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雖然個人的立場鮮明,但是平日還是會看中國的新聞報導、台灣的統派報紙與藍營的政論節目,也不會刪除部落格上的不同意見與尖銳批評。原因在於個人一直覺得「兼聽則明」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聽不同的意見,看與自己不同的意見論點,是讓自己增廣見聞,周延思慮的重要關鍵。而會養成這樣的習慣,則起因於很久以前的一件事。那是我才剛考上高中,前蘇聯剛剛解體,台灣正面臨激烈的民主轉型期。有一天下午我一個人百無聊賴的在學校的圖書館裡翻閱雜誌,碰巧看到了一篇讓我非常不贊同的文章。

文章是在談冷戰結束後的情勢,作者大膽的預測了幾件事。第一就是斷言未來的戰爭型態將會徹底的改變,戰線清楚的兩軍對壘式戰爭將很難再出現,未來的最大安全威脅將是潛伏在你我身邊的恐怖份子,而會出現恐怖份子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宗教或宗派的衝突。作者並依第一個論點再度延伸推測,未來的戰場將會成為傭兵的天下,私人保全式的傭兵部隊將會依合約的方式,承攬原本應該由軍方執行的任務。最後作者更大膽的判斷,在冷戰中勝出的美國,終於騰出手來,絕對會以某種方式加強自己在中東產油區的影響力。

作者因此預想了幾種情況,包括美國策動伊朗反對派人士發動革命,推翻何梅尼政府,美軍再以人道救援的方式介入,最後扶植親美的伊朗政府。或是黎巴嫩內戰情勢失控,黎南的真主黨部隊大舉攻擊以色列,雙方爆發嚴重衝突。美軍協助以色列防禦,並且在最後全面控制黎巴嫩,組成親美的新政府,並以此進一步威嚇敘利亞與伊朗等國,間接介入中東地區事務。甚至還推測剛剛統一的葉門有可能會因為宗派與南北部族的歧見而爆發內戰,影響整個區域的安全。較小的阿拉伯國家,如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科威特會因為這樣的情勢而結盟,並組成一個新的阿拉伯安全組織,美國會藉機加入這個組織,以主導阿拉伯地區的安全議題。

作者的這幾項預測在當時算是非常另類的想法,因為隨著冷戰結束,美國國會正高喊著「和平紅利」,不斷的大幅削減美國國防預算,許多觀察家都不約而同的認為美國非常有可能會重回孤立主義,縮減美國在世界各地的駐軍規模。即使認為美國仍然會積極經營海外的少數觀察家,也大都主張美國應該會將戰略重心轉移至西太平洋或南美洲地區。當時思維還停留在冷戰時代的我,對這篇文章也是嗤之以鼻,完全不能同意這篇文章的論點。在翻閱完後就隨手闔上,既沒看雜誌名稱,也沒有看作者的姓名,就離開去找同學打球了。

十幾年後,隨著情勢的推移,結果大家都知道了,作者的預言幾乎一一成真。賓拉登的恐怖攻擊讓美國對外發動了兩場戰爭,近十年來的戰略重心全部聚焦在中東地區。傭兵部隊不止活躍於伊拉克戰場,這些安全顧問公司還承攬許多國家的軍事合約,成為戰場上的新主力。作者唯一說錯的,就是美國介入中東問題的方法,雖然葉門的確也爆發內戰,但科威特的安全受到了伊拉克的威脅,而讓美國為首的聯軍部隊對伊拉克發動了第一次的波斯灣戰爭。後來我對這個作者是無比的崇拜,不止一次試圖在圖書館或網路上尋找這篇文章,看看這個神人級的作者到底是誰,只是因為年代久遠、印象模糊而全無所獲。

我因為這篇文章得到了幾個寶貴的教訓,那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某些現在聽不進去的話,很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見識還遠遠跟不上神人的腳步。此外主流的論述不一定都對,因為這個世界上鸚鵡學舌的人很多,有獨特精闢見解的人很少,但偏偏總是這些寂寞的先知能洞燭機先,預測未來。非主流的觀點不止提供了我們不同的思考點,往往也能讓我們看到事情的不同面向。而這就是這個部落格一直以來所嘗試去做的事,我們向這個世界輸出各種非主流的觀點。我們所說的不一定都對,但是我們希望能讓人去思考、懷疑所謂的「主流論點」到底對或不對。沒有意外的話,接下來的一年裡,這個部落格將會繼續生產各種不見容於主流媒體的非主流文章。

祝大家新年快樂。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