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生活在台灣,你想要辦手機,有好幾家的業者可以選,對這家的服務不滿可以換另一家。你想要申請寬頻網路服務,那選擇就更多了,除了傳統的 ADSL以外,現在還有光纖的、有線電視電纜的、甚至無線的,同一種上網方式還有數家業者在競爭,各種優惠方案琳瑯滿目,政府也不用太擔心有什麼不肖業者提供爛服務,因為爛業者自然在市場競爭中很快被淘汰。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你都有太多的選擇,唯一的例外就是有線電視系統服務,在台灣的絕大多數地方,你都只有一個選擇。就算你家的系統業者常常斷訊、隨便插播廣告、任意調換頻道、塞滿購物頻道、你想看的優質頻道說不見就不見,你也只能含淚「吞下去」,因為你沒有得選。

那為什麼每一個區域都由一個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所壟斷,就要由當年有線電視還是非法服務的那個年代說起。陳年往事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因此省略一萬二千字。重點在於目前各區域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其經營者與有權有勢的地方派系都脫不了關係,背後有議員代表撐腰更是人盡皆知的事。說台灣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是地方派系、財團、黑道的綜合體,雖不中亦不遠矣。當年有線電視系統合法化時,執政者為了擺平搶食這塊大餅的各方勢力與控制地方派系,而作出單一區域只能有一家系統業者的詭異設計,就造成了今天這樣的生態結構,而說這樣的畸型結構就是目前台灣衛星電視亂源之始,是完全不為過。

違憲機關又不獨立的NCC這次祭出撤照大旗,說要懲罰節目廣告化的頻道,同時建立有線電視頻道自然淘汰的機制,其實也是本末倒置。雖然對違憲又不獨立的NCC我們是一點期望也沒有,但是還是要狗吠火車,再談一下要建立有線電視頻道的自然淘汰機制,最好的方法就是開放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的自由競爭。因為現在這些爛頻道能夠屹立不搖,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地方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根本不用去管消費者的觀感,消費者就算再賭爛目前的有線電視系統,也沒有其它的選擇。那沒有競爭,又如何讓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有意願去改善自己上架的頻道內容。

各地方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獨佔每個區域、壟斷市場,完全吃定消費者,他們選擇頻道的標準就是他們與各衛星頻道之間的暗盤交易,而非市場的機制。結果就是有些萬年爛頻道可以永遠佔據在精華位置,那自然淘汰的機制當然失靈。NCC說要建立自然淘汰的機制,從懲處節目廣告化的頻道下手,其實是見樹不見林。在有線電視頻道與有線電視系統業者聯合壟斷下,他們是有持無恐,換個頻道名稱繼續開播,只要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繼續相挺,你又有什麼辦法。東森 S 台不就是這樣搞嗎??節目廣告化又怎麼樣,頻道業者有賺到錢,有線電視業者也有分到好處,這樣的畸型生態就會繼續下去。

違憲又不獨立的NCC裡面都是專攻傳播相關領域的專業學者,怎麼會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懂。只是自稱是獨立機關,卻把主任委員的任命方式雙方奉上給行政院的這票人,揣摩上意應該比發揮專業能力還要厲害許多。地方派系、財團、黑道的結合體是某政黨控制地方大選的重要工具,君不見連選前之夜某地的市議員候選人都要找黑道大哥來押陣,高票當選後還在政黨推薦下再當選副議長,真是「清廉」與「正直」都回來了。NCC有一萬個膽也不敢去處理台灣有線電視生態的根本問題。倒是可以想見NCC下一個動手的對象,應該就是目前高層討厭很久的那幾個電視台了吧。反正連公視都被新聞局給這樣強姦了,想完全控制媒體的黑手應該已經毫無忌諱了吧。

 

PS:陳水扁執政時,不止沒有積極去處理這個問題,甚至還開了政府置入性行銷的惡例,也只能說是作繭自縛。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