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短暫過水的沈葆楨要高升離開台灣時,自知還有千頭萬緒的事還沒有處理,因此推薦當時的福建巡撫王凱泰來台灣接手。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王凱泰一到台灣,就不適應台灣的氣候,身染重病,只待了五個月,就在同年10月回福州休養,但是旋及死於任內,也因此王凱泰並沒有在台灣史上留下大名。王凱泰一死,改由丁日昌接任福建巡撫。丁日昌早年是曾國蕃的人馬,很早就接觸到洋務運動,也頗受重用,沈葆楨因為牡丹社事件而以欽差身份到台灣時,留下來的福州船政一職,就是由丁日昌接手,後來福建巡撫王凱泰病故,丁日昌才又再轉任福建巡撫一職。由於沈葆楨的「請移駐巡撫折」,受清近政府採納,改福建巡撫於冬春兩季移往台灣辦公,等到夏秋兩季才回福州。因此丁日昌也於1876年的11月,也來到台灣。

只是丁日昌到了台灣不久後,竟然也一樣染病不起,在台灣只待了五個多月,於隔年的4月返回福州後,沒有多久就離職休養,卸下了福建巡撫一職。傳說中丁日昌對台灣的建設貢獻很大,不只改善吏治,整理財政,還架設了第一條電報線與開辦礦業,還載入台灣教科書裡。不過這條電報線其實還沒有完工,丁日昌就抱病離台,一直沒有真正開通使用。沈葆楨與丁日昌兩個人加起來在台灣的時間,還比不上過去台灣一個義務役士兵的一年十個月役期,但是每個台灣學子,都在歷史教科書中學過,這兩個人是早期建設台灣的重要功臣。更有趣的是,很多人大概都會誤以為丁日昌卸任後,就是由劉銘傳接任巡撫了,因為台灣教科書裡就只介紹了這三個人。但是事實上在丁日昌卸任後,是換吳贊誠當福建巡撫,吳贊誠之後是換裕寬,裕寬之後是換李明墀,李明墀之後是換勒方錡,勒方錡之後是換岑毓英,岑毓英之後是換張兆棟,張兆棟之後才換劉銘傳登場。

那為什麼丁日昌之後的吳贊誠、裕寬、李明墀、勒方錡、岑毓英、張兆棟共六任福建巡撫,都沒有載入台灣的歷史教科書??原因也很簡單,因為牡丹社事件結束後,清廷政府對台灣的建設又開始停頓,總共長達十年的時間,實在沒有什麼好談的。沈葆楨與丁日昌在台灣的時間實在太短,許多他們開始的計畫最後全部人去政息。這要一直到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法軍艦隊趁機進攻台灣與澎湖,並且擊退當時福建巡撫劉銘傳所率領的守軍,佔領基隆,才讓清廷政府又開始重視台灣。在戰爭結束後,清廷政府將台灣改設為新的一省,並由福建巡撫劉銘傳改任第一任的台灣巡撫,原有的福建巡撫改由閩浙總督兼任。劉銘傳總共當了六年的台灣巡撫,加上以福建巡撫的身份,率兵在台灣抵抗法軍的那段時間,算起來應該總共有七年左右。傳說劉銘傳在短短七年間,就把台灣建設成當時中國最進步的一省。

平心而論,劉銘傳的確有些作為,畢竟也幹了六、七年,比幾乎全部時間忙於軍務,在台灣時間又極為短暫的沈葆楨,或上任沒多久就身染重病而被迫離職休養的丁日昌,更有機會為台灣做點事。但是劉銘傳的建設計畫卻也受限於清廷政府的財政困窘,官箴敗壞,有許多建設都無法完成,甚至還因為這些新建設需要大筆的財源,劉銘傳開始重新丈量田地,希望能增加稅收,但是趁機中飽私囊的腐敗官吏,卻引發了中部貧困農民的武裝反抗。劉銘傳接手中斷了十年的革新與建設,是有其貢獻,但是傳說用區區六年的時間,就能將在清領時期近二百年沒有任何進步的台灣,建設成全中國最進步的一省,那劉銘傳不是空前絕後的行政天才,就是其它的中國省份爛到一個無法令人置信的地步吧。

劉銘傳在1891年卸任後再經過四年,台灣就在1895年割讓給日本了。在日本人的記載中,他們接收的台灣是個沒有基礎教育、醫療環境奇差無比、基礎建設幾乎沒有的地方。沒多久日本政府就發現如果真的要認真建設台灣,那將是個超級大錢坑,因此開始出現「台灣賣卻論」,打算把台灣給賣了。只是日本人後來考慮到台灣在海權時代的重要戰略地位,所以沒有真的這樣幹,只能含淚砸錢開始經營台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