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公視董事會的爭議,說複雜很複雜,說簡單也很簡單,幾句話說完就是國民黨執政後,利用改選董事會與凍結預算的方式想要控制公視,卻無法如願。於是想到修法來增加公視董事會名額,計畫「稀釋」原有董事,改利用人數優勢來控制董事會。無奈公視董事的提名同意門檻達高四分之三,國民黨所提的一些「聽話人選」通通無法過關,社會推薦的優良人選國民黨又擔心不夠聽話因此也不同意,於是僵在那裡。龍應台上台後計畫再度修法,好降低同意門檻,讓聽話的人可以順利通過,但是卻遭到很大的反對,目前還無法如願。所以國民黨提名的人選仍然無法通過,龍應台也不敢提名社會各界所推薦的優良人選,怕通過「不聽話的人」擔任董事,讓國民黨計畫控制公視的多年努力功虧一簣。這樣你就知道為什麼一個文化部長會作的這麼累,每天算計這些東西能不累嗎?

其實解決公視董事會爭議的方法很簡單,龍應台推動修法將董事會的人數恢復成原來的數量,那現任的董事人數就已達最低開會人數。或是龍應台同意提名由社會各界所推薦的優良人選來出任公視董事,一樣可以順利解決。問題是如果這樣作,龍應台就毀了國民黨控制公視的計畫,這就是問題無法解決的關鍵。前公視總經理馮賢賢批評說,龍應台就是公視醜聞的一部份,雖不中亦不遠矣。龍應台在左右為難下,才會說出再無法解決就要廢除公視的威脅,這是很典型的「得不到你,就毀了你」的思維。只是公視這幾年來在之前許多人的努力下,紮紮實實的作了很多好節目,龍應台的威脅瞬間讓輿論嘩然,對照之前國民黨高官提議要引進中國央視與鳳凰台的新聞,實在讓人不勝唏噓,這個政黨的核心價值竟然是無法控制優良公共電視台,就想關閉它,然後想要引進專制國家的洗腦媒體。台灣的自由其實岌岌可危,連中國的知名異議作家,都在當時公開發表文章「龍應台比江炳坤更危險」,對這個文化部長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可惜文章刊載在香港蘋果日報上,台灣很少人知道。

一個文化部長會作的這麼累,這就是原因,應該搞文化的人在搞政治權謀,當然累。應該要扶持在地文化,厚植民主自由精神的政黨,卻努力想要壓制這些普世價值,選擇迎合專制政權,文化部長還要替這樣的政策服務,當然很累。然後還要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所做所為,會被社會輿論抨擊,而留下歷史罵名,當然超累。最後還要替夢想家們擋子彈,那就更累了。地方縣市的文化局長,一向是酬庸性質很濃厚的位子,因為這是花錢辦活動,人人都喜歡的工作,之前連個不到三十歲,幾乎無任何文化行政專業的人,都能當文化局長了,龍應台卻當的這麼累,關鍵的差別就在於,那些個靠酬庸當上文化首長的人,心裡想的可能只是幫提拔他的首長拉攏人心,偶而有機會替自己撈點小錢,辦辦活動,皆大歡喜,但是龍應台想要的更多,是有「使命」的。問題在於,龍應台心中想要達成的「使命」,是不是這個社會想要的,如果是想要控制公視,控制不了就毀了公視,並引進中國央視或鳳凰台,那龍應台未來可能會更累,因為有很多人不會坐視文化部假藉文化之名,摧毀台灣的核心價值。

龍應台說:「因為卡在公共電視法,公廣政策不能推出來。」也許在現階段,龍應台無法推動他心目中的公廣政策,也不是什麼壞事。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