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馬政府積極推動將年底的立法委員選舉與總統大選合併舉行,其背後的政治算計相信多數人都知之甚明。雖然併選可以節省經費與選務人力,同時讓也大家免於分兩次返鄉投票的舟車勞頓,但是也會讓第一次取得投票權的年輕選民減少約五萬人。不過,要將立法委員選舉與總統大選合併舉行,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目前似乎還沒有人提出來討論,不知道在努力規劃併選的官員們,參加公聽會的學者專家,或兩黨的總統候選人們,有沒有先想到「萬一某黨的立法委員在選後因賄選而被判當選無效,而總統當選人又與這位立委屬於同一個政黨,那這個總統當選人是否一併有賄選的問題??」因為合併選舉後,立法委員候選人若以買票賄選的方式動員選民去投票,那收了錢的選舉人去投票時,會一併投出兩張選票,同時選舉總統與立法委員,這也讓總統選舉一定會受到了立委選舉賄選的影響,最後可能會造成總統當選無效的問題。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論模糊了焦點,我們就用「甲政黨」與「乙政黨」為例來談論這件事。假設目前執政的甲政黨在上一次的立法委員選舉中,買票賄選的問題非常嚴重,有數名立法委員最後都因為賄選而被判當選無效定讞。由於上次的選風是如此的敗壞,因此大家也不敢奢望甲政黨在這次的立法委員選舉中,能夠有多乾淨的選風。我們甚至可以推測,這次的立法委員選舉可能也還是會有兩、三個甲政黨的立法委員會因為賄選而被判當選無效。而只要有甲政黨的立法委員被判賄選定讞,那就代表有確定的證據,證明了的確是有選民是收到了甲政黨立法委員候選人的金錢收買,才去投票。那反過來說,就是如果甲政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沒有花錢去賄選,那這些選民就不會出來投票。當這些選民在法院上承認他們收了錢才出來投票,而且一次投了兩種選票,一票選了立法委員,一票選了總統時,那也就形同有證人在法院裡指證了這次的總統大選受到了賄選的影響。那如果甲政黨也同時贏得了總統大選,這個總統選舉過程就有嚴重的暇疪,法院要不要依職權告發,因為這個總統當選人的得票中也有靠賄選而來的選票。

當然,要硬拗的話,也可以拗說「甲政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賄選時,只要求被金錢收買的選民投給自己,並沒有一併要求這些選民投給同黨的總統候選人」。或是在法律的層面,硬拗說這些選民在投票前,收到的是立法委員候選人所給的賄款,並不是總統候選人給的錢,所以他們進投票所時,心裡只想著要投給買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絕對沒有想著要投給同黨的總統候選人,因此欠缺主觀構成要件,不能因此而認定總統選舉也受到賄選的影響。但是這樣的拗法是當全台灣的民眾都是白痴嗎??經歷過這麼多次選舉的台灣民眾,會不知道這些被金錢收買的選民,就是拿了錢才會進投票所投票,如果沒有立法委員候選人的賄選行為,他們根本就不會去投票。同一個收到賄款的選民投給甲政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是犯罪行為,導致這個立法委員被判當選無效定讞,但是投給甲政黨總統候選人的選票就是沒有問題,甲政黨的總統當選有效,這樣的邏輯可以說服眾人民嗎??要知道總統大選與一般的地方選舉不同,與立法委員選舉都有高度的政黨關聯性,遠非「縣長、鄉鎮市長、地方議員三合一選舉」的層級可以比擬的,鄉鎮市長賄選很難說會影響縣長的選舉結果,但是在高度政治性的全國總統大選中,立法委員的賄選問題卻肯定會成為影響總統大選的重大選舉爭議。

一旦甲政黨推出的總統候選人只以些微的領先當選,但是甲政黨的立法委員當選人紛紛因為賄選而被判當選無效,那乙政黨落選的總統候選人是否可以用賄選為理由,提起選舉無效之訴,因為再笨的人都看得出來總統選舉已經被立法委員的賄選行為所操作。就算法院又採信什麼水庫理論,而認定此次大選的總統當選有效,但是這個總統都將永遠無法擺脫賄選總統的污名,台灣社會勢必更為分裂與對立。或者反過來說,若乙政黨贏得了總統大選,但是甲政黨以乙政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涉嫌買票賄選為由,拒絕承認總統選舉的結果,除了發動長期示威遊行以外,還拒絕移交政權。加上因為這次採取合併選舉,將造成看守政府長達四個多月,在執政的甲政黨拒絕承認選舉結果的情況下,這四個月會發生什麼事實在令人不敢想像,到時台灣的政局恐怕會動蕩到無法收拾,甚至可能會完全摧毀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在這個時候來談合併選舉可能造成的重大政治危機,並不是想要危言聳聽,而是想要問一下,規劃這項合併選舉的官員,是否真的作好沙盤推演,還是腦子裡只想著要如何替主子贏得大選,「政局的安定」與「選舉的公平」早就已經被拋到腦後去了。

江宜樺部長是這十幾年來從政的學者中,最會作官的一位,希望台灣這十幾年來好不容易建立的公平選舉制度,不要就這樣毀在江部長手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