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句話說,台灣人的政治立場是生活上很私密的一部份,恐怕有很多人敢在職場公開談論自己晚上的風流韻事,但是不願意說出這次總統大選自己心中真正想要投給誰。往好處看,這是為什麼台灣社會有嚴重的藍綠分歧,但是卻鮮少聽見因為政治立場歧異而爆發的嚴重流血衝突。因為許多台灣人不對外人表達自己政治立場的特殊習慣,讓發生這種衝突的可能性減到最低。但是往壞處看,台灣其實還不是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社會,台灣人從未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過去害怕蔣家的白色恐怖,今天害怕中國的紅色恐怖,說來也是很悲可的一件事。特別是現任的總統還挾此點,沾沾自喜的以外部的恐嚇威脅來作自己的政治籌碼,更顯台灣民主的危險與脆弱。

不過也因為台灣選民的這種特性,讓探測台灣的民意變的非常困難。綠營隱性支持者的飄忽不定,甚至是策略性的欺騙民調機構,更讓台灣的民意消長是撲朔迷離。這也難怪解析政局的政論節目天天都有話題可以談,因為藍綠兩邊的選民都清楚台灣的民意消長不是簡單的民調百分比可以一目瞭然的。台灣的政客長期在選戰中打滾,各個都是選票精算師,一言一行總是經過慎密計算,希望將選票最大化,儘量不流失任何一張的選票。但是即使如此,政客的作秀表演仍然常常適得其反,因為很多時候很多事是無法兩面討好的。討好泛藍民眾可能會激怒泛綠民眾,討好泛綠民眾可能會讓泛藍民眾極度反感,如果走溫和的路線試圖爭取中間選民,中間選民可能根本就不領情,而藍綠兩端也都不滿。

馬英九怎麼想的到,好好一個宇昌案最後打的灰頭土臉,蔡英文怎麼會猜得到選前最後幾天阿扁會出來奔喪,老實說台灣的政局詭橘多變,比八點檔連續劇還要好看,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想要跟上「台灣龍捲風」的進度,真的不容易。尤其是絡譯於途到,北京尋找政壇第二春的政客或媒體人,其實大都是被台灣主流社會所淘汰者。對北京而言,他們也許是最容易掌握的人,只要略施以小惠,就能讓他們回台灣為中國代言。但是長期來說,這些人就是無法掌握台灣的主流民意而失去舞台,如今卻來替中國代言,只是讓中國變的更像次級貨品。北京應該要想想看,為什麼在台灣還有心更上一層樓的政治人物,都不會輕易的選擇去中國進行正式的訪問,這不是沒有原因。

與台灣政界這些博士級的選票精算師相比,從未經歷過選戰洗禮的中國政府在這一方面,就像是小學生一樣。在試過發射導彈影響大選不奏效後,現在現在開始學會收買媒體與銀彈攻勢,只是如果發錢就有效,以前每次選舉都直接發錢到家的中國國民黨也不會失去政權。說中國政府在這方面的程度像小學生一樣,並不是說中國政府無能,而是說中國政府長期用恩威並施的方式來控制中國社會,習於蘿蔔與大棒一起出手,一方面給予經濟利益的誘困,一方面緊抓言論管制,敬酒不吃就吃罰酒,這對中國人非常有效。但是民主社會裡的「公民」與中國社會裡的「百姓」有本質上的不同。公民認為你對我好是天經地義的,畢竟我是繳稅的頭家,你對我不好就是罪該萬死,我罵死你是剛好而已。中國目前一樣對台灣使用蘿蔔與棒子的政策,台灣人會吃掉蘿蔔,但是當中國想要舉起背後的大棒威嚇時,台灣人又會說中國是個蠻橫又可怕的國家。

中國因此視台灣人為刁民,台灣的那些親中媒體更因此為北京抱屈不已,並且著急於台灣人沒有看到中國另一隻手上的大棒子。財團老闆與報紙社論不斷說著如果觸怒北京,拒不承認九二共識,不止會失去目前手上的蘿蔔,還可能會因此挨棒子。只是這樣的幹法實在太過粗暴,拉到的選票與流失的選票來相比,說不定佔不了什麼便宜。這些財團老闆急於表態,只是更讓人看到「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醜態,過去台灣人可以左手把昨晚執政黨賄選的錢塞入口袋,右手把選票蓋給反對黨,更何況這種可能只有大老闆才吃得到好處的「九二共識」。除非中國共產黨有一天可以跨海來台灣直接發錢,一票三仟、五仟的買,否則要遠距影響台灣的大選,恐怕還是難上加難,而且一個操作不當就可能會大幫倒忙。

北京目前似乎仍然看不透這一點,就是因為收買了太多的親中媒體,這些媒體整天吹噓著中國釋出的利多是多麼誘人,拿到好處的人是如何的感恩載德。但是這些媒體也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配合演出,報喜不報憂。北京如果認真研究過台灣的選舉史,就會發現過去中國國民黨自己也被這些媒體蒙蔽過,而做出錯誤的判斷,最後丟掉自己的執政權。今天北京拿著這些媒體做的民調來操作自己的對台政策時,也要小心「村騙鄉、鄉騙縣,一路騙到國務院」的情況發生。台灣民意的不可捉摸,從馬英九投入如此巨大的資源,卻面臨如此艱困的選情,就可略窺一二了。北京拒絕與綠營正常交流,而偏聽那些過氣政客與特定媒體人,只是讓自己再多走更多的冤枉路罷了。即使馬英九這次真的可以僥倖獲勝,北京恐怕也該要好好深思這個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