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過去台灣的早期歷史分期,多半以「荷佔、鄭墾、清領、日治」為分野。但是有趣的是,有時候有些人也會打死不認自己佔領整個台灣。比如在清領時期,身為東北亞重要貿易航線轉運站的台灣,常常有各國的貿易船隻在台灣東部海域發生船難,當外國水手在漂流到東海岸時,有時會被當地的原住民所劫掠殺害。這時外國的使節要求清廷政府負責時,清廷政府就曾經推說「臺地生番,穴處猱居,不隸版圖,為王化所不及」,意思就是說那不是我的領土,此事與我無關,而且這樣的行為還不止一次,有時還甚至硬扯說「(水手被搶掠的地點) 係生番界內,其行劫兇犯,又係生番,並非華民,該處既未收入版圖且為兵力所不及,委難設法辦理。」(註一)

清廷政府的這種擺爛無賴態度,讓屢有水手在台灣東海岸遇難的美、日兩國萬分不爽。屢次交涉無效後,美國甚至想說既然你清廷政府硬拗說台灣原住民所居住的區域不在你的版圖之內,那我派兵佔領也是剛好而已吧。當時奉派處理船難遇害事宜的美國外交官員,就有如此的動議,只是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而作罷。但是這位官員後來途經日本時,知道日本當時正結束了鎖國政策,頗有向外發展的企圖,加上日本船員也多次在台海遇難慘遭殺害,清廷政府對於日本的抗議也一樣推拖,因此這名官員順勢煽動日本政府攻台,還提供不久前到台灣時所觀察到的第一手地形情報,而這也就是後來爆發牡丹社事件的遠因。因為數年後有八十幾名琉球船員遇難漂流到屏東,誤入當時原住民的牡丹社,又語言不通,多人遭原住民殺害,結果本來就有心攻台,並想確立琉球宗主權的日本政府,就趁此機會派兵進攻台灣,史稱牡丹社事件。

牡丹社事件不只讓清廷政府默認琉球屬於日本的勢力範圍,還驚醒了顢頇的清廷政府,發現了日本的野心與台灣的重要,遂派出沈保楨、丁日昌等人開始積極經營台灣,而這也是台灣教科書對這段歷史的標準答案。那如果有高中生不小心看到曹院士寫的台灣史論文集,在考卷上寫下牡丹社事件發生的遠因,與清廷政府多次不承認對台灣擁有全部主權,進而引發它國的覬覦,那這個高中生的考試成績恐怕兇多吉少。而這就是「一綱一本」的妙處,可以將複雜的歷史事件簡化到只有一個答案,一種思維,一個看法。那學者專家們一邊支持一綱一本,一邊喟嘆台灣學子缺乏思考能力,豈不可笑復可悲。中二病的患者出了書(註二),批評台灣各版本的教科書內容有所出入,並藉以指控台灣的教育有問題,那還情由可原,因為他的年紀見識本來就還沒有成熟到可以理解世事之複雜、人心之叵測。但是本來應該識多見廣,學富五車的資深學者們,卻仍然執意要大開歷史教育的倒車,那就實在令人無比扼腕。

忘了誰說過「歷史從來都不單薄」,意思就是說絕大多數的歷史事件不單單只是有一個簡單理由就能解釋的,甚至幾乎是全民常識的事,通常也遠比多數人所認知的複雜。比如「鴉片戰爭」爆發的背後主因,就不完全是因為鴉片而起,交戰雙方之一的英國,就一直認為這場戰爭是因為不平等貿易而起的軍事衝突,查禁鴉片的問題只是雙方積怨已久後的引爆點。英國的觀點與中國的觀點相差十萬八千里,只是中國的史書教育一向喜歡簡單的答案,「鴉片」二字當然比較容易用來當考試的標準答案。但是如果有一天,有個人去翻譯了英國的史書,兩相比對後發現對雙方同一場戰爭的看法是南轅北轍時,那又該說誰對誰錯??那些學者專家難道還能拿紅筆去把英國人寫的史書畫個大叉叉嗎??

 

註一:曹永和著,台灣早期歷史研究,聯經出版社。本文所引用的兩段清廷文書均出自本書之「清季在台灣之自強運動」一文,第484頁中段。

註二:中二病,請愛用谷歌搜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