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我這個人平日是很少口出穢言的,但是今天真的很想很想很想用髒話罵王建煊,因為王建煊竟然公開說大學生去打工「笨死了」。養尊處優的王院長大概已經不食人間煙火太久,每天忙著玩枕頭,完全不知道人間疾苦,不知道平凡家庭小孩唸大學是多麼大的壓力。以為全台灣的小孩都是像他們那一掛的人,老爸不是黨國高官,就是軍頭大帥、不然就是家中有五家砂石場,岳父是政壇權貴,才算是有認真讀書的青年才俊。別人家中兩代公務員,小孩是要去打工賺學費,真是笨死了。有人家中也是兩代公務員,但是有百億資產,可以不用當兵早早出國唸書,要這樣才算是聰明選擇嗎??王建煊這幾句話,其實完全可以看出他心中的階級歧視心態,本來想要罵他,因為我在唸書時就是一路打工的那種人,但是一轉念,覺得這種人已經讓我不屑談他,台灣能讓我鄙視到種程度的,王院長大概是第一人吧,只想跟他說「你的話讓我明白了我們的價值觀完全不同,更確定了我們不會是同一國的,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幾天前看到林火旺在某台的新聞談話性節目中,談到了美國的政黨之爭是一場理念之爭,但是台灣的政黨之爭,卻流於藍綠互鬥。但是我並不這麼覺得,因為其實藍綠的立場不同,說到底也是理念的不同。以兩岸政策來說,爭執的是「經濟利益」重要,還是「對等尊嚴」比較重要。藍營的立場認為是有錢賺就好,尊嚴不是那麼重要,但是綠營的立場是尊嚴很重要,不可以為了看眼前的一時利益,而出賣國家的主權。相信多數的台灣人也都很清楚藍綠兩個陣營的不同立場與論述。那講白一點不就是藍營的價值在「利益」,綠營的價值在「尊嚴」。當藍營在鼓吹為了錢就可以出賣尊嚴時,你們又如何去譴責援交賣淫的女學生,因為這很符合藍營的價值觀論述啊。我因為反對這種價值觀,所以才對藍營的政策有所質疑,這又如何不是理念之爭??

王建煊的這種談話,一樣是在論述一種我無法認同的價值。對我而言,大學時打工賺錢,減輕家中負擔,是一種認真、孝順、負責的表現,但是王建煊卻認為這樣笨死了。在藍營中被視為道德指標的王建煊,認為一切還是應該以利益為出發點,大學是投資自己的時代,什麼都不要管,自私自利的努力唸書才是聰明的選擇。王建煊這樣的價值觀實在讓人無法苟同,因為對我們而言,受教育同樣重要的是人格的養成。在人生求學的階段,學會悲天憫人,關懷社會,同情弱勢,獨立自主,學著關心自己的家庭,這是與讀書一樣重要的事。不然就算讀了滿肚子的書,但是自私驕傲、只會以道德標榜自己、嘲笑歧視弱勢家庭的人,那對社會又有什麼用。但是王建煊似乎並不是這樣的想的,因此我們的看法是如此的南轅北轍,對教育的方向也有很深的歧見,而這當然也是理念之爭。

很多時候是很希望可以彌平藍綠之間的爭鬥,但是有時候這些人的發言,又讓我們清楚的看到,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去放棄我們的理念,這是生而為人的價值觀。也許有人為了錢可以不擇手段,就算尊嚴被放在地方踐踏也無所謂,也許有的人習慣自私自利,喜歡嘲笑窮人與胖子,更有些人就是愛攀附權貴,看到富家公子就認他為一定是品性良篤,愛家愛老婆,也不問他們家是如何的臭名在外。這當然都是每一個人的選擇,但是這決不會是我們的選擇。而這也注定了我們要與那些人永遠對抗的原因,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嘛。我們相信的價值,對他們而言是「笨死了」的事。對這群權貴出身的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好爸爸、好岳父的政府官員而言,他們不可能也不會去瞭解基層社會的吶喊與需求,也難怪他們追求的是大財團的利益、家族的利益、個人的利益,而不是社會的公平與正義。這樣引起的社會對立,難道還不是理念之爭嗎??

王建煊的這番發言,其實就是在撕裂這個社會,鼓動階級對立。那些有利於財團的政策,又何償不是一樣在讓這個社會繼續走向對抗。那些媒體對那些權貴子弟的吹捧,笑貧不笑娼的節目,難道不也是在摧毀這個社會應該要有的良善價值觀嗎??那既然大家理念如此不同,也不用再多講什麼互相體諒、理性中道、族群融合的屁話,就讓我們分道揚鑣吧。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