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自古以來,演習常是一種軍事恫嚇的手段。原因很簡單,因為要發動一場戰爭,通常需要很多的準備,從大規模地集結部隊到籌措糧草、屯積軍事物資,往往很難掩人耳目。因此最好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以進行演習為掩護,正大光明的召集部隊,進行訓練,一旦下定決心發動戰爭,早已經集結待命的演習部隊可以馬上搖身一變成為攻擊部隊。所以演習本身並不會令人害怕,令人害怕的通常是演習背後所代表的警告。換句話說,要以演習為施壓的手段,就要讓對方的心中產生確信,相信情勢已經瀕臨戰爭邊緣,再不讓步,接下來就是雙方兵戎相見了。因此如果對方自始相信戰爭不可能會爆發,那進行再多的演習都不會讓人感受到壓力,當然也無法達到以戰逼和的目標。而且當以強硬的姿態宣布進行軍事演習,但是卻被對方看破手腳,完全不予理會時,對演習一方其實很傷。因為軍事恫嚇往往是非武力交涉的最後一張王牌了,當王牌被提早掀開,卻無法立即贏得勝利時,情勢會瞬間逆轉,原本佔有優勢一方,因為被看穿已無牌可打,卻又不敢發動戰爭,最後的下場通常都是完敗確定。

所以要以演習為恫嚇的手段,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要讓對方產生確信,研判戰爭迫在眉睫。當然對方也會無所不用其極,以各種手段來蒐集情報,好判斷演習方是不是真有發動戰爭或不惜爆發武裝衝突的準備。因為自古以來「大軍未動,糧草先行」就是發動軍事行動的鐵則。以九六年台海飛彈危機為例,一開始也是以演習拉開序幕,當時沒有人敢輕忽的原因,在於中國的確在大規模集結部隊,同時情報顯示,當時解放軍不斷在東南沿海進行奪島演練,參演的艦艇與後勤補給也相當充足,最少擁有奪取台灣一個外島的真實軍事準備,因此這是貨真價實的軍事恫嚇,也讓不願意見到台海爆發戰事的美國,緊急調派兩艘航空母艦來嚇阻解放軍。這是最典型的利用演習來集結軍隊,同時以演習作恫嚇的施壓手法。若當時解放軍只是派出五艘海軍艦艇,在海峽中線繞行一圈以後,就返回中線以西進行海上作戰演練,那從軍事上的角度來看,沒有真正集結部隊,沒有準備實彈射擊,沒有後勤動員,沒有相對應的部署,完全沒有瀕臨戰爭的危機,那台灣一定完全不會感受到任何的壓力。

這種短期性的瀕戰演習效果最大,但是風險也最高,因此絕大多數的政府除非國家重大利益受到嚴重威脅,否則不會輕易使用。取而代之的是有濃厚針對性的小規模演習。這種小規模的演習,很明顯就是不會立即擴大為戰爭,因此施加給對方的壓力較小。但是這種小規模演習通常有很清楚的戰略目的,以傳達給對方一個明確的訊息。如美國的環太平洋演習,很明顯這種邀請環太平洋盟邦參加的海上演習,參演船艦不可能馬上轉變成作戰部隊。但是這種演習在傳達一個重要的訊息,就是美國還是整個太平洋地區的盟主,地位不容挑戰。如中日台的釣魚台爭議以後,美國與日本聯合進行兩棲奪島演習,這個演習的規模很小,但是卻宣誓了日本已經逐步取得了過去所欠缺的兩棲作戰能力,未來將隨時有能力登陸釣魚台,讓覬覦釣魚台的國家,要考量到日本地面武力介入的可能。這種演習就是要傳達出一種「長期態勢的形成」,藉以嚇阻警告對方,不要輕舉妄動。只不過這種小規模的演習較缺乏恫嚇性,通常不會有立即的效果,因為幾乎不會搭配最後通牒來使用。因為既然沒有立即瀕臨戰爭的風險,又何來最後通牒一說。

孫子兵法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因此展示武力要非常非常的慎重與小心。如北韓在之前的瀕戰威脅解除後,還是在這兩天「補射」了飛彈,其主要目的,就是想要證明北韓說的到就做的到,只是哪一天要作,不會讓你猜道,這是要避免下一次又要需要進行軍事恫嚇時,沒有人相信北韓真的會發射飛彈。因為如果你大張旗鼓地提出了軍事恫嚇,卻在開始時沒有完善計畫,執行時瞻前顧後,最後對方相應不理時,你又不敢真的升高情勢製造衝突,或是宣布長期性的軍事部署措施,一舉改變區域情勢,那最後受重傷的就是自己國家的威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