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有玩過戰略遊戲「三國志」的人就知道,你要招募武將替你賣命,最快的方法就是給黃金或美女攏絡之。當下屬的忠誠度降低時,你要穩定軍心,最好的方法還是給黃金或美女安撫之。這看似很直接單純的遊戲設定,其實真正反映了歷史的真實面。古往今來的統治者,靠的都是以利益來攏絡人心。差別只在於一個正常的國家,有一個可靠公平透明的制度,而一個不正常的國家,靠的就是縱容貪污與索賄。甚至在非常時期,當統治者根本拿不出金銀財寶來收買人材或穩定軍心時,常常會許下未來的利益承諾,輕者是以高官厚祿相誘,重者就出賣無辜百姓的身家財產,這在中國歷史上不勝枚舉。如安史之亂時,流亡在外的唐肅宗都已自身難保,要如何要求散佈在四處的唐朝軍隊繼續效忠?要如何讓塞外的回紇兵入關助戰?答案就是承諾戰後可以讓軍隊肆無忌憚的掠奪百姓,在資治通鑑中記載,當時唐肅宗與回紇約定「克城之日,土地、士庶歸唐,金帛、子女皆歸回紇。」那在戰後回紇軍士的姦淫搶掠,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而且這種事也不是只發生在古代,在拙作《民國初年大混戰時期的兵力來源》裡面,就有提到當時的國民黨軍隊往往是「就地籌措糧餉」。但大家試想一下,大兵之年,百姓都快餓死了,怎麼可能還會自願捐輸,所謂的就地籌措,根本都是勒索強搶。運氣好的花錢買個「秋毫無犯」,運氣差的就家破人亡了。當時的各路軍閥與後來的共產黨,也差不多都是如此。到了承平時期,不能再這麼無法無天的幹,統治者在需要攏絡下屬,但又無足夠資源時,最常見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對下屬的貪污腐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在中外歷史上非常普遍,因為一來這不需要統治者自己出錢,只要給想要攏絡的人一官半職,要怎麼搜刮百姓,就看他的本事了。二來貪污腐敗者有把柄被抓在統治者手上,就不易反叛。這種縱容貪污以換取忠誠的方式,對統治者而言,是成本最小,但是效果非常顯著的一種選擇。甚至有些朝代,還直接將長期的貪污索賄陋習給制度化。如清朝初年官員就以半公開的方式索賄與貪污,低階官員會以各種名義給高階官員賄賂,如在夏天會送「冰敬」,冬天會送「炭敬」。百姓以白銀繳稅後會重新鑄成官錠,在這過程中容許一定程度的耗損,稱為「火耗」,往往也進入了地方官員的口袋。由於這種貪污腐敗實在太常見,最後「冰敬」、「炭敬」、「火耗」竟然就被制度化了,還美其名稱為「養廉銀」。

而且越是對自己的統治權沒信心的統治者,縱容貪污或將貪污制度化的情形就越嚴重。蔣介石在國共內戰的時代,擔心官員將領投共,因此往往重金攏絡,並默許官員將領的貪污腐敗,但是這是惡性循環,吏治敗壞的結果就是大失民心,並讓蔣介石在國共內戰中一敗塗地。在逃到台灣來以後,更擔心官員將領被共產黨招降,因此雙管齊下,除了每天高喊保密防諜,大搞白色恐怖,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外,更把貪污腐敗的陋習直接制度化,高階官員與將領有許多不合理的優渥待遇一直被沿續到今天。同時,對於地方的掌控除了利用地方派系互相制衡外,就是有系統的縱容貪污,給予地方首長各種蠅頭小利,以進一步控制。如各種小型工程補助款,各種地方建設經費等,形成一個共犯結構龐大的利益輸送系統,來維持國民黨在地方上的統治基礎。最後更將官員的貪污制度化,如「特別費案」為什麼會讓這麼多人被起訴,為什麼會說這是「歷史共業」,因為特別費就是制度化以後的貪污,過去各級官員都可以把這些公家的錢直接放進自己的口袋裡。直到政權輪替,國民黨才跳出來指控別人拿特別費是貪污。

最令人作嘔的是,縱容這一切惡行以換取忠誠的統治者,還往往會故作清廉與仁慈。統治者也許是很清廉沒錯,我百分之百相信唐肅宗沒有去搶過洛陽百姓一塊錢,也沒有強姦過洛陽的任何一個女人,因為唐肅宗要的不是錢或女人。但是你能說縱容唐朝部隊與回紇軍士姦淫擄掠的唐肅宗沒有任何責任嗎?我也百分之百相信,兩蔣父子來台灣以後沒有違法貪污過台灣一塊錢,因為他們要的也不是這些錢,他們要錢要權直接叫萬年國會修法就好了,何必偷偷摸摸。那些作出骯髒政治交易的統治者,往往在士兵姦淫擄掠過後,才出來整飭軍紀,跟百姓說他來晚了。那些以縱容貪污以換取忠誠的統治者,往往在屬下貪污索賄被逮,民怨沸騰時,才出來鞠躬道歉,說對於屬下的貪污惡行感到痛心。但是這些統治者不會講的是,他們就是以百姓的身家性命財產為籌碼,在政爭中攏絡武將與謀士為其賣命。這些統治者的劍上沒有染過血,手上沒有貪過一塊錢,但是卻是讓這些一切發生的人。無奈的是百姓們通常很容易上當,很容易相信那些殘酷無情的統治者。讓統治者可以用他標榜的清廉與無辜,犯下更令人髮指的惡行。

我也相信馬英九從來沒有違法貪污過一塊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