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與某些傳統的綠營政治人物都誤判了情勢,認為兩岸的頻繁交流與經濟利益會化解綠營的支持板塊。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並非如此。兩岸的交流來往在馬政府上任後的這三年達到新高,但是就陸委會的長期追踪調查來看,這個時刻也是台灣獨立意識最高的時候。這個原因可能很複雜,也許是「充分瞭解往往是分手的開始」,也有可能是國民黨越是與共產黨沆瀣一氣,台灣民眾就越感到憂慮所致。但是不論原因是什麼,結果就是如此,這也讓視「國民黨、共產黨、中國極端民族主義」為三合一敵人的新綠營,擁有越來越強的社會基礎。當泛美麗島世代仍然停留在過去的台灣民主化論述中,未察覺新綠營的民主論述早就與過去截然不同時,兩方格格不入的情況就躍然檯面。尤其是新綠營在沒有歷史的包袱下,對於拋棄舊有政治人物並無情感上的負擔。這或許聽來非常殘忍,但是這是民主時代的必然現象,可以長期利用地方派系、特定族群、忠貞支持者而獲取政治利益的政客,才是民主時代最糟糕的現象。

新綠營未來的走向會如何,目前無法得知,但是在這次初選中發揮的影響力,的確已經確立了新綠營將在一定程度上引導未來民主進步黨的走向。去批評新綠營是誰的網軍沒有什麼樣的意義,想去利用新綠營則恐怕需要大師級的網路操作技巧,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樣的網路組織是一個分散的網狀結構,沒有誰是主要的領導者,也沒有誰能一錘定音的指揮新綠營要往那邊走。同時也如我們之前所論述的,新綠營與傳統綠營支持者與獨派團體之間,並沒有顯著的競爭關係,卻往往在彼此認同、主導的議題上相互奧援。而這其實在暗示一件事,那就是綠營的未來政策走向會變的更加難以捉摸。因為過去的政策分析是建立在瞭解政治人物的思考模式,以建立重大政策走向的預警系統。但是當政治人物會受到一個無一定領導人物的組織影響時,你又能分析誰??這樣的情況是好是壞其實見仁見知,從好的一面來看,這代表綠營的政策會變的更靈活更貼近支持者的民意,從壞的一面來看,這可能會造成綠營政策的無法預測性。

在美、中、台的三角複雜關係中,任何一方無法預測的政策往往是緊張情勢的導火線,這一點綠營的新領導人要特別小心,不能為了一時的政治利益而屈服,動輒對重大政策改弦易張,這一點恐怕是新出線的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需要面對的棘手問題,畢竟台灣社會真的沒有我們所想象的那麼理性。軟弱又急於算計選票的馬政府,在重大政策上的搖擺不定,就是一個最壞的示範,也是一個最好的前車之鑑。不過我們比較有信心的是,新綠營反映的直接民意,應該不會讓綠營的領導者對社會情勢產生嚴重的誤判。舉個例子來說,藍營的中國政策論述其實有非常嚴重的邏輯矛盾之處,這反映在民調上的現象,除了台灣意識在兩岸交流越來越頻繁下反而越來越高漲,在對傳統藍營支持者的調查中,也出現一種極為弔詭的情況。旺時的一篇新聞報導中顯示,就算是藍營的傳統支持者中,女性對於國民黨主導的兩岸快速交流,仍然比較有疑慮,在開放中國學生與中國遊客自由行的議題中,女性的反對比率都遠高於男性。

旺時對這種情況的解讀,還是停留在如何繼續「化獨漸統」的思維上,只是我們若來仔細思考這個現象,應該可以歸納出幾個點,那就是藍營的支持者通常對政治較冷漠,女性又比男性冷漠,她們比較保守、比較會考慮家庭價值、教育資源排擠與社會安全的問題,因此藍營與共產黨聯手推出的經濟利益大餅,對於藍營的女性支持者較沒有顯著的效果。泛美麗島世代的政治人物想要以有別於藍營的中國交流政策打開選票市場,其實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突破口,只可惜他們最後不是選擇提出比藍營更為激進的目標,就是怕被藍營媒體扣上鎖國的帽子,而大打模糊仗,好在不排藍的初選民調中得到藍營的支持。但是這兩種策略其實都是追循著藍營的中國政策論述在思考。沒有包袱的新綠營或是新的綠營政治人物應該要有突破性的思維,其實藍營支持者也非鐵板一塊,在一定程度上,反對中國學生來台與反對中國遊客自由行的議題上,新綠營與這些女性的保守藍營支持者的立場是出奇的一致。

權謀一點來說,綠營推出女性的總統候選人,是非常有利於爭取這一塊的。長遠來說,新綠營的發展如果慢慢走向極為內聚化的激進派,其實也不利於產生台灣獨立運動所迫切需要的穩定台派政權。將支持者最大化反而是這種「鬆散式網路組織」最有效的發展方式。可以挖在牆角在那裡非常清楚,關鍵只在於能否跳出過去「黨同伐異」的思維,學著「異中求同」的爭取更多的認同。前者很容易,而後者很困難,新綠營發展的成敗,也取決於是走向前者,最後四分五裂,內鬥不止,或是選擇團結自己,也團結別人的牆角,將整個綠營基礎最大化,這其實值得所有在網上自認為是台派的網友花點時間好好想一想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