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台灣社會一直存在著一些「聖人」,不管是政治上、教育上、文化上、管理經營上,都有一些被視為導師的人物。報章雜誌很喜歡刊載他們的文章,而他們許多人也似乎自認為是社會的導師,對很多事情都有會提出意見與批評。這其實並不是壞事,在每個領域裡學有專精的人,對這個社會有責任感,不斷的提出建言,讓社會大眾因此去思考很多議題,這對整個社會而言是極其正面的幫助。只是進入了資訊時代,發達的網路世界並沒有讓這些聖人們的「金玉良言」更快速的傳播,卻反而很快的將他們拉下了神壇。過去被視為青年導師的老教授成了網路上的笑柄,過去被視為清廉耿直的政治家被批評是無能又公私不分的老政客,過去被視為社會良心、重要異議分子的作家,則被視為是替政府說謊的走狗官僚。那為什麼在這個資訊時代,聖人們會如此快速的崩壞隕落?是聖人們自己的錯,還是網路鄉民們的不理性使然?這似乎會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觀察點,恐怕也正反映出這個資訊傳播時代的某些特殊面相。

聖人們的快速隕落,絕對與資訊時代的傳播特性脫不了干係。在過去的傳統時代裡,資訊通路是被傳統媒體所掌握,由報紙、雜誌、電台、電視台、出版業者所獨佔,聖人們擁有使用這些資訊通路的特權,而一般人則完完全全被這些傳統媒體排除在外,因此雙方的「武器」是不對等的。一般人就算不同意聖人們所講的話,他也沒有管道來表達反對意見。而這些傳統媒體的組成份子又通常都是近親繁殖,彼此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特別在戒嚴時代,是要根正苗紅才有可能擔任這樣的工作,因此新的聲音要打進這些傳統媒體是非常困難的。這也代表聖人們只要能在這個圈圈裡被吹捧,他們就能穩坐神壇。這也不是說聖人們之所以能爬上神壇靠的都是關係,而是說那個年代的聖人們是缺少挑戰者的,封閉又威權的社會裡也需要各種穩定人心的聲音,與願意自我閹割好在獨裁者畫下的圈圈裡進行「合理」批評的作者。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供需很快的就達成平衡,傳統媒體將聖人們推上了神壇,也同時封殺了所有挑戰者的聲音。

只是在網路資訊時代情勢變的完全不同,任何一個想講話的網路鄉民都擁有各種的發聲管道,無論是開個部落格,還是申請一個臉書帳號,都可以在彈指之間完成。這樣的結果就是讓「島上眾聲喧嘩」,使聖人們所講的話,所寫的文章,所做的事,通通都要被大家徹底的檢驗。那很快的,當聖人們的論點遭到別人有力的挑戰時,持反對意見的文章與事件懶人包會以光速傳遍整個網路世界,反對聖人們論點的人可以快速的集結,組成各種網路社團,在臉書或批踢踢上形成一股連傳統媒體都無法忽視的聲音,而這也讓過去幾乎從來不曾被質疑的聖人們,開始褪去了光環。再加上有孤狗大神的加持,查找資料的速度比過去跑圖書館要快上千萬倍,網路世界也是臥虎藏龍,聖人們只要稍微跨出他們專精的領域,犯了一點錯誤,馬上就是被抓包。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漫畫版的微積分課本,這也是聖人們犯錯後,我們才學到的新知識。

時代的改變,讓聖人們無法繼續壟斷言論市場,也讓我們清楚的看到聖人們也會犯錯,聖人們也會有私心,聖人們也想當官,聖人們其實跟我們一樣也有很多事不懂。或許這就是資訊時代最大的恩賜,網路讓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相同的發聲管道,也許聖人們占的版面會大一點,但是如果你寫的才有道理,能引起大眾的共鳴,那你也能扳倒哪個聖人。這其實是值得我們驕傲的成就,而不是哀嚎過去那個美好的寂靜時代一去不返。而聖人們也許可以放下身段與成見,試著追上這個新時代,接納並與挑戰者對話,而不是以為自己仍然還在神壇之上。成功的挑戰者也不應該以為自己拉下了上一個聖人,就已經登上了神壇。因為站在神壇上是有代價的,站在神壇上的人沒有權利以「沒有在關注」來回應重大議題,閃躲其他的挑戰者,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