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最近兩天有則非常有趣的新聞,就是監察委員「善意警告」負責舉辦民國百年慶祝活動的主事官員們,要他們對於孫中山的紀錄片不能有「輕挑侮慢」的態度。老實說,監察委員的文章與動作一見報,隔日台灣的新聞評論文章幾乎一面倒的對這件事不以為然,因此也實在不必再多花時間討論這件事情。不過其中有一點倒值得拿出來說說,就是會惹監委大人生氣的一個重要關鍵,乃是作家平路說孫中山「去世時只有地方報紙以一則小新聞處理噩耗」,而監委大人則不以為然的在投書中反駁「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胡漢民接汪精衛來電,謂孫中山於上午九時四十分病終京寓,胡漢民即分飭各大小機關,下半旗七天,並令公安局分飭市內酒樓,即日起停止宴會,市民停業七天,在職人員停業一個月,各機關用藍印一月,兵士及各機關職員纏黑紗一月』。這豈是『一則小新聞』,無人理睬??那時國父不僅掌控粵軍,且已創建黃埔軍校,正積極準備揮軍北伐,統一全國,實踐建國理念,這又豈是『沒有實權也沒有兵力』,『有點憨』的『夢想家」』??」(註一)那到底平路與監委大人誰說的對,這個部落格過去也寫了不少有關孫中山的文章,因此責無旁貸的要談一下這段歷史(笑)。

答案是兩個人講的都是對的。平路說當時孫中山去逝時,只有地方小報以一則小小新聞來處理噩耗,這雖然不中亦不遠矣,因為當時孫中山的處境的確是很艱困的。而監委大人說當時中國國民黨掌握粵軍,還準備揮軍北伐,胡漢民主持的大元帥府(註二)還下半旗,並有各種的治喪活動,這也是事實。只是關鍵在於,監委大人沒有告訴你的是,當時這個大元帥府實際掌握了多少的地盤??而答案是很令人傷感的,孫中山在南方搞了二次的護法運動,局面是越搞越小,二次建立的政府後來都沒有成功。第一次被合作的軍閥們架空擺道,原本軍政府只有一個大元帥孫中山,後來這些軍閥硬搞成七個大元帥的合議制,擺明就是要讓孫中山有名無權,孫中山只好黯然離開。第二次則與合作的陳炯明翻臉,陳炯明與孫中山在廣州市區開炮互轟後,孫中山不敵敗走,蔣中正在船上全程看到孫中山的狼狽相,史稱「國父永豐艦蒙難」。

等到孫中山第三次在南方組成政府時,那真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第一次的軍政府號稱轄有西南六省,第二次孫中山自己幹非常大總統時(註三),地盤只剩下廣東一省。第三次組成的政府,掌握的更只有不到二分之一的廣東,而且另一半還在宿敵陳炯明手裡。陳炯明很想拿回自己的地盤,讓孫中山這個南方政府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當時舉國都看衰孫中山,認為他只剩下不到半個廣東的地盤,陳炯明又欲置他於死地,孫中山這個「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應該轉眼就要幹不下去了。所以監委大人說的是事實沒有錯,當時中國國民黨控制的軍政府是替孫中山治喪還下半旗,只是他沒有告訴你的是,這個軍政府小朝廷所控制的地盤非常小,而且在陳炯明的威脅下,隨時都有可能覆滅。也因此走投無路的孫中山才會選擇與共產國際合作,還因此被孫傳芳這個軍閥罵為「赤孽」。

而且最慘的是,孫中山死前的一、兩年裡,正是吳佩孚最得意的時候,共產國際最屬意的合作對象是吳佩孚,所以雖然孫中山已經宣佈聯俄容共,共產黨員已經在黃埔軍校四處活動了,蘇俄的軍事援助也還沒有開始大批的運往廣州。蔣中正那時還沒有擊退陳炯明、黃埔軍校也還不成氣候,在香港的港英政府很敵視在廣州與共產黨合作的中國國民黨,還拒不讓蘇俄的船隻通過附近水道以進入廣州的外港。少數的蘇俄軍火能送達,都是僥倖逃過英國艦隊的監視,才能成功運到廣州。當時恐怕連蔣中正自己都會不相信,在孫中山死後他會平步青雲,最後還完成北伐。孫中山去逝時,中國國民黨的南方政權正走到日暮西山的窘境,所以平路講的其實也沒有錯,當時媒體忙著報導第二次直奉戰爭後的改朝換代,對於這樣一個看似轉眼就要完蛋的軍閥政權是沒有什麼興趣的。而且還有一點常常被忽略的關鍵,就是中國國民黨的軍政府是在南方,那為什麼孫中山死在北京??

答案就是孫中山與奉系軍閥張作霖、軍閥皖系段祺瑞等人結盟,一起反抗直系軍閥吳佩孚的霸權。第二次直奉戰爭結束後,吳佩孚因為馮玉祥的倒戈而兵敗如山倒,張作霖、馮玉祥、段祺瑞(註四)、孫中山的聯盟終於要騎馬入京城了。孫中山以「受邀北上共商國是」的身份到北京,不過當時他已經病重。加上有兵才有權,第二次直奉戰爭中真正出兵打仗的是張作霖與馮玉祥,兩個人在北京城中喬如何分權分錢,孫中山病痛纏身,又沒有兵力為依靠,張作霖與馮玉祥本來就不太理他,重要的會議孫中山也都因病無法出席,因此難有影響力。最後孫中山就逝世於北京,離南方的中國國民黨小朝廷有十萬八千里遠。而且當時是由胡漢民當家,號稱代帥,孫中山一死,當然就開始上演爭權戲碼,右派的胡漢民與左派的汪精衛立刻鬥到天昏地暗,他們還記得下半旗七天,已經誠屬不易,實在不忍苛責了。

至於監委大人在投書的文章中,又提到孫中山所創設的五權憲法如何如何,為監察權與考試權辯護。其實監委大人這次的表現,就已經完完全全讓舉國上下看到監察權到底有什麼問題了。可謂居功厥偉。

 

註一:引用自監察委員周陽山的投書

註二:寫「大元帥府」,而不是總統府,就知道敝人是有做過功課的吧。當時孫中山第三次組成政府後並不稱總統,而稱「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總統府也因此改為大元帥府。不過不知道有沒有人想過孫中山為什麼弄一個這麼奇怪的職稱??有機會再談這個原因。

註三:為什麼叫非常大總統,很多人背了課本,但是卻不知道答案。那也有機會再來談這個非常有玄機的非常大總統。

註四:早就失勢的段祺瑞,這次雖然能復起,但是其實也只是當個傀倡,真正有兵有權的是張作霖與馮玉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