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眾說皆知,過去台灣的大選民調中,有一部份泛綠選民往往不表態,而造成民調的嚴重誤差。過去許多政論家與民調專家都曾經深入分析過這種現象的形成原因,解釋雖然眾說紛云,但是泛綠選民會選擇隱藏自己的政治傾向,的確是台灣走向民主化以來最為特殊的現象。不過,最近有一種很流行的說法,認為台灣經歷多次政權輪替與大大小小不同的選舉後,民主制度已經逐漸深入民心,對於舊有白色恐怖的集體記憶也著年輕選民越來越多而淡化。過去會隱藏自己投票意願的泛綠選民已經慢慢減少,再加上各民調中心累積越來越多的經驗後,對原始樣本會進行各種加權調整,已經讓大選民調越來越準確。只是這個理論的預設前題,似乎有其根本矛盾的地方,恐怕是這些政治觀察家的另一個重大盲點。

這個理論的前題有兩點,第一點就是「台灣越來越民主化以後,越來越少人會害怕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第二點則是「年輕人較不關心政治情勢,立場不會涇渭分明,也不會害怕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只是第一點的說法實在有點太過於一廂情願了,因為雖然台灣走向民主化已經有二十餘年,早就沒有了白色恐怖的威脅,但是強大的外敵依然存在,紅色恐怖取代了過去的白色恐怖,讓許多人不敢輕易的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君不見選前一大堆財團老闆出來表態,但是沒有一個敢支持綠營,原因你知我知,就是某些報紙佯裝不知。這些老闆的表態當然與他們的商業利益有關,許多台灣人或他們的家人也在中國經商或工作,所以也會有一樣的顧慮。

再者這些財團老闆都已經公開表態,那他們的下屬,下屬的下屬,下屬的下屬的下屬難道會沒有壓力,而敢隨便公開表態支持綠營嗎?除了可能會因此得罪大老闆以外,未來到中國出差或旅遊,說不定會惹上麻煩。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下,選擇不在現實生活中表達自己的政治傾向,就是一個比較安全的策略,也能避免在政治議題上與朋友或同事出現衝突。而這樣的壓抑氛圍,其實讓政治立場偏綠的人,往往帶有一種被迫害的憤怒心情,因此普遍敵視這些財團老闆與立場傾中的新聞媒體,連帶的也就不信任這些媒體的民調中心,並造成許多泛綠支持者選擇不表態,而形成嚴重的機構效應。當在選前看到許多財團老闆選擇公開表態以討好北京時,要說台灣社會已經完全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那無疑是睜眼說瞎話。

同樣的情況,似乎也出現在年輕人的身上。媒體常常塑造出年輕人對政局漠不關心的形象,並認為年輕人理應較無特定的政黨傾向。甚至有中國留學生到台灣來讀書,也寫文章認為他身邊的台灣同學,其實都不太關心政治議題,讓他感到非常驚訝。但是這個論點如果是對的,那以年輕人居多的網路世界,政治應該也是冷門議題,但是相反是,網路世界的藍綠大戰恐怕更為激烈,而且是二十四小時開打,不止嘴炮四射,很多鄉民在筆戰時都比陳揮文還要激動。會有這樣子的落差,唯一可能的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年輕族群裡也不缺乏政治狂熱者,只是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也都不太表態。原因除了上面講過的紅色恐怖以外,台灣的學校教育與學生家長也常常會強調「學生專心讀書就好,不要管政治」、「政治歸政治,不要進入校園」,非常不鼓勵學生表達自己的意見與立場,

再加上軍公教體系傳統上一直就是泛藍鐵票區,這也代表許多老師本身可能就是藍營的堅定支持者,因此多數仍具有學生身份的年輕族群,恐怕也會擔心如果公開表達自己的不同政治立場,會不會成為老師或指導教授的眼中釘,或是因為過度熱衷於政治活動而被師長認為自己不務正業。至於老師則會擔心如果在課堂上過度顯示自己的政治傾向,教的與課本上講的不一樣,很有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讓政治立場不同的家長前來抗議。因此在「上下交相賊」的情況下,政治慢慢就成為了校園裡不能談的禁忌。結果就是年輕一代裡,仍然有很多綠營支持者會選會隱藏自己的政治立場,只有在可以隱藏自己真實身份的網路世界裡,才敢大聲表達自己的真正意見,並且還樂此不疲。

而如果這樣的推論是正確的,那這次總統大選執政黨機關算盡的選在大學期中考時進行投票,對藍營而言就是嚴重的戰術失策。因為藍營打的盤算就是對政治較不關心的年輕選民會因此而懶得回戶籍地投票。但是如果情況是完全相反,年輕選民中的藍綠支持者一樣是涇渭分明,那綠營支持者的投票意願通常非常高,不論是下雨、下雪、期末考都會趕回去投票,藍營支持者的投票願意則通常容易受到外在因素所影響。那最後的結果就是泛綠的學生都跑回家去投票,但泛藍的學生都在慶祝期末考結束而大玩特玩中,最後根本沒有去投票。(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