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飛彈系統是台灣的強項,也是國防資源有限的台灣,最能以小搏大的項目。這從過去的天弓防空飛彈、天劍空對空飛彈、雄風二型反艦飛彈、雄風三型反艦飛彈,甚至到雄風二 E 型巡弋飛彈,就可以看出台灣是以飛彈系統來推動國防自主的發展脈絡。但是在這一連串發展中,卻獨缺反裝甲飛彈系統。也許這是因為過去的作戰想定中,是依「制空、制海、反登陸」為優先順序的,而陸上反裝甲作戰又次於反登陸作戰,因為過去總是認為敵方必需要佔領深水港,才能運送中型、重型裝甲車上岸。這樣的建軍思維不能算錯,只是長期重視海軍、空軍的發展下,陸軍的發展卻往往被忽略了。

反裝甲飛彈系統並沒有非常高的門檻,依台灣的能力要自行研究這樣的武器,應該不是難事。在過去的展覽中,也出現過國造的單兵攜行反裝甲武器,是採拋棄式的設計、光學瞄準,應該也具備有一定的夜視能力。但這個計畫後來卻再也沒有下文,似乎也沒有受到重視。由於沒有足夠的資料可以知道這款武器的諸元與細節,因此也無從評論其性能的優劣。但是單從外型與有限的資料來看,這款拋棄式的反裝甲火箭,與西方成熟的反裝甲飛彈,應該還是有一段落差。特別是資料上載明的貫穿能力約為300公厘,遠遠不及RPG-29的強大貫穿能力。而且RPG-29還能在不同狀況下使用不同的彈頭,這一點是採拋棄式設計的國造新型反裝甲火箭所不及的優點。

台灣需要的單兵反裝甲武器,除了要夜視功能以外,能選用不同的彈種應該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為防守部隊除了反裝甲的需要以外,人員殺傷彈也是非常重要的殺手鐧。中國對台灣威脅中,除了海岸登陸的海軍陸戰隊以外,其空降十五軍也是攻台的第一線部隊。在中俄聯合軍演中,空降十五軍也曾經演練了空投BMP裝甲車的能力。這代表反空降部隊除了要面對傘兵的突襲外,敵方輕型裝甲車的火力支援也是未來反空降作戰中的威脅。因此配備給單兵使用的反裝甲武器,若能兼顧反裝甲與反人員的使用彈性,相信對於地面守軍而言,會是極其有利的一種武器。畢竟趕到空降地點的第一線守軍能不能壓制敵方傘兵部隊的集結,是非常關鍵的,若擔任第一線反擊的輕步兵,能擁有一種普遍配發到基層的反裝甲、反人員攻堅武器,這對空降的敵方將是很大的打擊。

一般來說,拋棄式的反裝甲武器,較適合長程運動的攻勢部隊,因為這比較不會有補給不易,空有發射器而沒有火箭彈的問題出現。同時拋棄式反裝甲武器較緊緻的外型,也比較適合長程行軍時攜帶。此外拋棄式反裝甲武器還有一個優點,那就是發射器因為只會被使用一次,因此對於材料的強度、鍛造的工藝,要求都比較低,因此製造的門檻也相對較低。但是拋棄式反裝甲武器的問題也在於只能使用一次,無法替換彈頭種類,在大量配備於基層部隊時,一枚火箭彈就有一組發射器,反而更佔空間。特別是大量配備於守勢部隊的重要據點時,其效率遠不如重覆使用型的發射器,可以用一具發射器,搭配大量不同種類的彈頭。

單兵攜行式的反裝甲武器,在城鎮作戰環境中的價值,在伊拉克戰爭中已經被證明。美軍的裝甲車都必需要加裝鳥籠裝甲以反制反裝甲火箭,而更精密的反裝甲飛彈更是在許多戰役中以小搏大,痛擊敵方的裝甲車或是主力戰車。這種武器可以提供守勢部隊或是較弱小的一方,非常強大的火力。而這樣的價值就是台灣所需要的,因為當陸上戰鬥全面展開時,台灣應該已經失去制空權與制海權了,這時候苦撐待變的部隊,已經很難得到空中或海上友軍的支援,甚至在敵方的空中轟炸下,連己方的戰車部隊或是火力支援車輛都無法自由行動,在只能靠自己的情況下,給予他們足夠數量的單兵攜行式反裝甲武器,恐怕就是最後能不能守住重要據點的關鍵了。

台灣在幾次的裁軍後,地面部隊的數量已經越來越少,如果還不能補強地面戰鬥部隊的火力,那如何進行反登陸、反空降作戰。採購主力戰車是一條路,但是在預算的排擠與未來戰場生存性受到質疑時,台灣也許應該積極去思考另外一個可行的方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