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村子裡有戶人家姓羅,羅先生的老婆姓安,家中只有一個女兒。這個女兒長的還挺漂亮的,村中有不少人喜歡她。村中的惡霸姓鐘,這幾年突然發達起來,除了有權有勢以外,還擁有田產萬畝,同時對羅家的這個女兒也垂涎已久,三番兩次找人到羅家提親。羅先生非常動心,主張要把女兒嫁給這個鐘家大財主,但是偏偏他老婆反對。姓安的老婆認為這個鐘家惡霸素行不良,女兒嫁過去一定受到欺凌,因此堅決不答應。羅先生非常生氣,罵他老婆不懂事,說鍾家大財主那麼有錢,女兒嫁過去一定錦衣玉食,坐擁華廈,怎麼會受委屈。但是他老婆就是認為羅先生這就是在賣女兒,氣的與羅先生大吵一架。羅先生聽到他老婆罵他賣女兒,更是火冒三丈,指著他老婆罵到:「我難道不愛這個女兒嗎??我也是從小看著他長大,今天還不是想讓女兒過好日子,才想說把她嫁給鍾家大財主,我這是害她嗎??憑什麼說我是在賣女兒。」羅先生的全套說詞請詳見這裡。

其實羅先生說的也沒有錯,羅先生也是愛他女兒的,只是他認為對他女兒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女兒嫁給村中的大財主。雖然這個大財主聲名不佳,但是這個大財主好歹也是遠房親戚,又有錢有勢,女兒嫁給這個大財主那是一定會享盡榮華富貴。羅先生自認為他愛這個女兒,其實也是肺腑之言。但是他的老婆認為婚姻中最重要的還是彼此恩愛,為了物質上的享受而結婚,嫁給素行不良的村中惡霸,說不定以後遭到家暴,那就算有錦衣玉食,也只是比較豪華的監牢。特別是這個村中惡霸發跡的方式走的也不是什麼正道,說不定未來會暴起暴落,嫁過去的風險實在太高了,因此才會罵羅先生嫁女兒的決定是在賣台賣女兒。平心而論兩人的出發點也許都是好的,但是關鍵的歧異在價值觀的不同。羅先生認為對女兒好的方式,在別人看來是在推女兒入火坑。羅先生認為鐘家好歹是遠房親戚,怎麼樣都會照顧自家人,但是別人卻指證歷歷,這個鍾家大財主打殺自家人的兇殘紀錄,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羅先生永遠不會覺得他在賣女兒,相反的他也堅信自己是深愛這個女兒的。這是價值觀問題、是認同的問題。羅先生已經認定「讓女兒與鐘家大財主在一起」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因此所有的行為也都因此被自己合理化。把國旗從景福門上塗掉,是十惡不赦,但是中國高官來時,把國旗收起來就是權宜之計,是為了兩岸未來的發展。很多人說這是兩套標準,其實這是一以貫之的思維,因為「讓女兒與鐘家大財主在一起」就是他們愛台灣的方式,在這個前題下,國旗也就不是什麼大事了。此外羅先生對於別人指控他們賣女兒非常敏感,也往往氣憤不已,在鐘家人沒有看到的地方,一定會急忙著把國旗拿出來招搖過市,以減少賣女兒的閒言閒語,甚至還整天跳針式的不斷說著「國旗原本在哪裡,就是在哪裡」。不長眼的人,不知道羅先生與他的馬老闆最大的心病就是被人家說賣女兒,還在家中當長工,就先去忙著去巴結鍾家大財主,還讓左鄰右舍指指點點,肯定被羅先生與他的馬老闆拖來痛揍一頓。國史館館長太白目而被弄下台,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拍馬屁拍到馬腿上,被踹一腳又能怪誰。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