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前一陣子二二八紀念館整修後重新開幕,卻引發了一連串的爭議。因為原本被視為元兇的蔣介石,搖身一變成為了「派兵平亂」、「恢復秩序」、「寬大處理」的英明領袖。在市議員質疑這件事後,館方迫於社會輿論壓力才又連夜進行修改(註一) 。說實話,這樣的改變應該說不令人意外,因為中國國民黨在取回了政權後,當然會一併利用手上的公權力,來爭奪歷史的詮釋權,這也是中國國民黨的老招了。只是如此的明目張膽,手法粗糙又毫不掩飾,也只能說台灣這幾年真的在走回頭路,一切都在倒退中,威權專制的幽靈其實並未真的遠去。看來不久以後,台灣高中生坐在教室中搖頭晃腦背四書五經,歌誦偉大領袖的畫面,應該也已經近在咫尺了。雖然說歷史不論在課堂上,還是在網路上,都是極其冷門的領域,也只有這個壓根不在乎人氣流量的部落格,會專門愛扯這些陳年往事。但是看著中國國民黨執政後,如此迫不及待的染指歷史、文化教育,那你還能說歷史不重要嗎??

我們可以很容易明白為什麼在學生的求學階段要讀英文、中文、數學、物理、化學、地理,因為這些知識對我們未來的生活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幫助。但是去知道四、五百年前發生過什麼事,唐朝亡於那一場動亂,明朝開國皇帝又是誰,對多數的學生而言,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但是歷史教育之所以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就在於這門學科,主宰的是一個人最重要的價值觀。歷史課本透過對每一個歷史事件的針砭,來灌輸何為「對」、何為「錯」的意識形態。比如說岳飛不忘反攻故土,被視為民族英雄,岳飛的行為就是「對」的,而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背棄明朝,就被視為叛徒,吳三桂的行為就是「錯」的。同樣的道理,當學生們接受了「國父孫中山11次革命創立了中華民國」,就會視國歌裡的「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為理所當然。認為「中國國民黨的前身同盟會是發動革命的主力」,就不會認為國旗裡有國民黨的黨徽很奇怪。雖然多數的學生並不知道中華民國最早的國旗根本不是青天白日旗。

歷史教育培養的是一個人最重要的價值觀與對整個世界的認知,只要未來的下一代被灌輸的意識形態對自己有利,那何愁未來無法取得天下。你得視孫中山為革命先烈,蔣介石為民族救星,蔣經國為建設台灣的大功臣,你才會在每次大選時乖乖把票投給中國國民黨。但是歷史的真相真的是如此嗎??蔣經國真的清廉能幹嗎??孫運璿、李國鼎真的是台灣經濟起飛的推手嗎??真的挖下去,恐怕有很多事不堪聞問。就像台灣的歷史課本說沈葆楨、丁日昌是清領時代帶頭建設台灣的重要能臣,講的天花亂墜,但是其實只要仔細分析一下他們在台灣所待的時間,就說明了一切。只是這些真相,是無法對抗整個教育體制有系統的全面性洗腦,不信你在路上隨便抓十個人來問,他們都會說沈葆楨與丁日昌對建設台灣有很大的貢獻。同樣的道理,二二八紀念館想要更改展出內容,淡化蔣介石對二二八慘案的責任,其實也是一樣的手法。

二二八紀念館公開回應說「這只是呈現歷史的另一種說法」,實在是狡飾之詞。因為如果只是呈現另一種的說法,那是不是也應該要把「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元兇」的這種說法一起在展覽中並列,讓多元的聲音一起呈現呢??而不是先偷偷摸摸的抹去,被社會質疑後才連夜補上。所以說穿了這就是改朝換代以後,在赤裸裸的爭奪歷史的詮釋權,其背後的意識型態,不言可喻。有趣的是,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長期洗腦教育實在太成功,如果有人提出對歷史的「另一種說法」,往往就會被指為是意識型態作祟,連把台灣地圖轉個方向來呈現都不可以。但是一上了台,就想要獨佔歷史詮釋權來強調自己正統性的政黨,卻也是這個中國國民黨,實在令人不勝唏噓與無比厭惡。那些指責別人是意識型態作祟的支持者,往往就是意識型態扭曲到極致的人。這又讓我想到五都大選的選前之夜,受到煽動要以選票制裁暴力的那些選民,最後看到原來那個場子還有黑道站台保護,利益糾葛牽扯不清時,不知道會不會覺得自己當天趕去投票、說要制裁暴力實在是很白痴。

不過當一個人的意識型態受到長期洗腦,已經扭曲到無法回復正常狀況時,也許他們到今天還在沾沾自喜,自己在五都大選當天用選票制裁了暴力。去到二二八紀念館參觀時,還會不忘為蔣介石派兵來台恢復秩序、寬大處理而感動不已。

 

註一:市議員簡余晏在部落格公開質疑這件事以後,館方立刻連夜修改展覽品的說明文字,補上之前沒有的大標題,並指稱這是採「兩面對比的手法」來呈現不同的歷史觀點。也重新加上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原兇的簡介說明。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簡余晏議員在部落格的照片,來比較與目前展品的異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