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覺得台灣的文化部門一直是政客拿來進行政治酬庸的工具。從南到北,從中央到各縣市政府,文化部門幾乎很少是由專業的文化工作者出任。相反的你卻常常會看到政治新聞裡的政客,在抬轎勝選後搖身一變成為文化局局長。甚至是將這個位子酬庸給某些政治人物的小孩,讓他在未滿三十歲時就可以當上文化局局長,政客們對文化工作的輕賤,實在莫此為甚。對這些政客來說,想必是覺得文化工作是最不需要專業,也最不容易出錯的職位,因此最適合拿來當作政治酬庸,好安插自己的選戰幹部,地方樁腳,或是某些政治人物的第二代接班人。這樣的酬庸文化在台灣實在屢見不鮮,甚至已經成為常態。放眼望去,在中央的文建會主委,是專業的文化工作者嗎??在首善之都的台北市,之前的文化局局長是專業的文化工作者嗎??那就更不用說南部那個未滿三十歲的文化局局長了。

台灣的文化政策與執行運作就掌握在這些人手裡,台灣的文化建設長期備受垢病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政客們相當普遍地認為文化這種東西,就是辦辦活動,作作宣傳,討好市民,施以小惠,因此文化建設經費往往被這些政客拿來用在一些放煙火的活動上,根本缺乏長期的建設規劃。或者可以這麼說吧,你要這些一輩子在選戰算計、民調分析中打滾的政客,突然在接任文化部門的主管後,會變成謙謙君子,無私為公的投入很難在短期內看到成果的文化建設中,那實在是太欠缺期待可能性。政客們當上文化部門的主管後,若能尸位素餐恐怕還是好的,最可怕的是他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要利用文化部門的資源,來挹注他們自己或他們老闆的下一場選戰,恨不得將整個文化部門變成選戰宣傳機器。甚至連媒體都習以為常的稱之為「執政掌握行政優勢」,而默許這種公器私用的行動。

你到台灣任何一個地方,研究一下政府文化部門所辦的活動,十之八九都與選戰有關,不是能讓地方首長露臉剪彩,不然就是撒錢辦表演,好收買選民的心。利用文化經費所辦的報紙刊物,也往往淪為政績宣傳的媒介。甚至當文化經費用不夠,還會以舉辦什麼特殊活動為名,再向中央政府伸手要錢,在辦完展覽放完煙火後,所剩下來的就只有滿地的垃圾,而不是對文化的厚植與深耕。台灣人總是感嘆台灣是個淺碟型的移民社會,缺乏深度的文化涵養,卻又放任這些濫用文化部門的資源,鮮有人對這種亂象提出批評。原因也許是因為選民就是喜歡這種華麗但膚淺的活動,又或許台灣的多數文化工作者就是仰賴政府的標案過活,多年來已經形成一個複雜又共生的共犯結構。文化幫閒們關心的是文化預算大餅如何分配,而不是真正有心去思考文化預算是否真的有用到刀口上。

酬庸文化讓這些政客成為文化預算的資源分配者,當然這些政客們就會以這些資源來進行文化酬庸,領著一干文化幫閒們,打著文化為名,進行著他們的私心算計。遠的不說,就說慶祝民國百年的各種活動,濃濃的意識形態讓這些活動變成黨國意識形態的拙劣宣傳,全台灣有誰不知道這與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有密切的關連。酬庸文化下產生的文化建設首長,用文化來酬庸他所效忠的政客,這可以完全不讓人意外,只是花光了一整年的國家文化建設預算,換來的卻只是進一步撕裂台灣社會,說來也真是令人搖頭嘆息啊。這樣的步步算計讓我們看識到了這些文化政客的精明,而之前台北市文化局利用指定市定古蹟之名來捍衛早已經過時的黨國圖騰,則讓我們看到了這些文化政客的不擇手段。南部那位剛剛走馬上任,還不滿三十歲的文化局長,更是台灣這種酬庸文化的極致代表。平日會在各種媒體投書,望之儼然的文化人們,看著政客這樣踩踏文化的尊嚴,不知有何感想。還是正忙著幫腔讀經的妙用,沒時間管這檔小事呢。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