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277_466549923377419_790052993_n

今年的九月一號是個值得記念的日子,香港與台灣的公民團體與學生們,都不約而同的走上街頭示威抗議,雖然香港是在抗議港府要推行的「愛國教育」,台灣是在抗議媒體壟斷,但是大家其實心裡都很清楚,這兩件事就是同一件事,香港與台灣抗議的都是背後那個不能說破的藏鏡人。中國利用各種方式,想要進一步控制香港與台灣,從教育與媒體下手,不令人意外,令人意外的反而是手法竟然這麼粗糙,可以同時在兩地激起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其實這些事如果要做的漂亮一點,並不困難,中國官方不知道是已經腐敗顢頇到無可救藥,還是真的認為硬幹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或許是因為香港與台灣的官員,自甘為中國的馬前卒,讓中國的官員們吃了定心丸,心想這樣裡應外合,焉有失敗之理?

但是自由這種東西就像鴉片一樣,你一旦沾上了,就戒不掉了。中國社會或是中國官員也許不能理解這樣的情緒,因此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反彈,甚至形成一種新型的公民運動。有趣的是,台灣的文化部長卻在這個時候,公開表示對中國的期待,並且認為沒有必要將中國妖魔化,也談到中國與台灣簽署文化交流協議與訪問中國的可能性。當然,一個暢銷書作家總是能講詞彙堆疉的很美麗,把話講的很漂亮,在模稜兩可的官式語言中,你幾乎找不到任何破綻來反駁她。只是當三個香港中學生在絕食,幾千人在港府面前抗議,台灣這邊也有近萬人在豔陽下走上街頭示威時,你就會強烈的感覺到,我們並沒有站在一起。主管台灣文化事務的人,明顯跟我們有著完全不一樣的價值觀。

主管經濟的官員也許為了國家的商業發展而必需要妥協,這很好理解。主管外交的官員也許為了國家的整體利益而必需要妥協,這也很好理解。但是主管文化的官員為什麼要妥協,這就令人無法理解了。因為文化是根植於土地上的,文化部的職責當然就是要深耕這塊土地,而文化部對外的交流活動,也應該是要為這塊土地尋找更多的養分、帶來更多的資源。但是我們卻發現,這塊土地所自發凝聚出來的價值觀,與文化主管官員的意識形態是南轅北轍。當這個社會的公民團體與學生為共同的理念而上街時,這難道不是這個社會的集體記憶嗎?難道不就是社會文化最具體的呈現嗎?但是我們的文化部長卻對這場公民運動噤若寒蟬,反而是去寄希望於這場運動所對抗的那個專制政權。說實話,這實在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我們的文化部長談著兩岸文化交流協議,談到不排除到中國訪問,但是卻無視於這塊土地所受到的巨大威脅,一個公民社會最基礎的自由正被慢慢的侵蝕著。我們的文化部長曾經長住在香港,當香港學生發動學民思潮試圖力挽狂瀾,抗拒洗腦式教育入侵他們的校園時,我們的文化部卻說中國其實沒有那麼壞,我們不應該把中國當敵人。我相信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什麼我們的文化部長選擇去漠視這塊土地的聲音,卻一心想著要與一個威脅這塊土地的政權對話。或許關鍵的理由在於我們對於文化的看法不同,我們認為文化是由下而上,由土地與人民醞釀出文化。而台灣的文化主管官員心中可能認為文化是由上而下,是由官員來決定文化應該是什麼。也因此文化主管官員們覺得不需要與這塊土地對話,而是急著要與正打算以商逼政、以文化進行統戰的那個專制政權來對話。

殖民政權的最大特徵,就是對文化的控制與植入。當殖民政權的當權者緬懷著一場與這塊土地完全沒有關係的五四運動,並試圖與這塊土地連結時,這並不是一個文化的融合,而是一個典型的殖民統治行為。當學生們被迫背誦著另外一塊地上的歷史或「愛國教育」時,這並不是教育,而是一種文化上的馴養。或許對今日的主政者而言,那是他們血緣上的故鄉,文化上的故土,也對他們維繫政權有很大的幫助。他們認為的文化建設,就是將故鄉移植過來的盆栽漂漂亮亮的擺放在這塊土地上。而那些真正由這塊土地上長出來的東西,對他們而言可能是討人厭的雜草,只想要除之而後快。只是這樣的文化建設注定會失敗,因為不是根著於土地上的東西,不會有生命力,不是這個社會的真正共同記憶,永遠不會被懷念與傳誦。

文化部長的廉價政治語言很快就會隨風而逝,但是在二○一二年九月一號這一天所發生的事,會被永遠記得。

 

香港學生所發動的學民思潮仍在進行中,你可以到這裡來關注這個活動。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