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落幕,由蔡英文主席出線,這似乎也代表了泛美麗島世代已經從此成為了過往。這裡說的泛美麗島世代指的是「美麗島事件受難者」與「美麗島辯護律師團」,而這兩個世代在台灣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中扮演了主要領導者的角色。「美麗島事件受難者」是突破台灣獨裁體制的元勳,無論如何其歷史地位不會被抺去,「美麗島辯護律師團」則在其後接手,推動了一連串的政治改革,並且為民主進步黨奠下今日的基礎。只是在這個十倍速的資訊時代,政黨的新陳代謝也快到令人咋舌。從二○○八民主進步黨敗選到今天從重站起來,短短三年內,我們可以觀察到整個綠營的組成結構已經出現許多微妙的新變化,而這恐怕也是蘇貞昌這個擁有三十餘年從政經歷的老戰將,最後會落敗的根本原因。或許這句話在今天來講還有一點點早,但是泛美麗島世代的全面退場卻是一個趨勢,而且將會來的又快又急。

綠營支持者的組成結構正在悄悄的快速改變,反映出來的其中一個重要現象,就是我們之前談過的綠營主流論述權的轉移。這一個現象在這次初選的最後階段更是非常明顯,這一股不受綠營政治人物控制的力量,直接介入初選的程度,甚至成為最後兩方陣營攻防的焦點。不受這股力量支持的一方,稱這股力量為特定派系的網軍,其實這不是故意漠視網路力量的自主性,就是在無奈之中的扭曲與反擊。但是不論你喜不喜歡,這股力量都已經成為了左右綠營未來走向的重要關鍵因素。我們辜且先稱這股力量為「新綠營」,以別過去綠營的傳統支持者。新綠營與傳統綠營支持者的最大不同,在於新綠營通常未親身經歷過蔣介石的獨裁時代,對童年時代的蔣經國時期也沒有很深的印象,但是新綠營雖然沒有像傳統綠營支持者,有那種從獨裁時代走出來的悲情情緒,但是這並完全不代表新綠營會比較溫和。

驅動傳統綠營支持者的力量,在於親眼見過兩蔣專制、國民黨貪污腐敗、族群不公的憤怒,而且由於傳統綠營過去被整個國家機器用盡手段的極度壓制,因此傳統綠營的訴求,通常都帶有很深很濃的悲情性格。但是新綠營並沒有經歷過這個年代,台灣在爆發各種學運的時期,許多新綠營支持者的年紀甚至都還不夠大到去參加靜坐抗議。但是新營綠的凝聚力,卻是來自近二十年來台灣所產生的本土化運動。或許可以這麼說,台灣本土化運動的重要性,在二十年後才逐漸開花結果,因為這個從文化、歷史、族群、鄉土、環保展開的運動,形塑了一批雖然未經過兩蔣統治階段,卻仍然反對國民黨的堅定綠營支持者。雖然乍看之下,新綠營的政治立場與傳統綠營支持者並無不同,但是新綠營認同形成的原因與過程,則與傳統綠營支持者非常的不同。這也一定程度解釋了為什麼新綠營與政治人物的從屬關係會與過去完全不同的原因。

新綠營開始成形時,台灣已經略有民主化的雛型,因此新綠營並沒有在政治人物帶領下去爭取基本人權自由的共同記憶。相反的在台灣本土化運動中成長的新綠營,其政治運動目標往往凝聚於每個社會議題中,這也造成新綠營對政治人物的無情,不認同目標的政治人物皆可淘汰,不管這些政治人物曾經在過去的台灣民主化運動中佔有什麼重要的位置,因為這對新綠營來說,只是書本上的故事,並不是他們親身經歷過的事件。綠營政治人物過去是利用「忠貞支持者」來鞏固自己在民進黨內的發言權,也因此形成民進黨的派系問題,這頗有草莽氣息。但是當新綠營慢慢成為了綠營支持者中的主流力量時,派系式微與傳統政治人物被快速淘汱,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新的綠營政治人物現在如果沒有辦法在每個社會議題中跟上新綠營的腳步,那就很難獲得支持。

更有趣的是,新綠營成長在兩岸交流日趨頻繁的時代,若照一般台灣社會的理論來說,兩岸的交流應該會有利於「化獨漸統」,但是結果卻是剛好相反。新綠營所主張的台獨理論其實比傳統綠營的支持者更具有強烈的反中意識。傳統綠營在那個年代主張的台獨,根源於追求民主與自由,希望能趕走獨裁的國民黨,建立一個新國度,徹底擺脫中華民國這種黨國一體的體制,傳統綠營在當時的兩岸隔閡下,並未對中國有根深蒂固的怨恨,甚至許多老派台獨份子都還左過一陣子。但是在新綠營成長的時代,台灣的民主自由已經逐漸生根,中國的威脅卻一日甚過一日,結果新綠營要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就會自然而然的與反對中國併吞台灣產生了一個堅強的連結。加上國民黨在失去政權後,選擇與共產黨進行第三次國共合作,更讓新綠營痛心疾首。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奪回政權的國民黨、想要併吞台灣的共產黨、加上民族主義高漲的部份中國群眾,就形成了新綠營心中的「三合一敵人」。這樣的焦慮讓新綠營並沒有因為台灣民主化而式微,反而讓新綠營變成了整個綠營板塊中的新一代主戰派。(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