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承蒙一個朋友的好意,寄了新版的「李宗仁回憶錄」送我。重讀這個曾經影響中國近代史走向的歷史人物傳記,老實說有些很不一樣的感觸。第一次讀李宗仁回憶錄時,是還在唸書時的某個暑假,算是打工之餘的休閒讀物,那時對中國近代史認識還不深,更未經歷社會艱險、人情冷暖,雖然看完了書,卻還懵懵懂懂,算是有看沒有懂。這一陣子有機會能再讀一次李宗仁回憶錄,算是看懂了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當然,李宗仁藉這本書為自己辯護的意味很濃厚,除了攻訐昔日政敵蔣介石以外,為自己吹噓的部份也常常言過其實。不過如果不以人廢言的話,他有時在書中提到的一些小事,卻也提供了看待那段歷史的全新角度。因此這篇文章沒打算長篇論述李宗仁與蔣介石的恩怨,只是想要摘錄書中的一些片段,那些與台灣教科書不會告訴你的故事。

「再者,當時黃埔出身的中下級幹部與見習官習氣極壞,王家鋪戰後,總司令部曾送黃埔軍校第四期畢業生一百五十餘人到第七軍見習。(中略).誰知這批學生十分驕縱,不聽營長、連長的約束。每屆行軍或宿營時,均任意脫離隊伍,不聽命令。忽而爭先恐後前進,忽而自由停止休息。並覓取舒適民房居住,不受記律的約束」 (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上冊0380頁中段。)

在李宗仁眼中,黃埔軍校出身的軍人,挾蔣介石嫡系的關係,不只不服指揮,而且好逸惡勞。李宗仁不止多所批評,甚至對北伐中蔣介石嫡系部隊的戰力也是評價極低。李宗仁頗有「半數天下是我打下,卻遭蔣介石所奪」的忿概。不過李宗仁會有這樣的傲氣,也其來有自,李宗仁算是一名勇將,在中日十五年戰爭,也就是國民黨版歷史課本所稱「八年抗戰」中,對日軍的唯一一次勝利「台兒莊大捷」,就是李宗仁率子弟兵打下來的。李宗仁對逃的飛快的「友軍」極為不屑,不過在蔣介石的日記裡,對於為什麼在台兒莊大捷中沒有能擴大戰果,卻也認為是「友軍」李宗仁的錯。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有空再來說說。

「中央黨政軍內部,都在醞釀新危機,他們哪有心續去談北伐呢??經過這一段的觀察與談話,我才知道廣州方面對北伐毫無準備。所謂北伐,在廣州真連影子也看不到。(中略).我和蔣先生反覆辯論很久,蔣先生的態度仍是十分躊躇,說起話來唯唯否否,他同意我的見解(指北伐),但是卻強調事實上的困難。」(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上冊0274頁中段。)

中國國民黨誓師北伐,一直被國民黨版的歷史課本視為是蔣介石的革命決心與英明領導,但是屬於桂系的李宗仁可不這麼看。他在書中花了一整個章節在說明,當時剛從政爭中勝出的蔣介石權力並不穩固,根本不想要發動北伐,是他李宗仁親身到廣州,好說歹說,陳明利害,奔走運作,還率先出兵援湘,才促成北伐一事。當然李宗仁不無自吹自擂之嫌,但是從李宗仁的一些客觀敘述也可以看出,當時廣州政府對於北伐是反對多於贊成的。蔣介石對於這段歷史也有他自己的版本。不過小弟我也有一些不同於蔣、李兩人的看法,之前已經初步整理於這篇文章之中,也一併附上以供參考。

在中山離粵之前,廣州已岌岌可危。陳炯明部虎踞東江,有隨時回師粵垣的可能。盤據羊城附郭一帶的滇軍楊希閔、桂軍劉震寰等則把持稅收,恣意搜括,對中山的命令陽奉陰違,其他擁護中山的湘軍、粵軍也都離理想甚遠。粵南欽、廉、高、雷一帶的鄧本殷與申葆藩早已垂涎廣州。即距離稍遠的軍閥如沈鴻英、唐繼堯也莫不有志於廣東。這些人都持中山革命大旗而舞之,時叛時服。而最為腹心之患的,便是駐在廣州的滇、桂軍及商團。所以中山雖名為大元帥而號令卻不出大元帥府所在的士敏土廠。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口述,唐德剛著,遠流出版社,上冊0200~0201頁。)

這就是孫中山離開廣州,北上病逝於北京前,廣州國民黨政府的慘況。孫中山的實際統治區,就只有暫充大元帥府的士敏土廠(註一),出了這個地方,大元帥孫中山的命令只是廢紙一張。當時連李宗仁自己都說,國民黨政府任命他的軍職,只是一紙虛銜,從來沒有給過他一支槍、一毛錢、一顆米,當時李宗仁他自己想要怎麼幹就怎麼幹,根本不受廣州國民黨政府的指揮。孫中山的去逝,這些軍閥是關心的,但是並不是忙著追思,而是如李宗仁所述,是連夜忙著打算要怎樣起兵反叛。

只是沒有想到八十餘年後,某個島上還有監委大人要製片者「不得偏離史實」,不能懷疑「國父逝世,舉國哀悼」的傳說。(未完待續)

 

註一,士敏土廠是清末所建立的新式混凝土工廠,為當時中國南方最大的水泥生產工廠,有自己的辦公廳舍與卸貨碼頭,因為便於防守與停泊軍艦,後來被孫中山當作大元帥府使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