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最近看到好幾篇社論,都批評民進黨沒有中國政策,因此無法在兩岸事務上取得人民的信任,還說民進黨也沒有美國政策,所以在美牛問題上進退失據,反而讓馬政府左右逢源。因為馬英九是中國心中的完美區長,更是美國眼中不會鬧事的乖寶寶,在大選前中國與美國會選擇支持馬英九並不令人意外。這些社論還同時警告說,如果民進黨再拿不出有效的中國政策與美國政策,那麼下一次的總統大選,綠營仍然很難有所突破。這樣的論述似乎是目前的主流看法,但是有趣的是,似乎從來沒有人討論過什麼才是對的、有效的、對台灣有利的中國政策與美國政策。如果單純只是要討好中國與美國就是對的政策,那其實小弟我就辦得到。由於年齡限制的關係,小弟我無法參加二○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但是如果我在二○二○年可以代表綠營出來參選總統,小弟我只要與中國談好,登基以後會立刻宣佈「一國兩區,台灣與北京同屬於中國的一個地區」,比馬英九先生更敢跪,中國一定會支持我。再跟美國承諾,永遠不會為台灣爭取國際地位,也不會爭取加入任何國際組識來讓美國為難,同時美國若有什麼基改食品、肉品,在銷往歐盟時碰壁的,全部歡迎銷來台灣,那美國老大哥恐怕也會在選前積極表態支持我的。

只是這樣就是好的中國政策與美國政策嗎?讓中國與美國予取予求,出賣台灣的利益,中國與美國當然對這樣的台灣總統非常滿意,在表面上台灣的中國和美國的關係會空前的和諧,台灣總統看起來非常會「處理國際事務」,但是實際上不就是拿國家的利益來換取強權對私人權位的支持,那與叛徒拿重要的國家情報換取它國的金錢報酬又有何不同?台灣人長期以來被教育成「不要衝突就是好的政策」,盲目指責國會打架,但是卻從來不問在野黨與執政黨是為了什麼法案而打架。愚蠢的認為不要與它國有衝突,就是好的國家政策。問題是當台灣的利益與它國的利益有衝突時該怎麼辦?當然台灣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迫切需要國際支持,有些時候被迫要進行利益的交換與妥協,這可以理解。問題是這些利益交換與妥協,犧牲了台灣的部份利益,應該要換到的是對等的國家利益。但是目前的情況是執政者為了避免出現衝突的情況,營造和諧的假象,因此選擇直接投降退讓,根本沒有想要去爭取應該要換到手的國家利益。甚至挾帶上談判桌的,是私人的政黨利益,兩黨私下會談,視國家體制於無物,把台灣人打拚多年的民主自由兌換成更多的黨產利益。

衝突的藝術就在於,如果出現衝突能兌換到對自己有利的籌碼,那就應該要掀起衝突,但是要在衝突失控,損害到自身的利益之前,結束衝突。很多老牌民主國家都嫻熟於此道,在對外的重大議題上,由在野黨發動衝突,營造執政黨上談判桌時有利的酬碼。執政黨總是會在對外談判時表示:「國內的反彈很嚴重,如果不讓我多帶一點東西回去,實在沒有辦法交待,連我都會面臨倒閣的危機。」這樣的技倆屢見不鮮,也往往奏效,歷史上的很多重要談判,弱國的在野黨都是非常重要的助力。但是只有台灣是例外的。因為台灣的執政黨與台灣的最大外敵才是好朋友,兩方連手一起打壓台灣的在野黨。台灣執政黨的談判代表在談判桌上恐怕是在跟對方說:「在野黨很可惡啊,一直在國會杯葛讓我很頭痛,你們應該再多花點錢收購台灣的媒體與系統台,多買一點南台灣的農產品,快一點幫我弄死在野黨啊。」而執政黨裡有心爭取大位的重要政治人物(Protect)恐怕正天天勤跑AIT,向美國人指控台灣的在野黨是如何的不理性,是麻煩製造者,下次大選時千萬要支持自己,不要讓在野黨有機會執政。

在前文裡,我們已經談過在美國戰略重心轉移時,台灣所面臨的挑戰。台灣絕對不能繼續放任中國與美國對台灣予取予求,鼓勵美國的姑息主義派犧牲台灣的利益。美國過去兩三年來甚囂塵上的棄台論,難道不是馬政府執政後才開始出現壯大的嗎?其論點之一,不就是建立在「連台灣自己都朝著統一前進」嗎?台灣想要同時討好中國與美國這兩個有戰略矛盾的國家,其結果就是讓中國的鷹派與美國的姑息主義派一起聯手葬送台灣的前途。美國過去支持台灣,除了台灣的戰略地位重要以外,更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美國政府有其國內輿論壓力。一旦台灣的立場轉為親中,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就被削弱了。又怕讓美國政府不滿,因此放棄對民主自由的堅持,不願意訴諸輿論對台灣的支持,結果當然讓姑息主義派開始大聲主張「棄台論」。那你說這樣想要兩面討好的「中國政策」與「美國政策」有用嗎?只能說,對執政黨鞏固政權、累積黨產也許非常有用,但是對台灣卻是非常重大的傷害。出賣國家利益的政治算計,絕對不是一種政策,如果在野黨為了要勝選,也開始與執政黨競飆如何討好中國,如何對美國言聽計從,那無疑是台灣最大的悲哀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