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再遲鈍的人現在應該也看得出來,中國是有計畫的在控制台灣的媒體,而馬英九政府似乎也是樂觀其成,積極配合,因此很多人憂心忡忡的認為台灣最壞的時代即將到來。不過世事總是「吉藏凶,凶藏吉」,在台灣的傳統媒體紛紛淪陷之時,卻也是傳統媒體影響力快速式微的時刻,特別是長期惡名的昭彰的台灣媒體,多數的新聞早就是抄自網路了。雖然不能否認傳統的電子媒體與平面報紙仍然具有一定的傳播影響力,但是那種獨攬所有資訊管道的日子,恐怕早就已經一去不返了。特別是在這幾年,如果你有細心觀察台灣媒體與社會輿論的互動,就會發現雖然台灣的媒體每天「製造」許多新聞,但是這些新聞能不能產生足夠的話題性,形成社會討論的焦點,關鍵還是在網路上閱聽者的即時反應。甚至很多時候情況是反過來,主流媒體怠惰或有所顧忌而不願意報導的新聞,都因為在網路上已引起很大的關注,而使主流媒體被迫跟進。而且可以預見,這樣的情況將會越來越明顯,於是有些悲觀的趨勢專家甚至認為傳統媒體已經一腳跨進了歷史的墳場裡。

在過去,我們一直認為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需要有一個成熟的媒體環境,因為流通的資訊是一個民主社會裡,人民最基本的權利。只是今日的媒體也是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產物,還是獨裁者最喜歡眷養的寵物,多數媒體似乎永遠擺都脫不了利益的糾葛。這點舉世皆然,因此才需要讓他們互相制衡,防止壟斷。只是台灣現在已經連讓他們互相制衡的機制也快要接近瓦解。台灣的新聞媒體過去就是替獨裁者侍寢的孌童,在民主化時代雖然披上了言論自由的外衣,但是這些自由只是讓這些媒體變的更加無恥放蕩而已。今天見到新的獨裁者有意包養,並透過財團與文化單位輸送各種利益,那台灣的媒體當然趨之若鶩。其實這種情況並不單單只是發生在台灣,這幾年國外許多傳統媒體也紛紛傳出被財團併購的消息,因為傳統媒體面臨網路的強大競爭,在人老珠黃的壓力下,不得不趁還有人要時賤價出售。這或許是資訊革命下全世界傳統媒體的宿命,只是台灣更慘,買走這些媒體的老闆們似乎不求營利,而只求玩殘這些媒體的最後一絲公信力,以取悅獨裁者,或是自己關掉收視率最高的節目,以避免觸怒那個專制政權。

所以說長期以來主流媒體根本都不在人民的手中,人民只能期望這些惡犬為了商業利益而互挖瘡疤,彼此制衡,勉強維持一個脆弱的平衡。不過網路時代或許會是新的契機,因為發言權第一次交到了所有人的手上,任何人都可以零成本的取得網路發言權。只是現在這些人還沒有被組織起來,或者說還沒有人可以預見未來的網路媒體或公民媒體會是長什麼樣子,目前網路上的媒體都只是傳統媒體的電子版,而不是真正原生於網路上的。無論如何,台灣都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觀眾擁有不一樣的立場,這就代表有接近一半的台灣閱聽市場還沒有被滿足,這當然是新媒體最好的機會。試想如果台灣有接近一半的人喜歡穿綠色的鞋子,只是台灣的所有商人因為某些原因,只願意賣紅色或藍色的鞋子,那你出來賣綠色的鞋子,豈不是賺翻了。就像某電視台關掉了自己的招牌政論節目後,另外一台的言論就突然轉向,開始嚴厲地批判執政黨,相信這也不是他們突然想起了監督政府是媒體的天職,而是看到了這一點,想要趁機搶占這個市場。

台灣過去發展公民媒體的嘗試,最接近成功的例子是「與媒體對抗」(註一)這個網站,可惜當時的網路環境還不像今天這麼成熟,再加上一些內部因素而在最後功敗垂成。但是「與媒體對抗」幾乎全部是由志工所組成的,提供的新聞與評論就已經非常成熟,甚至當時的外電翻譯組所翻譯的第一手外電新聞遠比傳統媒體還要快、還要全面。在現在這個社群網站更成熟,人人有行動上網裝置,手機擁有照相與錄影功能的時代,建立一個成熟的公民媒體應該是更有機會原功的。在目前的社群網路上要徵求一百個在各領域學有專精的學者專家、一百個精通電腦網路的工程師、一百個精通外文的翻譯人才來當義工並不困難,而文筆學識比那些傳統媒體記者還要好的人,那更是滿街都是,各種網路平台也是唾手可得,唯一缺少的就是有組織的計畫與一個令人信服的領導者。蔡英文在大選落敗後,尋找突破點時辦了「想想論壇」,這是一個很好的想法。可惜的是這個想想論壇雖然有論壇之名,卻無論壇之實,仍然停留在「由某些人寫文章給大家看」的傳統運作模式。但是新時代的「Web2.0」不是這樣搞的,新媒體絕對不可能是這樣,這一點實在是有繼續精進的空間。

在歷史上,很少有媒體真正掌握在人民的手中,但台灣有成熟的網路環境,熱情的公民運動參與者,也有接近成功的例子,也許台灣社會可以試著去創造新的奇蹟,最壞的時代說不定就是最好的機會。

 

註一:在經歷風風雨雨的風波後,新的「與媒體對抗」已經復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