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長期以來,每當社會出現因法令問題而引發的重大爭議時,一定會有一股檢討的聲音,批評都是因為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政客沆瀣一氣,私心自用,一起通過了有問題的法案,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比如這幾天台北市政府強行拆除士林文林苑王家的事,也是如此。在個人財產權與都市更新孰輕孰重的爭議以外,中間選民們已經開始義正詞嚴的痛罵都是因為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合作,才讓這個極不合理的都市更新法出現。這樣的說法乍看之下非常有道理,也可以顯示出中間選民的清高,兩黨各打五十大板,更標榜出中間選民的中立理性。只是中間選民似乎忘了,一直以來泛國民黨勢力一直在立法院握有多數席次,即使是執政時期的民進黨,在立法院也無法主導議事,要杯葛爭議性法案只能靠癱瘓議事的暴力手段。但是一旦民進黨在立法院發動肢體抗爭,中間選民又會把民進黨冠上暴力黨的帽子。這些所謂的中間選民,長期以來對國民黨的呵護與偏袒,實在蔚為世界奇觀,真的可以考慮去申請金氏世界紀錄了。

不用是很聰明的人,都可以知道泛國民黨勢力能在國會維持多數,與國民黨龐大的黨產有絕對關係。多次承諾要將黨產歸零的黨主席馬英九,在「獲悉」有那麼多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因為賄選案而被判有罪時,還佯裝震怒了一下,但是他仍然想方設法將選風敗壞的立法委員選舉與總統大選合併舉行,實在是高招。在立法院握有絕對多數的泛國民黨勢力,主導著程序委員會,民進黨提出自己版本的法案時,根本都無法排入議程。而國民黨總是逮到機會就發動突襲,強行通過國民黨版的法案。最近的例子就是在瘦肉精的解禁爭議中,國民黨在立法院社環委員會初審裡,打算偷渡解禁的法案,由於各在野黨的立委人數不及國民黨,因此以癱瘓議事的方式,阻止國民黨的版本通過,但是輪值為主席的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蔡錦隆卻在混亂中,躲在角落以預先準備好的小麥克風逕自宣佈將法案交付朝野協商,這也代表未來一個月協商不成時,將交付院會逕行表決。不用說,佔有人數優勢的國民黨一定會強勢通過瘦肉精解禁的法案。

含有瘦肉精的美國牛肉要不要解禁,這可以討論,也不是本文的主題,本文想要講的是,國民黨長期以來就是用這種方式來通過各種爭議性的法案。當一個月後瘦肉精解禁的法案交付表決時,在野黨唯一的武器就是全力杯葛議事的進行,阻止國民黨通過這個法案,但是到時「理性又中立」的中間選民,恐怕在電視轉播中看到立院法又打架時,又會先痛批在野黨不理性問政,不遵守民主制度下多數決的遊戲規則。回顧過去台灣諸多爭議性法案的立法過程,往往都是如此。瘦肉精解禁爭議是如此,都市更新法修正案也是如此。今天要批評民進黨沒有善盡在野黨的責任,沒有在當時把那些可惡的立法委員打到頭破血流,但是更可惡的不就是那些不顧民意,挾著黨產構築出的多數暴力,不斷通過各種爭議性法案的泛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嗎?中間選民自以為理性的各打五十大板,其實正顯示出中間選民對公共事務的無知與怯懦。

中間選民對公共事務的無知來自於他們對政治的冷漠,這在前文「中間選民」中已經有過討論。因為冷漠,讓他們沒有足夠的資訊來判斷是非對錯。因為不明是非,所以也成為了這個惡質立法生態的共犯。中間選民助長了台灣畸形政治制度的成長,卻又怯懦的認為自己無法改變這個問題,因此就以「政治很骯髒我才不要碰」與「兩黨政客其實都一樣爛」來做為自己救贖的藉口,也切割自己的公民責任。這也就是他們在重大熱門議題裡被迫表態時,習慣將兩黨各大五十大板的原因。因為這樣最簡單,不用說出一個道理與邏輯來辨別誰是誰非,或哪一黨的立場對,哪一黨的立場有問題。反正只要說「國民黨與民進黨都一樣有責任」就可以輕鬆應付每一個議題。未來如果醫療科技更加進步,真的有科學鐵證能證明吃瘦肉精會嚴重的影響人體健康,而引起國人恐慌,社會大眾開始在追究政治責任時,內心根本茫然不知、完全不清楚國民黨是如何在立法院強行通過瘦肉精解禁法案的中間選民,也一定會說「國民黨有責任,那民進黨讓國民黨通過這個法案,難道就沒有責任嗎?兩黨政客一樣的爛。」

這就是中間選民習慣將兩黨各打五十大板的奧秘。而中間選民在看韓劇與電影台時,不小心轉到新聞台,卻總是看到民進黨在立法院「不理性問政」,引爆肢體衝突。反觀國民黨則在選前推出各種福利政策「照顧」百姓,「印象」中名嘴又都說國民黨的兩岸政策比較穩健,比較會拚經濟,所以兩個爛蘋果裡選一個比較不爛的,票就投給國民黨。這是多麼完美的中間選民邏輯,但是這也是多麼可悲的台灣未來啊。我們在前一篇的文章裡批評民進黨沒有在立法院裡堅持自己的立場時,其實也是知道現實是有多麼荒謬,中間選民是有多麼的無知。民進黨決定避免衝突,講好聽一點是改走溫和路線,講難聽一點是在跟這些白痴中間選民妥協。在野黨需要的是「成熟穩健的政策」而不是「成熟世故的討好選民」,中間選民之所以會沒有立場,又搖擺不定,絕對不是因為他們有理性,而是因為他們無知、自大、懶惰、又白痴,他們需要的是強而有力的領導者,能以簡單清晰的論述讓他們聽進去,讓沒有是非辨別能力的中間選民可以有追隨的目標,而不是搖著尾巴去拍他們馬屁,那只是更讓這些中間選民看不起罷了。

中間選民希望台灣能有成熟的責任政治,本身卻是責任政治的最大破壞者,讓人忍不住想起韓劇「市政廳」裡曾經引用過但丁的一句話:「地獄中最炙熱的位置是保留給那些身處重大政治變革,卻選擇保持中立的人。」台灣這些所謂的中間選民,對於民主政治的可怕破壞,的確是該下十八層地獄。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