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遠在半年多以前,當台灣的媒體還在為中國遊客的台灣自由行而宣傳時,我們就在這裡寫了這篇「錯誤前題下的錯誤假設」,警告未來可能會發生的衝突問題。只是當時台灣的輿論氣氛,似乎讓這篇文章看起來非常的「非主流」。沒想到過了半年多的時間,「蝗蟲與狗」的港中齟語,已經成為了現在進行式,一首香港網友集體創作的「蝗蟲天下」,更創下極高的點閱率,被視為反應出香港人心中不滿的聲音。老實說,我們並不是半仙,可以預見這場衝突。我們唯一的資訊優勢,只在於我們比較少看台灣的新聞媒體罷了。在很久以前,香港與中國因為各種問題的衝突,早就在蘊釀中,跡像散見於各方報導與網上香港朋友的言談之間。今天的衝突來的一點都不意外,令人意外的反而是台灣社會並未重視這個事件,而以茶餘飯後的笑談視之。

為什麼這件事不能等閒視之,那是因為不論你喜不喜歡,「中華民國」都確實在急速的香港化之中。台灣媒體有了香港九七之前的味道,台灣的紅頂商人們絡繹於途到北京交心叩首,國民黨的舉措越來越像民建聯這個香港的親中政團。但是「台灣社會」卻與香港都有很大的不同。在街頭示威抗議、與鎮暴警察對峙、直接衝撞體制,要求民主自由與總統直選,還是這一代許多台灣人的共同記憶。或許你要更狹隘一點來說,至少還是百分之四十五的台灣人所堅持信仰的價值。因此對於台灣的急遽香港化,台灣社會是有一群人非常的憂心。在台灣的總統大選結束後,一連串的社會事件其實背後都可以清楚看到這個脈絡。學界大老抵制投書中國時報,政治人物抵制親中財團的產品,這也許被某些政論節目名嘴視為選後的情緒發洩,但是這其實正暗示著台灣社會某一群人的集體焦慮。

我們不用可以預見未來,就可以預告在二○一二年結束之前,還會有藝人因為行為不檢而成為新聞焦點,因為這發生的機率太高了。同樣的,我們也可以預告未來數年內一定會有中國旅客與台灣居民爆發嚴重摩擦的重大事件,因為這發生的機率更高。問題在於,當發生這種事情時,台灣社會要如何面對??其實我們大概可以猜的出來,執政者會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一向政治正確的主流媒體們,也會為執政黨的作為來辯護。但是如果你已經事先埋好了火藥,然後想硬壓著不要讓它爆炸,也許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會成功,但是遲早有一天會壓不住,因為有一群人的焦慮將成為最好的催化劑。而且以台灣反對力量的成熟動員能力與組織效率來看,那可能不是一首「蝗蟲天下」發洩一下那麼簡單而已,大規模的示威抗議肯定不會缺席。

但是這樣的衝突對每一方而言,其實都是危機。對台灣的執政者來說,這樣的事件除了更惡化台灣的藍綠族群問題,也會一併重創台灣最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與開放風氣。今天就可以想見,到時候親中媒體的攻擊火力,會集中批評反中運動的不理性、種族歧視、缺乏人性,並以道德指導者自居。但是這樣的作法只是更激怒自認為受到迫害的另一方。最後將導致雙方的衝突惡化到不可收拾,因為受到迫害的一方會認為台灣民主法治與公平制度,已經在中國的威嚇與干預下徹底瓦解,缺乏資源的在野黨不可能在自由選舉中獲勝,唯有回到街頭再次號召第二次的社會革命。在反對勢力也高達百分之四十五的情況下,台灣的社會勢必陷入長期的動蕩之中。極度親中的領導人,其最後的歷史評價可能就是「過度親中而引爆台灣社會的危機。」

若台灣真的陷入這樣的困境,對中國而言並不一定是件好事。畢竟要解決台灣問題,最後還需要看美國的態度,不是台灣單方面陷入危機,中國就能立即趁虛而入的。但是台灣的危機,香港的危機,卻會先形成一股急遽反中的激進力量,這對中國的未來而言恐怕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在之前幾篇談西太平洋問題的文章中,我們談到很多中國與鄰邦的關係,其實真正想要說的是,中國未來遲早要面對轉型的壓力。歷史如果有告訴我們什麼定律,那就是專制政權無法千秋萬載永遠執政。共產黨的政權是一時的,但是中國這個國家要繼續走下去,一但在共產黨執政時,培植了巨大的反中勢力,那一千萬多萬會說流俐中文或粵語,通曉中國文化,但是卻因為被共產黨激怒,已經變的激進反中的華人社群,絕對是中國未來民主化與長遠發展的最大破壞者。

中國人與在台灣的中國人,不能想要狡滑的利用共產黨今天的勢力,卻又不想要共產黨留給明天的包袱,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好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