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本來應該要繼續寫李宗仁回錄節選或是台灣主力戰車的選擇,只是看到電視新聞上排山倒海在報導建國百年慶典的事,讓人有點感傷。覺得歷史真是一種很無情的東西,因為「真相」從來不是構成歷史的主要原素,當權者的詮釋、政治利益下的扭曲、掩蓋醜事的刻意遺忘,才是最後寫在教科書裡的「官方版本」,這一點似乎各國皆然,差別只在民主化國家有著作講學的自由,因此有學者可以提出不同論點,開放的教育體系也容忍學生去質疑課本上講的故事。而獨裁國家或像台灣一樣的偽民主國家,就會不斷想著如何以「一綱一本」、 「控制媒體」來達到鞏固謊言的目標。

中國網路上有一句流傳很廣的話,說「千萬不要低估執政者的兇殘,千萬不要低估學者的無恥,千萬不要低估人民的愚昧。」實在說的非常好,也一語道盡這整個犯罪結構的生態鍊。政府是首謀,學者是幫兇,而人民原本應該是受害者,卻因為愚昧無知而輕信謊言,支持扭曲事實的政府。舉個例子,有學者說中日和約裡,明確的載明了日本政府將台灣的主權交給中華民國。可是去查了半天,就找不到那一條寫說「日本國放棄台灣主權,並將台灣主權移交給中華民國」。很謎的歷史問題不是嗎??那為什麼中華民國號稱戰勝國,卻沒有去簽舊金山條約,最後趕在舊金山和約生效的同一天,簽這個中日和約。這其實很複雜,忙著去看跨年煙火秀,慶祝民國百年的人應該不會想去知道,歷史課本也沒有教,於是整個故事功德圓滿,政府、學者、人民的三角關係穩定的組合在一起。

只是你也不能去苛責人民為什麼不願意去探究真相,因為人民很忙的。單身的要忙著找對象結婚、結婚的要忙著賺錢養家、工作上的種種壓力、要付的帳單一大堆,油錢健保費什麼都要漲,偶而可以忙裡偷閒去吃頓大餐,看個電影,已經算是奢求,那裡還有精力去管什麼狗屁中日和約寫什麼鬼。再說了,這幾年真的深深覺得歷史這種東西,是要有一些人生的閱歷才能看得懂其中的人性爭鬥與陰謀算計,很多以前看書時百思不得其解的東西,長大出社會有歷練過後,就都想的通了。這也難怪熱血的都是青年,因為他們思慮比較不成熟,用點手段就可以輕易哄騙。這一點在資訊被完全控制的社會特別明顯,以中國為例,那些支持共產黨的民族主義狂熱份子,被泛稱為「憤青」,那些社會經驗不足又頭腦發熱的青年,當然是詐騙集團最好下手的目標。

很久以前讀不太懂「華北特殊化」為什麼會獲得很大的支持,一方面很多文獻資料顯示當時許多中國人希望與日本一戰,但是很多在華北的中國人卻想要選擇自治,完全脫離中華民國。在幾年後台灣社會變的藍綠光譜鮮明,突然間就非常能夠理解當時主張「華北特殊化」的那些人心中在想什麼。國民黨一直以中華民國的肇建者自居,但是以前讀書時卻有看過一些不同的觀點,在清末主張君主立憲的人物與北洋新軍中的許多將領,他們也都認為自己是中華民國的肇建者。許多立憲派甚至認為他們對建立共和的付出,比那些成天只想著武裝奪權的某些革命黨暴亂派還要多上百倍。北洋新軍中的許多人也認為他們才是壓垮清廷的真正力量,沒有他們選擇襄贊共和,你武昌起義再搞個一百遍也是枉然。這還真的印證了那句話「成功有一百對父母,而失敗是孤兒」。

所以說很多「想當然耳」的事情,其實真相都不是那樣。看著政府的兇殘與學者的無恥,小老百姓又能怎麼樣,也許不要再繼續受其擺布的方法,是保有一顆事事懷疑的心吧。已故的作家柏楊在他的歷史相關著作中,不斷強調懷疑精神的重要,甚至他說「即使是柏楊講的,你也不要完全相信。」能說這一句話也算是柏楊最令人佩服的地方。這兩年來「假圖天國」的許多文章都引起很大的爭議,罵我是無恥騙子的人沒有上千也有八百吧。其實我說的也不一定都對,既然你連柏楊都不應該完全相信,那更不應該隨便相信我的話。重要的是,我提供一個不同的面向與觀點,讓人可以跳出過去台灣教育系統所給予你的那個框框。不信我沒有關係,也許有一天人生的「坎站」到了,你會拍著大腿說「啊~~我知道那個假圖天國寫的那篇文章在講什麼了。」那我也就功德圓滿了。

雜文一篇,敬祝大家新年快樂。附上中華民國的國旗五色旗,記念那些在一百年前能捐棄成見,選擇襄贊共和的君主立憲派與北洋新軍們,為了立憲與理想而付出自己青春、放棄自己的利益、甚至犧牲生命。雖然最後這個國家的發展並不盡如人意,但是勇於開創新時代、建立新國家的精神,還是令來者萬分欽佩的。

 

200910090927106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