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在閱讀曹永和先生關於早期台灣史的大作時,每每對於當時海上貿易已經如此成熟與興盛感到訝異。這不禁讓人想起之前就在這個部落格多次提到的一個系列節目「世界盡頭的光明」。這個由國家地理頻道製播的節目,介紹了幾個幾乎與主流世界隔絕的偏遠文明,節目特別之處在於側重探索這些位於偏遠文明所保留的知識,這些人類在過去發展中遺失的重要記憶與知識,卻被保留在與主流世界隔絕的社會中。印象很深刻的是其中某一集介紹大洋洲上的島嶼部落,這些生活在大洋中的人所保有的豐富航海知識,實在令人驚嘆,遠在現代航海技術發明成熟之前,這些人早就擁有極佳的航海技巧,在大洋中的各島嶼間遷徙與進行長途貿易。其航程範圍之廣,航海技術之成熟,遠遠超過後來學者的預估。

只是這些知識後來被人類社會所遺忘,因為主流世界的科技發展與傳播覆蓋取代了這些過去的知識,結果反而讓以今日科技發展而感到驕傲的人類社會,錯誤的以為過去的人是生活在一個完全無知的黑暗時代。但是事實上,可能是在人類文明開始萌芽之時,大洋洲上的航海者,早就駕著船四處探險貿易,各地的貿易商人在龐大利益的驅使下,早就走遍五湖四海,對於整個世界的知識,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過去有一本很有趣的書叫「1421中國發現世界」,在鬼扯鄭和下西洋時,就已經搶在西方的地理大發現之前,探索完整個世界。書中的立論薄弱,漏洞百出,就不再贅言,但是這本書有趣的是中文版的譯者,因為譯者似乎對作者的論點很不以為然,除了在每章的註釋中不斷挑出作者所犯的謬誤,最後還在本文後面附上了一篇長文,批評作者論點中的矛盾與問題。作者以幾個證據證明哥倫布等人在橫越大西洋時,早就知道大洋的彼岸不是空無一物,事實上當時被列為機密情報的珍貴地圖,早就讓贊助探險的皇室知道大洋的彼岸仍然有大片未知的世界。作者據以此認為是鄭和下西洋時的船隊繪製了這些地圖,但是譯者卻認為這樣薄弱的證據不足以得到這樣的推論。相反的,譯者認為過去的貿易商人、大洋海盜、走私船隊才是更有可能的繪圖者,因為當時從事遠洋貿易的人,追求財富的方法靠的就是消息靈通、勇於冒險,他們才是最有可能早一步掌握了海上機密的關鍵人物。

這又讓人想到曹永和先生的書中,也介紹了不少與台灣有關的古地圖,這些珍藏在歐洲的古地圖,很多都是當時荷蘭東印度公司所繪製的,其實有些都是當時的最高機密,不輕易公開示人。原因很簡單,在那個時代,地理知識就是財富,因為控制航路的人就是控制了海上貿易,而這些海上貿易的利澗都十分驚人,這也才讓這些西方強權,願意橫越半個地球,冒險來到東方淘金,花費鉅資進行地理探測。而如此得來不易的資訊,當然被視為最重要的商業機密,這是現在隨手打開Google Map就能馬上查閱世界各地地圖與衛星空照圖的人,所無法理解的時代背景。文獻上記載,哥倫布在橫渡大西洋時,曾經遭遇到很嚴重的信心危機,船上的水手在長期航行,又看不到彼岸時,開始感到慌恐,威脅哥倫布馬上掉頭返航,否則不惜發動叛變。哥倫布為了安撫船員,不得已招集船員,向船員說他確定彼岸有陸地,並且向船員出示了地圖證據,才平息了船員的不安與騷動。這段插曲被記載在一些隨船船員的筆記之中。如果這個故事是真的,那代表哥倫布的航行,可能只是皇室打算確認並公開這個商業秘密的舉動,而公開這樣的秘密的可能原因,極有可能是要以國家之力全面展開遠洋開發,已經無法像走私貿易商人那樣繼續秘密進行交易,在無法避人耳目之下,乾脆以公開的探險活動來進行大規模的地理探勘,並搶先一步利用哥倫布的航行獲取更多的珍貴資訊。

當然,以上關於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不一樣說法,也只是一種歷史上的推測。但是在過去日本港口的記錄中,台灣在荷據時期一年出口到日本的鹿皮就曾高達二十萬張,鹿皮銷往日本後,鹿茸、鹿肉乾則銷往中國沿海一帶。貿易船隊載著鹿皮到日本後,再載回日本出產的白銀、銅、漆器回到台灣,準備轉口進入中國。而從中國一船一船載到台灣的生絲,則轉手賣到日本、東南亞、歐洲各地,回程到中國的船上則載去台灣產的鹿皮,日本產的白銀、銅、漆器,荷蘭人運來的各種異國香料。繁盛的海上貿易為當時的冒險家帶來鉅大的利益,也成為影響當時政局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也因此,台灣的歷史並不是如我們過去所想像的,是一部獨立於世界之外的大陸殖民史,相反的,台灣一直就是在整個東亞發展的脈絡中,不曾缺席,並與世界諸國互相影響著,只是我們今日遺忘了這段歷史,就像人類社會遺忘了大洋洲居民早期就擁有了偉大的航海技術,已經踏遍了太平洋一樣。也許可以這麼說,我們對於台灣歷史的遺忘與誤解,恐怕也是我們這一代台灣人最深沉的悲哀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