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中國對於香港與台灣其實是可以採取懷柔政策的,特別是在台灣對於一國兩制還非常有疑慮時,中國大可真正履行自己對港人的承諾,讓香港「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以贏取兩地的民心。但是中國共產黨政府卻反其道而行,不斷透過各種管道試圖蠻橫的控制香港與台灣。中國為什麼容不下香港與台灣,其實除了實質統一中國的表面理由外,真正重要的考量就是,中國共產黨非常憂心香港與台灣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外圍鼓動者。台灣從過去就高唱「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又已經擁有初步的民主選舉制度,雖然一路走的跌跌撞撞,但是卻是中國知識份子觀察華人社會民主發展的重要試驗區,而香港每年記念六四的活動一年比一年大,也證明港人渴望民主改革的意志並不隨回歸而漸漸消失。

中國共產黨如果對香港與台灣採取懷柔政策,則一向為中國沿海地區流行、文化輸入者的香港與台灣,勢必會開始積極支持鼓勵中國的民主運動。除了中國的民運人士可以躲在中國共產黨無法管控到的地方,鼓吹中國的政治改革,語言相同的優勢更能讓所有中國共產黨不喜歡的資訊源源不絕的進入中國沿海各城市。就像晚清末年時的各國租界一樣,當時的革命黨人就是躲在清政府管不到的租界裡,策劃革命活動,發行各種鼓吹革命的書報雜誌,再輕易的夾帶進入中國各大城市,讓清政府如芒刺在背,卻一直束手無策。一旦香港與台灣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管不到的「政治租界」,則對中國共產黨而言,將無疑是心頭大患。中國共產黨想要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最好的方法就是讓香港與台灣社會對推動中國民主化失去興趣。而不斷試圖以高壓威嚇的手段來試圖控制香港與台灣,就是達成這個目標的最好手段,

中國共產黨政府這樣作,其好處有三:第一在於讓香港與台灣政府感受到政治壓力,當軟弱親中或受共產黨扶植的領導人上台時,凡事必會考慮到北京的感受,比較不容易作出現讓中國共產黨意外的政治舉動,更別說會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如碰巧遇到強硬不受控制的領導人,則將其打為分離主義份子,煽動中國內部的民族主義情緒,一樣可以轉移目標。前者就如這幾任的香港特首與馬英九,後者則如陳水扁。第二就是這種不斷試圖將黑手伸入香港與台灣社會的舉動,會造成香港人與台灣人的恐懼,一旦社會裡瀰漫著恐懼,則反中情緒勢必高漲,多數人都不會清楚分辨「反中」與「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不同」,結果就是反中情緒往往變成雙方惡言相向,完全抵消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意願,而這就正中中國共產黨的下懷。

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則是藉由各種手段來收買香港與台灣的媒體來為中國共產黨宣傳,其目的除了讓這些媒體成為中國共產黨在香港與台灣的代言人以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出口轉內銷」,也就是將中國共產黨的文宣包裝成「境外資訊」,再回過頭來對中國社會進行宣傳。讓從香港與台灣流入中國的資訊,不會再一面倒的對中國共產黨不利,甚至在精密的操作下,能流入中國境內的資訊根本多半就出自親中媒體。結果中國人在中國所接收到的境外資訊,其實也已經被刻意篩選過了,正面的資訊是支持中國共產黨的評論與新聞,反面的資訊則是因為恐懼而漫罵中國共產黨的評論與新聞。許多中國人自以為自己翻牆取得了外界的資訊,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這些外界的中文資訊,其實也早就被精心「處理」過了。

嚴格來說,中國社會接觸到的這些中文資訊並不是假的,只能說中國共產黨已經成功讓香港與台灣社會對中國的民主化徹底失望。整個香港與台灣社會剩下兩種主流聲音,一種是鼓吹中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未來勢必成為世界強國,香港與台灣要快點向中國伏首稱臣,另一種是中國專制蠻橫,中國人無恥可惡,唯有抵抗中國勢力的入侵才能保有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而這兩種聲音都不支持中國的政治改革。前一種聲音認為民主改革不一定是好事,中國目前並不適合走向民主化,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已經將中國建設成世界強國,推動民主化運動根本沒有必要。後一種聲音則認為中國人根本不配享有民主自由,中國人就是一群暴民,不值得任何人支持,中國根本不可能走向民主,最好能離中國人遠遠的,老死不相往來。在這兩種極端聲音拉扯下,不論是親中派或反中派,幾乎已經沒有幾個人覺得中國的民主化議題值得被討論或支持。

中國社會曾經有過最好的機會走向民主化,也曾獲得很多人的支持與期待,只是在多數中國人隨著中國共產黨起舞下,恐怕已經錯過了這個難得的機運。(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