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抽丁之所以叫抽丁,就是不是用抓的,而是用攤派的,但是這並不代表被抽丁的人就是心甘情願去當兵的。當時的軍閥部隊駐紮在某個地區,往往照例是「就地給養」與「就地籌餉」。講好聽一點,就是與地方上的士紳與富商協調一下,由地方上出錢出力「自願協助」軍隊,看部隊是缺糧開伙,還是缺錢發餉,缺糧給糧,缺錢給錢。如果部隊還需要兵力補充,就由這些士紳、富商想辦法去找人力出來。講難聽一點,就是部隊強要地方上去籌措各種需求,而地方上就花錢買個「秋毫無犯,全境平安」,一般來說比較有道義的軍閥部隊會信守承諾,只要你滿足了部隊開出來的條件,部隊就會較守軍紀。但是如果地方上就是不買帳,還是窮到真的交不出來,那你不給試試看,這些軍閥多的是惡劣的辦法讓你乖乖把錢、糧、兵丁全交出來。

一般來說,不交的結果就是武力相向,部隊也不用真的派兵攻城,只要放任士兵搶劫三天,在姦淫擄掠下,地方上就糜爛到無法收拾。越是非正規軍出來的部隊越愛來這招,甚至許多部隊在被招安收編前就是在幹土匪,搶劫是輕車熟路的勾當。國民黨軍也不是沒有幹過,因為從北伐開始,國民黨軍迅速膨脹,許多部隊都是兼併自其他軍閥手下的雜牌部隊,素質良莠不齊。常常在前方戰事吃緊,後方補給又中斷之時,就是會來這一招。甚至如前文所提及,李宗仁在回憶錄中直指蔣介石排擠非嫡系部隊,讓這些雜牌軍常常無法如數領到全數補給,但是人要吃飯,槍要子彈,打完硬仗要補充兵力,這些雜牌部隊繼續生存下去的手段就是這一招,走到那裡就在那裡「就地給養」與「就地籌餉」。

一但控制地方的部隊提出需求,士紳與富商們就得快去籌措出來。通常就是按財力分配下去,看看一家要出多少,通常錢與糧比較好辦,但是要籌出補充兵丁就是比較棘手的難題了。比較有錢的富庶地區,會由士紳與富商們提供金錢,讓無業的地痞流氓或是窮困人家的子弟來報名,自願從軍的可以領到一筆豐厚的金錢補償,這樣的方法通常是最兩全其美。沒錢的地區,就只好用攤派的,或以家族的人丁興旺程度,或以每村的人口數量來分配,看每個家族要出幾個兵丁,或是每村百口抽一,百口抽二這樣來算,所以才會稱為「抽丁」。被抽到的人通常都是家族中最弱勢,最可以被犧牲的男丁,而在村中抽丁,抽中的人如果有錢,則可以用錢找個人去頂替。反正只要湊齊人數就好,不會去管你人到底是從那裡找來的。這與後來台灣兵役制度為了公平起見,會嚴格審核當兵者姓名身份,避免有錢人花錢找人頂替來躲避兵役的情況,是完全的不同。

這種「抽丁」與「拉丁」惡行極度泛濫的結果,就是百姓視兵如匪,一聞有戰事發生就先逃兵災,而且後方的逃的比前方的兇。因為前方戰事吃緊時,部隊也許還沒有時間勒索起方,但是從前方退下來整補的部隊,要吃要喝要餉要兵丁,那地方上就會首先糟殃。萬一部隊於前方戰敗,游兵散勇向後方潰散,那更是無法無天,直比土匪。在軍閥內戰中是如此,中日十五年戰爭中更是如此,有些國民黨軍惡名在外,甚至被認為比日軍還壞。所以中國的部隊與日軍一樣,通常得不到地方上百姓的支援,因為有能力走的,通常在戰事來臨前早就走光了,否則躲得過炮火也逃不了兵災。最好笑的是到了國共內戰時,百姓一樣逃,共產黨部隊因為天天宣傳國民黨軍像土匪,所以強調自己極為注重軍記,共產黨軍一針一線都不會拿,一粥一飯就不會白吃,所以共產黨軍就去民宅「借糧」,拿著槍把能吃能賣的東西全部拿走,再寫個借據給你,說全國解放後可以憑借據去要錢,這就叫「打白條」。

這種以「抽丁」與「拉丁」而來的部隊,除了軍紀極差以外,戰力通常也是極為低落。試想你如果是被綁架或是被家族中犧牲,心不甘情不願而來當兵的人,你會怎麼想,真為黨為國為領袖而奮不顧身的英勇作戰??或許真的有這樣的人,但是多數的人是千方百計想著要如何活下去,一但有機會就「開小差」,也就是選擇逃兵。對於當時部隊裡士兵開小差,集體玩失蹤,順便盜賣軍用物資以補足部隊欠餉的事,描寫的最生動最深刻的,首推張拓蕪寫的「代馬輸卒手記」以及另外四本續集。這五本書講的故事就是張拓蕪在動蕩時代下被迫當兵,隨著軍隊四處轉戰,常常開小差換部隊的人生記錄。張拓蕪的文筆生動,把每一件辛酸的往事,寫成笑中帶淚,把逃兵開小差時驚心動魄的過程,寫的刺激有趣,更把那個時代下,一個小兵是如何無奈與渺小,為了活下去必需不擇手段的掙扎與勇氣,寫到讓人讀之,每每掩卷不忍。

寫這一篇文章並不是要刻意嘲笑那個時代中的部隊與士兵,而是想讓大家看到活生生的人是怎麼樣捲入無情的戰火中。中國式的戰史,往往記載的只有部隊的番號,與什麼時間發生了什麼事,再加上一些政治正確的歌頌文字。但是這樣的戰史記錄其實是沒有生命、沒有溫度、沒有任何意義的宣傳品。不然就是充滿作者幻想,煽動民族仇恨的小說式記錄。但是其實人都很脆弱,多數的人會選擇努力活下來,逃離那些瘋子與政客所發動的戰爭;但是人也很勇敢,會為了能平安回家,尋找一個容身之地而無所不為。在那個時代裡,被拉丁而來的士兵決定逃兵開小差,可恥嗎??不想為獨裁軍閥賣命,一開戰就潰散烙跑,很可恥嗎??為了籌措回家的盤纏,盜賣手上的軍械,很可恥嗎??趁著戰場上一片混亂,開槍打死當時去抽丁搶糧的可惡長官,很可恥嗎??長官叫你去當炮灰,掩護根本無心作戰的友軍撤退,結果你決定要跑的比友軍還快,這樣很可恥嗎??

這十幾年來我讀了很多的戰史,老實說,我也沒有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