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中外歷史上,附庸國的君主將子女當成「信用保證」,送往宗主國當人質的例子不勝枚舉。因為一個人最重視、重親密的莫過於子女,連子女都送到宗主國當人質了,就代表了自己永遠不會反叛,不會有二心。遠的例子有中國戰國時期的燕太子丹,他就曾被送到秦國當人質,還曾經受到很大的屈辱,近的例子有蔣介石將兒子蔣經國送到蘇聯當人質,還害蔣經國差點死在西伯利亞的勞改營。不過這兩個例子都是比較慘的個案,因為雙方最後都準備刀槍相見,人質自然不會有什麼好待遇。但是也有比較文明的替代方式,那就是通婚,如歐洲皇室通常都會彼此聯姻,除了政治結盟外,以自己出嫁的女兒為人質,也是雙方關係的重要保證方式。這樣的情況也常出現在中國,如清王朝的時代,滿清皇室常常與蒙古王公貴族通婚,藉此鞏固彼此的從屬關係。許多蒙古王公的子女都是在滿清皇宮中長大的,一方面是蒙古各部族質押給清王朝的人質,一方面這些蒙古王公貴族的下一代,都是滿清皇室的親戚,從小就與滿清皇宮中太子貝勒一起長大,也將建立深厚的關係,讓蒙古最後成為清王朝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要談政治性人質,就以大家最熟悉的蔣經國為例好了,他是在一九二五年去蘇聯留學的。講一九二五年大家可能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只要稍微提一下當時的時空背景,大家就知道為什麼蔣經國會在這一年去蘇聯留學了。在孫中山決定聯俄容共,引進蘇聯勢力以後,大批的軍火隨即運到廣州給國民黨政府,同時在蘇聯的資助下,還成立了軍校以培養軍官幹部,蔣介石就是這所黃埔軍校的校長,不過當時他還沒有真正掌權。要等到一九二四年,孫中山在北伐時廣州不穩,蔣介石奉命平叛,他才藉機取得廣州一帶所有軍隊的指揮權,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驅逐自己的政敵,成為孫中山以下的第一號人號。更幸運的是,隔年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孫中山駕鶴西歸,蔣介石接班成為國民黨的實質領導者,蘇聯的合作對象也從孫中山變成了蔣介石。雖然說多數的史料都說蔣介石在孫中山聯俄容共時,就非常不以為然,曾多次力勸孫中山不要亂搞,但蔣介石在接班以後地位還沒有非常穩固,很需要蘇聯的軍火與財力支援,因此蔣介石並沒有馬上與蘇聯翻臉,反而以種種方法爭取蘇聯顧問團的信任。其中一個方式,就是效法故智,送自己的親生兒子蔣經國到蘇聯留學。

雖然說是留學,但是其實就是政治人質,蘇聯握有蔣介石的親生兒子,對新的合作對象蔣介石就更放心了。而蔣經國一開始也受到良好待遇,在大學讀書,吃好穿好。當時蘇聯資助的中國軍閥都將自己的兒女送到蘇聯留學兼當人質,如馮玉祥的女兒馮弗能也在莫斯科,還與蔣經國同校,相傳與蔣經國還有過一段。不過這是稗官野史了,在此就不深入討論蔣經國在莫斯科的那段爽日子。但是蔣經國萬萬沒有想到對他最狠的人會是自己的老爸蔣介石,因為蔣介石在蘇聯的大力資助下開始北伐後,於一九二七年初成功進軍長江三角洲菁華地區,蔣介石的勢力開始坐大,蘇聯顧問團與國民黨左派所把持的政府已經開始無法指揮蔣介石,雙方的衝突越來越嚴重。蔣介石隱忍到攻入上海,成功取得上海商紳與會黨的財力支持後,才決定一腳踢開共產黨,於是發動了血腥的「清黨」,殘殺了蔣介石所能逮到的所有共產黨人,雙方正式分裂。共產黨指控蔣介石是反革命的罪人,那遠在莫斯科當人質的蔣經國當然就跟著倒楣,馬上被人從溫柔鄉裡拖到出來,押到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去勞動改造。

其實,送去西伯利亞勞改,就等同於判蔣經國死刑了,因為西伯利亞的環境惡劣常常讓人一去不返。在這其間蔣經國為了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寫公開信痛斥蔣介石,還宣佈與蔣介石劃清關係,都是人之常情,為了活下去這也不算什麼。再說了,被自己的老爸這樣陷害,蔣經國的憤怒也是剛好而已。不過惡劣的環境也逼出蔣經國的求生韌性,硬是不死,還在冰天雪地裡混的不錯,當上小幹部,娶了同是黑五類的白俄女子芳娜。當時蔣經國應該已經看破,覺得這輩子不可能再回到中國,打算在西伯利亞落地生根了。但是人事間的事很難說,二次大戰開始以後,蘇聯又成了中國盟邦,蔣介石與共產黨開始了第二次國共合作,蘇聯馬上去西伯利亞把蔣經國「請」了回來,還風風光光的送回中國。蔣經國命不該絕,沒有成為死在西伯利亞的政治人質,反而成為了太子。可以想見,西伯利亞的艱苦生活一定淬練了蔣經國,他在俄國鄉下當共產黨地方小幹部時,也歷練了共產黨的組織控制手法,這對他日以奪權接班,統治台灣有著十分巨大的幫助。蔣經國中後期的親民作風不是裝出來的,因為他真的苦過,知道社會底層的農民、工人們在想什麼。所以他一方面是冷血的情報頭子,一方面是愛民如子的蔣總統,兩個角色都扮演的很好。而這也是為什麼後面想學蔣經國的政治人物們怎麼學都學不像的主要原因,因為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沒有苦過,怎麼知道社會底層的人是怎麼過活的。每天自以為幽默的講一些白痴話,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