的態度就是台灣政治人物的行情試紙,誰行情看漲,誰已經疲軟走弱,一目瞭然。只是「為人所用」是一種交易,交易一次、兩次以後效應會逐次遞減。台灣的政客想要藉中國之力延續政治生命,而中國想要藉這些政客的剩餘影響力來操縱台灣社會,這兩者之間有其根本矛盾之處。因為多數台灣人並不喜歡看到中國赤裸裸地干涉台灣,看到替中國代言的政客更加反感,加速了這些政客的政治生命走向完結;而中國總是與台灣的過氣政客站在一起,形象難以建立。雖說輔以金脈銀彈強攻,也不無斬獲,但是錢來人情在的統戰模式,恐怕也不是什麼長遠之計。無奈的是多數的政客總是目光短淺,留下臭名的多,身段漂亮謝幕下台的少,特別是台灣的政治人物,晚節不保的如過江之鯽,一尾一尾地投入糞水之中,能讓人懷念的實在不多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