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20101219075344639

是說最近剛好有空,就看了北川景子所主演的新一季日劇。第一集給人的感覺還不錯,是在講日本警方第一次引進了犯罪行為分析與人格側寫的科學方法,以協助犯罪偵查。這樣的題材美式警匪劇集裡非常多,但是以這種題材為主題的日劇倒是頗為新鮮,也讓人佩服日劇敢於挑戰新素材的勇氣。不過有趣的是,如果常看警匪影集,就會發現日本的警匪影集與美國的警匪影集在某些地方有很大的不同。最常見的就是戲中的橋段,日本的警匪影集一定會批判日本的官僚主義與僵化的階級制度,相信看過超經典日式警匪影集「跳躍的大索搜線」的人,都會很清楚我在說什麼。而美式的警匪影集則一定會出現管轄權之爭的戲碼,聯邦探員與地方刑警對於案件屬於誰,都會有一番爭論。聯邦探員會虎視耽耽的想要接管案件,而地方刑警必需要在這票聯邦禿鷹找到法源拿走他們的案子前,把兇嫌逮捕歸案。國情與文化的不同,讓這兩國的警匪影集也有著截然不同的風貌,卻讓人不禁想到,如果台灣也拍這種警匪偵探劇,那橋段可能會完全與眾不同。可能案子一開始時都是先試圖吃案,真的吞不下去了,才由各單位互踢皮球,互指對方才是管轄單位(笑)。

美國影集的對白都是這樣的:

美國地方警局的主管:「這是我們的案子,還沒有你們聯邦調查局的份,別想在我的地盤上搶功,給我滾遠一點。」

台灣如果也有警匪的影集話,對白應該是這樣的:

台灣地方警局的主管:「這本來就是你們中央應該要負責的,怎麼可以把一切責任都推給我們地方警局?把燙手山芋丟到我們這邊來。」

特別是美國警匪影集裡,常常會出現一個犯罪集團有很多單位在調查,結果有的單位太急著動手抓人,讓長期佈線的其它單位功虧一籄,這時候就會出現各單位互嗆的戲碼。

美國警匪影集的互嗆對白

負責案子的警探:「你們這些王八蛋,知道我們佈線佈多久了嗎?你們有線索也不提供給我們,就只知道搶功,你們今天不把你們掌握的資料交出來,我馬上去燒了你們的辦公室。」

台灣警匪影集的互嗆對白:

負責案子的警探:「你們是吃飽了太閒是不是,要抓人不會先來問一下,我們局長在裡面泡茶也被你們抓走,知不知道那裡是議員的招待所,你們也敢去搜索抓人,真是白目不長眼。」

而與美式警匪影集作風完全不同的日式影集,對於警察階級問題通常著墨的非常深,動不動就是資深警探看不起剛入門的菜鳥警探,或是在第一線的警探看不起在擔任刑事鑑定或是資料分析的專業協助人員。特別是「跳躍的大索搜線」這部非常成功的影集裡,屬於警察部門菁英的搜查一課,對於地方警察是非常不屑一顧,每次有案件發生,中央的搜查一課進駐後,地方的警察就只剩指揮交通、維持秩序、泡茶打雜的工作可以作,讓地方警局的青島巡查部長萬分的不爽。然後就會出現這樣的對話:

日本警匪影集的對白:

高階警探:「你們地方警察懂什麼搜查工作,給我出去協助指揮交通。困難的工作交給我們搜查一課就好了。」(驕傲貌)

台灣警匪影集的對白:

高階警探:「這本來就是你們基層員警要處理的事,怎麼會推到我們身上來。每個地方警局都這樣幹,我們不就作到死。」(無賴貌) 

於是青島巡查部長只好一邊打雜,一邊熱血十足的私下進行調查,同時對於手上的小案件也不放棄,與在竊盜組的同事、騎著腳踏車巡邏的最基層員警,一起維護著轄區治安,伸張社會正義,就算會得罪整個官僚體系也在所不惜。

日本警匪影集的報案對白:

青島巡查部長:「就交給我吧,我一定會逮捕犯人,就算是再小的案件對我來說都一樣的重要。」(握拳)

台灣警匪影集的報案對白:

某派出所巡佐:「小姐,妳確定要報案嗎?這麼小的案件也報案會很麻煩喔。開三聯單也不一定會破案,反而增加妳的困擾。就先備案好不好,我保證會幫你處理啦~~~」(攤手)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國情不同吧。我們看到美國的每一個地方行政單位是如何的保護自己的權利不受聯邦政府的侵犯,也可以看到日本社會是如何的階級鮮明。北川景子的這部新警匪影集,也一樣圍繞在這樣的議題上發揮,頑固守舊的日本警察系統對於新的科技與犯罪理論並不怎麼接受,這也使得這個團隊必需要更努力來得到長官的認同。這部日劇的首集長達二個小時,可見其企圖心,可以算是本季的強打吧,實在頗令人期待未來的發展,也推薦給喜歡警匪影集的朋友們。此外,以上的設計對白只為搏君一笑,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