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看了這則新聞「許歷農高喊速統,國防部:不贊同」,實在讓人徹底的看明白蔣介石為什麼敗的不冤枉,因為他一手創立的政戰系統根本不管用。這套學自蘇聯紅軍的黨委制度,管的就是軍中的政治思想,許歷農更是當到上將,從總政戰部主任的位子上退休。但是今天我們看到,原來當年的總政戰部主任在軍中鼓吹反共教育時,其實自己心中也是不信的,那你說這樣的政戰系統能有什麼用??蔣介石最後敗於匪諜環伺,軍事機密盡被敵方所掌握,也一點都不令人訝異了。只能說老蔣與小蔣父子反共反了一輩子,抓匪諜抓了幾十年,在今日看來真是無比的可笑,因為被抓的多半不是真的匪諜,但是他們一手提拔的部屬們,在今天卻都搖身一變,成為了促統親共的急先鋒。

在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國家體制裡,是黨指揮槍的,因此軍人並沒有什麼中立性可言。而黨委制度就是確保共產黨可以完全控制軍隊的重要手段。講難聽一點,就像明朝中後期時,那些荒淫無度的皇帝擔心軍隊謀反,所以會派宮內太監去當監軍,隨時打小報告,是一樣的道理。共產黨的軍隊需要這樣的制度,在於共產黨的軍隊效忠的是一個黨,而且這個黨最後通常會變成一個特殊的利益集團,但是軍隊的基層士兵往往來自貧苦的社會底層,思想上的衝突就會發生。士兵們當然會想,我們為什麼要替這群狗官出生入死去打仗,只為了保護他們的利益,甚至還要去鎮壓無辜的百姓。所以就需要有黨委在軍隊中,監視任何把這種不滿說出口的人,以避免不滿的情緒在軍中擴大,同時以各種文宣來進行洗腦,確保軍隊會永遠聽從共產黨的命令。

民主國家比較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原因在於民主國家的總統來自公開的選舉,而且會是由多數公民所支持者當選。在正常的情況下,由於軍隊的士兵也是由公民所組成,所以軍隊中的多數士兵會支持目前的現任總統。同時民主國家通常會強調軍隊國家化,嚴格要求軍隊在政爭中保持中立,甚至規定除非外敵入侵,否則軍隊不能在國家內部進行任何軍事行動。這使得軍隊的任務相對單純,基層官士官與士兵不容易對自己的任務有懷疑,也很容易判斷何者是違法違憲的命令,軍事政變的可能性極低,就算有少數圖謀不軌的高階軍官想要利用軍隊來謀求政治利益,也很難會成功。這也是民主國家通常不需要有監軍,也不需要有政委的原因。軍人就是照憲法的規定走,非常清楚明白,不必再用洗腦的方法來確定軍隊會遵守命令。

台灣的政戰制度是歷史的產物,因為台灣才從獨裁體制走出來二十幾年,保守的軍方又遠遠跟不上社會改革的腳步,連軍人應該退出校園這麼顯而易見的事,台灣卻仍然沒有辦法辦到。而最諷刺的是,每次裁軍都先大砍戰鬥部隊,但是政戰系統與在校園裡的教官卻永遠不動如山。政戰系統的人總會說,他們在部隊裡也作了不少事。但是如果把禮拜四的無聊莒光課拿掉,把政戰系統的人換成真正專業兵科的人來作,相信絕對可以作更多的事。政戰系統長期把持的監察與保防業務,老實說到今天也是只虛應故事罷了,把政戰系統整個砍掉重練,訓練一批真正的監察、保防專業軍官,就算還是一樣效能不彰,那也不會比現在還要差到那裡去吧。至於政戰系統最重要的洗腦業務,大家都知道已經沒效也沒有必要,那就不如全廢了吧。

當然,輔導長們都會說他們對於輔導適應不良的士兵有非常大的貢獻,就像教官會說他們對於訓育學生很有幫助一樣。我們不能否認是有非常盡責的輔導長與教官在認真作事,但是你反過來想,既然轉導適應不良的士兵與訓育學生都是很吃重很重要的工作,那我們為什麼不交給專業科班出身的專業人士來作。比如新設一個心理輔專兵科,由心理系畢業經過專業訓練出來的人來擔任這個工作,相信一定比多數轉導長幹的好,不然大學心理系乾脆全廢掉,大家都去讀政戰學校就好了。而用師大畢業的專業師資來取代教官作學生訓育的工作,相信也會比多數教官作的好,不然師大廢校,大家都要先去讀軍校才能當老師好了。政戰與教官說穿了就是專制時代監視軍隊與監視學校的兩種特殊職業,專制時代結束就應該慢慢退出歷史舞台,讓真正專業的人來做好這些工作。

前總政戰部主任的言行,已經讓整個政戰系統被看破手腳了,國防部是時候開始推動改革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