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雖然我的政治立場與某些統派媒體是明顯的不同,不過這並不代表我就完全不看這些媒體的新聞與文章。畢竟「兼聽則明,偏聽則廢」,理解不同立場者的想法,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特別是某個統派報紙長期以來一直刊出一系列的社論,來作為兩岸統一的理論基礎,不管是從「統一論」談到「連結論」,「屋頂架構」或是「球型國家」,「聯邦憲法」還是「一中兩憲」,反正內容就是不脫「化獨漸統」的路線。當然,這就是統派媒體之所以是統派的原因,這也無可厚非。不過有趣的是,在這一系列社論中所不斷提到的「杯子理論」,實在有其邏輯上的謬誤之處。這個「杯子理論」說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子。杯子在,水才會在,如果中華民國這個杯子破了,台灣這杯水也就無法存在了。只是中華民國這個杯子是在一九一一年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而台灣卻早在一九一一年之前就存在很久了。因此這樣子的杯子理論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反而我覺得我的杯子理論還比較有些道理。

我認為台灣是杯子,而中華民國是杯子裡的東西。台灣這個杯子在最早的時代裝過原住民的小米酒,後來又裝了海盜兄弟茶。荷蘭人來的時候裝了荷蘭咖啡,等到荷蘭人走了,又改裝成功牌的武夷山紅茶。成功牌不流行了以後,又改成了滿人口味的北方奶茶。當日本人來了的時候,杯子裡又換成了日式抹茶。最後日本人也走了,杯子裡卻換成了一款從一九四九年就過期的飲料叫中華民國。這款過期飲料讓杯子變的臭不可聞,大家都因為杯子裡的過期飲料逐漸變的不喜歡這個杯子,於是杯子變成了地球村裡的孤兒。更慘的是生產這款過期飲料的隔壁惡霸工廠,宣稱因為杯子裡的過期飲料是他們所出產,所以杯子也是他們的,如果杯子不願意,他們就不惜把杯子打破。那些住在杯子裡,靠著喝過期飲料為生的蚊蠅臭蟲們,一方面很怕害有一天杯子把裡面的過期飲料被倒掉,會讓他們難以為生,另一方面又惶惶不可終日的擔心,萬一杯子真的給惡霸工廠打破了,牠們也一樣會沒有過期飲料可以喝了。所以牠們開始主張不如就把杯子一起送給惡霸工廠吧。

而且這個惡霸工廠還生產另外一種添加了大量工業色素的劣質飲料,讓蚊蠅臭蟲們很喜歡,牠們成天想著未來如果過期飲料真的喝完了,要靠惡霸工廠再倒些劣質飲料過來,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得罪惡霸工廠。最好杯子變成惡霸工廠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可以直接裝上一根管子,連結到惡霸工廠,讓惡霸工廠能源源不絕的把劣質飲料注入到杯子裡。而這大概也就是這一系列社論裡所謂「連結論」的內容,就是希望伸一根管子連結到惡霸工廠,討點劣質飲料來喝。由於杯子是裝這些劣質飲料的地方,所以杯子不能裝別的東西,不然蚊蠅臭蟲們就沒有地方生存了。牠們可不希望杯子裝進不一樣的好飲料,讓杯子重獲新生,更不希望惡霸工廠倒閉,改成生產好飲料的工廠。因為惡霸工廠可是他們未來可以繼續喝著過期飲料或劣質飲料的唯一希望寄託。可憐的杯子就在惡霸工廠旁邊,裝著過期的飲料,臭不可聞,蚊蠅孳生,無法回復以前這個杯子美麗的光彩。

裝著過期飲料的杯子,無法再怎麼努力,也永遠無法擺脫惡臭,還讓生產出這個過期飲料的惡霸工廠有藉口霸佔這個杯子。唯一的一條路。就是直接倒掉這個過期飲料,把杯子好好洗乾淨,讓那些逐臭而居的蚊蠅臭蟲們失去依附的地方,牠們才會選擇離開。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