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拾零】李宗仁回憶錄節選!《三》
【讀史拾零】李宗仁回憶錄節選!《四》

是說在前文提到蔣介石如何排擠非黃埔系的部隊,並放任袒護黃埔系軍官的驕縱惡行,結果讓非嫡系部隊寒心。最後只顧保存實力,不願認真參戰,甚至在國共內戰中往往有整批部隊轉而投共。而蔣介石之所以會這麼做,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應該就是對失去權力的恐懼。畢竟蔣介石是從中國國民黨黨內的惡鬥中快速竄起的,非常明白掌握軍權才能擁有政權。因此往往機關算盡、不擇手段的來掌握部隊。這除了在後來的軍閥內戰中,以大量金錢來收買離間敵方將領、或反過來以同樣的方式鞏固己方將領的忠誠度以外,蔣介石往往還直接介入基層部隊的指揮系統,並且在用人方面只強調對自己的忠誠,而不考慮其私德與能力。

(前略.)戰時我方指揮系統的毛病亦多。最重大的一個缺點,便是蔣先生越級親自指揮。前已一再提及,蔣先生既不長於將兵,亦不長於將將(註一) 。但是他卻喜歡坐在統帥部裡,直接以電話指揮前方作戰。抗戰時,他常常直接指揮最前線的師長,抗戰後對共軍作戰,他竟然連團長也指揮起來。他指揮的方法是直接掛電話,或直接打電報,故戰區司令官甚至集團軍總司令與軍長都不其事。有時一軍一師忽然離開防地,而前線最高指揮官還不知其事。但是蔣先生的判斷既不正確,主張又不堅定。往往軍隊調到一半,他忽然又改變了主意,益發使前線紊亂。蔣先生之所以要這樣做,實在是因為他未做過中下級軍官,無戰場上的實際經驗,只是坐在高級指揮部裡,全憑一時心血來潮,揣測行事,指揮系統就亂了。 (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752頁中段。)

李宗仁的批評非常直接而尖銳,痛陳最高統帥直接介入指揮基層部隊所發生的種種問題。蔣介石這樣的作為,很重要的一點,就在直接控制基層部隊,以避免自己的軍權被高階將領所架空。但是這樣卻也讓前線作戰部隊出現了事權不專一的問題。古諺云「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其實就在防範這種情況的發生。但是將在外時敢不受君令,是要最高統帥與高階將領之間有極高度的信任,但是當時的中國,這些在外作戰的戰區司令在幾年前都還是彼此殺到血流成河的敵人,所謂的互信是完全蕩然無存的。以李宗仁為例,身兼第五戰區司令長官,但是卻還是桂系軍閥的掌門人,在幾年前的中原大戰中才公開與蔣介石為敵,兵敗後遁入兩廣,繼續與蔣介石的南京政府周旋,一直到中日十五年戰爭中期的第二次淞滬會戰前後,才加入蔣介石的抗日陣營。這樣的將帥關係能有多少互信。而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許多的高階將領身上,也使得中國對日戰爭的情勢,是更加的糜爛不堪。

他 (指蔣介石)所喜歡的常是「國人皆曰可殺」的人,其人聲名愈狼籍,愈得蔣先生的歡心,因為他愈不敢脫離蔣先生的左右,而蔣先生也愈可以向其市私恩。例如抗戰期間在河南徵調民工,徵發糧秣,視民命如草芥,搞得聲名狼藉的湯恩伯,便是蔣先生的心腹愛將。後來湯在河南吃敗仗,在重慶的豫籍參政員恨不得殺之而後快。鬧得不得開交之時,蔣先生不惜親自出馬,到參政會解釋說,湯是聽他的命令行事,一切責任由他來負。參政員固然無可奈何,湯恩伯則感激涕零,愈要向他個人效忠了。(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789~0790頁中段。)

蔣介石重用過許多爭議人物,如宋子文、陳立夫與陳果夫兄弟、陳誠、湯恩伯等人,這些人的社會風評並不是非常好,甚至有些人也是蔣介石政權在中國飽受攻訐的原因之一。但是也許這就是帝王心術吧,李宗仁一語道破蔣介石重用這些人的原因就在於這些人不可能背叛蔣介石。原因在於這種人離開了蔣介石,會很難有容身之地,除了將失去原有的權勢,變的一無所以外,蔣介石的政敵受制於社會輿論的壓力,也不敢招降納叛重用這類人。往好的方面講,這讓蔣介石的統治集團變的極為團結堅固,這些人都會誓死效忠蔣介石,但是往壞的方面講,這也讓蔣介石的統治集團背負了貪污腐化的惡名,最後失盡民心。而這似乎是古往今來獨裁者必有的弊病,蔣介石也不例外。

(前略.),但他(指蔣介石)就是這樣褊狹的人,斷不能看一位他不喜歡的人擔任副總統。他尤其討厭對黨國立有功勳,或作風開明在全國負有清望的人。記得以前當台兒莊捷報傳出之時,舉國若狂,爆竹震天,蔣先生在武昌官邸聽到街上人民歡鬧,便問何事。左右告訴他說,人民在慶祝台兒莊大捷,蔣先生聞報,面露不愉之色,說「有什麼好慶祝的??叫他們走遠點,不要在這裡胡鬧。」蔣先生並不是不喜歡聽捷報,他所不喜歡的只是這個勝仗是我打的罷了。戰後我 (指李宗仁)在北平,因為作風比較開明,頗得全國清議所重,又觸蔣先生的大忌。(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789頁中段。)

蔣介石從軍閥惡鬥中起家,中國國民黨黨內排在他前面的大老,用十根手指頭也數不完,更別說中國國民黨之外的社會領袖與各方賢達。蔣介石後來能爬到這個位子,除了說「時勢造英雄」以外,幾分的好運氣也是非常重要的關鍵。蔣介石大概自知這一點,因此對於強調自己的正統接班地位是異常的執著,這也是後來孫中山能鹹魚翻身變成國父的主因。這樣的蔣介石當然就會特別忌憚社會上有實力、有名望的人物,尤其是很早就加入了中國國民黨,還自稱「真正領導北伐打勝仗」,開口閉口都是總理孫中山,以三民主義信徒自居的李宗仁。李宗仁在中日戰爭結束後,不理蔣介石的反對,執意要參選副總統,更讓蔣介石感到芒刺在背。於是蔣介石硬推孫科出來競選副總統,希望逼退李宗仁。但是李宗仁也不是省油的燈,硬是擊敗孫科而當上副總統。後來蔣介石因國共內戰的失利而被逼下野,就是由李宗仁來接任總統一職。但是蔣介石名義上下野,卻未交出黨政軍實權,兩人為此展開另一次惡鬥,最後國家情勢終至糜爛不可收拾,蔣介石敗逃到台灣,李宗仁則遠遁到美國。

孫科正式宣布參加競選以後,果然聲勢浩大。CC系(註二)所控制的各級黨部以及蔣先生所直接領導的黃埔系,利用黨部、黃埔同學會以及其它黨政軍各機關為基礎,向國大代表們威脅利透一時俱來。派人直接或間接向各國大代表分頭接洽,凡投孫科票的,要錢有錢,要官有官,其不願合作的,對將來的前途必有不利影響。(中略.)因此凡可動員活動的機關,如黨部、同學會、政府機關、憲兵、警察、中統、軍統等一齊出動,威脅、利誘、勸告更變本加厲。(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下冊0795頁後段、0797頁中段。)

相信很多台灣人看到這一段時,都會感到無比熟悉,因為到了今日,情勢也還是差不多。從上屆立委選舉、縣市議員選舉結束到現在,有多少人已經因為賄選被判刑,但是也未見這個政黨道歉與反省。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方法一直有效,實在沒有反省的必要。而且通常被抓到的都只是冰山一角,合理推測有更多人也是以賄選的方式當選,並且還繼續逍遙法外。賄選的、偷情的、黑道出身的、掏空別人公司的、選前之夜還要請大哥來站場子的,全在這個黨裡當民意代表。相信蔣介石若在地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萬分欣慰自己的徒子徒孫能繼承衣缽。

 

註一:「蔣先生既不長於將兵,亦不長於將將」,這裡的三個將,前二個是當動詞用,第三個是當名詞用。白話翻譯就是「蔣先生既不擅長於指揮掌控部隊,也不擅長於指揮領導將領。」

註二:CC系,中國國民黨內以陳立夫、陳果夫為首的重要派系之一,因掌握情報機構且受蔣介石重用而權傾一時。名稱的由來,一說是因為以中央俱樂部(Central Club)為對外活動的名稱,故稱CC系。另一說則以陳氏兄弟的英文縮寫姓氏為名。在當時有「蔣家天下陳家黨,宋氏姐妹孔家財」之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