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

是說最近幾天以來,台灣各地都遭到暴雨襲擊,北台灣也不例外。台北市的降雨量還不到南部八八風災時的三分之一,就已經交通大亂,四處淹水。在這個時候有平面媒體進一步公佈中央防災應變中心的密件,指出如果台北市遭受到像莫拉克颱風那麼強的暴雨侵襲,只要兩個小時台北市就會滅頂,並且讓十萬人無家可歸,爆發難民潮。這樣的說法也許有人會視為無稽之談,認為只是平面媒體為刺激銷售量的危言聳聽。不過歷史上並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而且不是在幾十萬年以前,就在距今約三百多年前的康熙年間,台北盆地因為天災,而在一瞬間變成了大湖,後來地質學家林朝棨先生將這座湖另外命名為「康熙台北湖」,好跟過去的「古台北湖」作區分。這座「康熙台北湖」所留下來的史料並不多,但是在「雍正台灣輿圖」裡,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北台灣的台北盆地被畫成一座大湖泊,這也證明「康熙台北湖」的存在。

台北盆地在幾萬年以前,本來就是一座湖,在地質學上被稱為古台北湖,後來因為長期的淤積,古台北湖慢慢變成沼澤區,再逐漸變成了低窪盆地,台灣的平埔族原住民開始在這個盆地裡定居開墾。荷據時期荷蘭人為了驅逐佔領台灣北部的西班牙人,也曾經派兵探勘台北盆地,並評估駐軍的可能性。到了明鄭時期,漢人的活動早已經逐步擴展到了台灣北部地區。一六八三年明鄭敗亡後,台灣進入了清領時期,在十一年後的一六九四年,也就是康熙三十三年,台灣發生了芮式規模七以上的強烈地震,史稱「康熙大地震」,據推測震央應該就在台灣北部的金山斷層一帶。地震後接連而來的大小餘震,持續了快一個月,住在當地的平埔族原住民紛紛驚恐的逃離該地。而且最可怕的是,強烈地震還讓台北盆地本來就鬆軟的土壤液化,造成大範圍的地勢陷落,讓原本地勢就低窪的台北盆地瞬間低於海平面,結果海水倒灌,讓原本的台北盆地變成了一座大湖,形成了「康熙台北湖」。

「康熙台北湖」在歷史上最有力的記載來自郁永河這個人,他在一六九七年,也就是康熙三十六年來到台灣,目的是要開採台灣北部的硫黃。他在他的遊記裡寫到(註一),他們搭乘海船從淡水港穿過甘答門(註二),那裡的水道很窄,兩邊都是高山,等到進入了「康熙台北湖」,水面突然變的很寬廣,湖很大,甚至看不到對岸,船行駛了十多里路,看到有大約二十幾間的茅草屋,都是靠山面湖興建,這是張大(註三)幫郁永河蓋來採硫黃用的。郁永河把這些茅草屋作了規劃,二間用來放處理硫黃用的大鍋子,六間用來作倉庫,七間讓採礦人住,兩間讓廚師住,三間讓郁永河自己與另外兩個同行的人,還有他們的奴僕住。這些茅草屋蓋的時候為了遷就地勢,並沒有整齊排列,反而是分散錯置。張大說:「這個地方四邊都是高山,整個廣達百餘里,中間是平原。平原上有一條溪流,原住民的麻少翁等三個社,就沿著這條溪居住在溪邊。一六九四年四月,也就是康熙三十三年,接連發生地震,原住民們非常驚恐,紛紛逃走,沒多久就地層下陷,海水侵襲形成了大湖,這件事到今天還不滿三年呢。」張大用手指著水淺的地方,還看得到竹子樹木的葉梢露出水面,三個原住民社的房舍舊址也還能依稀辨識。郁永河聽了這件事,感嘆說原來滄海桑田這種事,是真的發生過啊。

在大地震結束後,「康熙台北湖」存在了百餘年,才又因為淤積而慢慢消失,但是仍然留下來不少的地質證據。台北這個由古代湖泊所形成的低窪盆地,就注定了與水患脫不了干係。就算沒有大地震,台北仍然是個非常容易淹水的城市。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的密件,所推想的狀況應該算是中肯。問題在於,中央政府與台北市既然都已經知道問題的嚴重性,為什麼不快點規劃防災工程,卻花費數百億的民脂民膏,籌辦花博與世大運,光是世大運的宣傳費一項,就高達十二億,實在令人咋舌。不過下次大地震來臨時,台北市民應該不用擔心海水倒灌形成新的台北大湖,因為核電廠的危機絕對比較致命。除了爭議不斷的核四廠在馬英九先生的堅持下即將商轉外,問題不斷的核二廠一號機,在固定反應爐的多枚螺栓斷裂以後,又被發現連爐心的襯板都龜裂,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開機運轉,應該撐不過下次大地震或強颱暴雨的襲擊吧。到時候說不定除了出現新的台北大湖,湖水裡還會泡著爆開的反應爐,形成人類歷史上最慘的核能災變。

康熙年間大地震所形成的湖,叫「康熙台北湖」。而今天的台北市,算的上是馬英九先生的發跡之地,他還當過八年市長,也是在他主政時讓這些有問題的核電廠運轉的,所以如果這座湖真的出現,取名叫「馬英九台北核子湖」應該也是恰如其分吧。

 

註一:「裨海記遊」,郁永河著。書中於五月二日記載:「初二日,余與顧君暨僕役平頭共乘海舶,由淡水港入。前望兩山夾峙處,曰甘答門,水道甚隘,入門,水忽廣,漶為大湖,渺無涯涘。行十許里,有茅廬凡二十間,皆依山面湖,在茂草中,張大為余築也。余為區畫,以設大鑊者二,貯硫土者六,處夫役者七,為庖者二,余與王君、顧君暨臧獲共處者三;為就地勢,故錯綜散置,向背不一。張大云:『此地高山四繞,周廣百餘里,中為平原,惟一溪流水,麻少翁等三社,緣溪而居。甲戌四月,地動不休,番人怖恐,相率徙去,俄陷為巨浸,距今不三年耳』。指淺處猶有竹樹梢出水面,三社舊址可識。滄桑之變,信有之乎?既坐定,聞飛湍倒峽聲,有崩崖轉石之勢;意必有千尋瀑流,近在左右,晝夜轟耳不輟;覓之累日,不可得見。

註二:推測為關渡一帶。

註三:文中的張大是當時的淡水社社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