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台灣其實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電子媒體極端發達,但是新聞台卻幾乎沒有國際新聞,對於重大公共議題也少有深入報導,但是若因此以為台灣是個社會運動不發達的國家,那又大錯特錯了。每一天,你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針對各種議題的抗議連署與深入分析文章,甚至還會有熟知內情的人士在批踢踢上爆卦,讓想要跟進議題的人可以快速的獲得各種資訊,輕鬆的加入各種公民運動之中。隨便舉個例子,這個禮拜有空的人,可以加入反核二廠開機的緊急連署活動,可以參加聲討遠通的行列,可以關注反中科搶水自救會的訴求,可以一起反對旺中併購中嘉集團。如果這樣還不夠,那還可以獻身長期性的社會運動,如參與推動無核家園,反都更惡法,補正公投法,反對美麗灣開發案等。你可以選擇在網路上的當鍵盤異議人士,也可以真的走上馬路與警察對峙,當個貨真價實的社會運動者,台灣從來就不缺讓人綁白布條抗議的議題與組織。如此興盛的公民社會,與如此失能的電子媒體,強烈的對比,實在非常耐人尋味。

合理的解釋之一,就是網路的興盛與成熟,讓各種媒體都變的「小眾化」,連電子媒體也不例外。雖然電子媒體的時效性遠比傳統報紙還要高,但是與網路相比卻仍然是略遜一籌。報紙更新消息的速度是以每日為單位,電子媒體更新報導的速度是以幾個小時為循環,但是網路卻是以分為單位,更別說網路的互動性與參與性,遠非一般報紙與傳統電子媒體可以比擬。在這樣的情況下,願意關注某一個特定議題的人,都會選擇以搜尋引擎與社群網站來查找相關資料與獲得最新的訊息,傳統的報紙與電子媒體囿於平台的特性,加上擁有查證消息來源正確與否的壓力,反而成為了資訊傳播的最末端,通常要在網路消息已經廣為人知後,才會跟進報導。因為有這樣的時間差,傳統報紙與電子媒體慢慢失去了某些社會議題的主導權。久而久之,這些傳統媒體報導社會重大議題時,就只能跟在網路之後,也逐漸地失去了市場性。於是早就面臨網路媒體強大競爭壓力的傳統新聞媒體,就只好選擇去擁抱另一種比較被動的閱聽者,也就是本身比較不關注社會議題,較少從網路獲得即時新聞消息的群體。

但是這些比較不關心社會重大議題,比較被動的閱聽者,其閱聽偏好通常也比較軟性,也就是喜歡美食情報、娛樂消息、明星八卦、名人誹聞等,當傳統媒體逐漸發現,他們過去的主要閱聽族群在網路的競爭下早已經大量流失,剩下的閱聽群眾,已經大都是被動型的閱聽者時,傳統媒體為了生存,當然會開始選擇投其所好。再加上台灣社會的藍綠版圖分明,政治議題無論如何都會得罪另外一半的閱聽者,而內部又有專業八卦媒體虎視眈眈,不斷搶食市場,外面則有得罪不起的中共,隨時監看著台灣的媒體。傳統新聞媒體在這樣的環境下,會選擇軟性題材來討好容易討好的觀眾,也就不讓人意外了。只是在這種惡性循環下,台灣的傳統新聞媒體其實已經慢慢失能,幾乎完全失去了深入報導議題的能力,除了極少數的特例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傳統新聞媒體獨立去追蹤挖掘重要的社會或政府新聞,記者淪為美食情報特派員,或被譏笑只會抄襲網路新聞,「記者」在台灣竟然還變成了一種很不堪的負面名詞。

只是傳統新聞媒體必需要瞭解一件事,一個新聞媒體的信譽與其市場絕對是互為因果的,一個新聞媒體如果不能被尊重,那即使在短期內可以靠某些招數來刺激收視率或閱報率,但從長期來看,還是會流失最重要的中堅閱聽者。人是很奇怪的動物,雖然會想在下班後看一些休閒娛樂的消息,但是他決定一個媒體值不值得他尊敬與信任的關鍵,還是取決於這個媒體在社會上所累積的地位。目前完全參透這個道理的報紙就是蘋果日報,雖然這份報紙多年以來每一天都以極度聳動的頭條新聞來刺激銷售量,但是卻聰明的開闢了一個「老總手記」的專欄,為自己的新聞選擇判斷做辯護。如果你不看這份報紙內頁的八卦新聞與清涼照片,每天只讀這個專欄,你還真的會認為這份報紙充滿了社會關懷與道德責任。雖然用「寫真女星紅了以後想要穿回衣服」這樣的比喻有點不倫不類,但是這份報紙至少非常清楚自己在作什麼,並且認真努力的在「市場」與「讀者的信任」之間作平衡。蘋果日報能從八卦小報變成為台灣的第一大報,不是沒有原因的。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