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我對黃埔軍的第一個印象不是來自於課本,而是來自於家中的長輩。在我還沒有上學前,就曾經聽長輩在閒聊中提及某個曾經在老家附近住紮過的國民黨部隊。長輩們所講的故事很可怕,他們會形容這個部隊裡的老兵是如何毆打弱小的新兵,這些年紀很小的新兵,都是黃埔軍在撤退時沿途所抓來的。黃埔軍會把他們綁成一串,像苦力一樣使喚,吃不飽還天天被毆打的新兵們會沿途哭泣,像豬一樣的被拖著走。長輩們說他們看了也很不忍,曾經很多次偷偷塞點食物給這些可憐的新兵。長輩們還說黃埔軍的軍紀奇差無比,一到夜裡,黃埔軍就會溜出來偷東西,甚至入室搶劫,警察也不敢管。鄰里們只好組成巡邏隊,一到夜裡就要拿著木棒四處巡邏。有很長一段時間裡,老家附近的人都叫黃埔軍是賊仔軍,對於家族中子弟要去黃埔軍服役,有很深很深的恐懼。

等到稍微長大一點,進了學校讀書,在課本上學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黃埔軍。那是抗日剿匪、保家衛國、軍紀嚴明、愛民如子的黃埔軍,與家中長輩講的黃埔軍彷彿是來自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後來再大了一點,到了外地讀書,開始接觸到外省籍的同學,這才發現這些同學真的相信課本上所講的那些事。他們心中的黃埔軍就真的是抗日剿匪、保家衛國、軍紀嚴明、愛民如子。因為他們家中長輩所講的故事,就是這樣的。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曾經到某個同學家玩,他的父親就是跟著黃埔軍撤退到台灣的老兵,他操著濃濃的口音,跟我們說著他還在我們這個年紀時,就已經離家參軍,跟著部隊四處征戰的故事。同學的父親是個頗嚴厲的人,雖然頭髮已經花白,但是還看得出軍人的樣子,感覺起來是個很正直的人,同學也很有他的影子,極富正義感,愛打抱不平,在求學時代是我極好的朋友。只是我從來沒有跟他講過,家中長輩對黃埔軍的印象是如此的惡劣。

兩個家族,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曾經讓我很困惑,卻也讓我長大以後,在閱讀中國近代史的史料時,比較能接受完全不一樣的觀點。家中長輩所說的那些故事,是他們的親身經歷,他們對黃埔軍與那個政府的厭惡,不難理解。翻看手上的史料文獻,也隨手就能找出上千件黃埔軍燒殺擄掠的記錄。最後黃埔軍會大失民心,一敗塗地的逃到台灣,並不令人意外。而同學父親所說的故事,也是他的親身經歷,抗日剿匪都是真的,好幾次差點死在戰場上,都有身上的傷疤作為證明,在台灣的歷史書籍裡,也有黃埔軍如何英勇作戰的各種血淚故事。那到底誰說的對?黃埔軍的真實面貌是什麼?或許我們真的無法用簡單的二分法來回答這個問題。這個世界很複雜,不是好人代表正義、壞人代表邪惡這麼黑白分明。一個人就已經可能會有很多面向了,更何況是有幾十萬人之多的黃埔軍,更何況那些故事發生的背景是在嚴厲考驗人性的戰場之上。

問題是,我們可以很理智的明白,每一份家族的記憶都很珍貴,每一個視角都有它存在的道理。但是這個政府與某些人,卻如此野蠻的想要繼續用教科書來灌輸他們的黨國神話,而且還用很卑劣的手段,把黑手伸入歷史教科書的審定委員會之中。這件事除了讓人憤怒以外,其實就是正在播下族群仇恨的種子,而不是在為不同的歷史記憶尋求理解與尊重。我可以明白特定族群裡對於那段歷史會有不同看法,但是我無法原諒那些想要讓黨國神話與洗腦教育復辟的人。彼此的諒解需要長時間醞釀,但是播下仇恨的種子,只要幾年就可以長成猙獰的大樹。看著這個政府與新成立的文化部,正在努力的為未來的衝突與仇恨埋下導火線,實在令人掩卷喟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