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台灣社會裡是否有所謂的中間選民,一直是各方爭論不休的議題。正方認為,台灣是有一大塊無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選民,但是反方卻認為在藍綠高度動員下,雙方已經壁壘分明,無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選民根本不存在,不然就是少到可以忽略。而這兩種完全不同的看法,也影響了兩大政黨的政策走向,一般來說政黨聲勢看漲時,就會躍躍欲試,想要推出兩面討好的政策,希望開拓中間選民,增加勝選的機率,但是在政黨受到挫折時,就會回防基本盤,訴諸藍綠動員,以確保最後不會兩頭落空,在選戰中慘敗。但是傳說能左右選戰勝負的中間選民到底存不存在,的確是個非常有意思的議題。事實上,個人倒是認為正方反方的論點其實都沒有錯,因為中間選民是群彷彿存在又彷彿不存在的族群,有些時候他們會出現,但是多數時候他們消失不見,而這也是中間選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關鍵。

那為什麼說中間選民彷彿存在又彷彿不存在,這就要從從何謂中間選民的定義說起。一般來說,多數通俗的說法是將中間選民定義為「無特定政治立場,會觀察兩黨政策,作出判斷,以支持表現較好的政黨」。但是事實上,這樣的定義有很嚴重的邏輯問題。因為這是先假設中間選民是會關心政治的,而且許多政治議題本來就是要長期關心,才能明辨兩黨在這個議題上的政策態度分歧,進而才能判斷誰的表現較好。只是邏輯矛盾之處在於,會長期關心各種政治議題的人,本身就一定容易有特定的政治立場,一個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人,會長期關心各種政治議題嗎??又不是人人都是政治學教授,因此這個定義有其本質上的邏輯矛盾。那什麼人會在高度政治動員的台灣社會中還沒有特定的政治立場,老實講就是那些平日完全不關心政治的人,人家在看「2100全民開講」或「大話新聞」時,他們在看韓劇,報紙一來別人拿頭版那一疉,他們拿演藝娛樂版那一疉,大選那一天大家一早就去投票,傍晚緊張的看開票,他們趁著假日到郊外踏青旅遊,傍晚時一起去日本料理店吃大餐,別人深夜在網上為選戰的結果論戰時,他們正在寫食記,遇到有網友聊到政治議題,他們馬上表示沒有完全興趣,說別人是「政治魔人」,完全不避諱他們對政治議題的嫌惡。

就是這種對政治的冷漠與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使得這些中間選民彷彿存在又彷彿不存在,因為從正常的政治動員管道是無法接觸他們的,但是因為某些特定的議題使他們感到不爽或焦慮時,這些平日號稱厭惡政治,不關心政治議題的人,也有可能會全部衝出來投票,左右緊繃的選情。因此這些游移不定,你無法與之接觸,不關心時事與公共議題的選民,才是真正的中間選民。那些打電話進叩應節目,劈頭就說自己是中間選民的人,都是假的,因為眾所皆知叩應電話非常難打,有耐心不斷撥打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平日幾乎不看政論節目的中間選民。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這樣的中間選民其實並非少數,每個人生活中總是會有幾個這樣的朋友,從來不討論政治議題,下班後樂衷的是聚餐、看電影,回家後看連續劇、影集、打電動,國內各景點幾乎都去過,甚至每年固定出國去玩,但是偏偏問他家附近的投開票所在那裡,他可能要想很久,國內外影星名人誰與誰的誹聞與情史關聯都一清二楚,但是對於國內正在熱炒的政治議題完全不瞭解,也不想瞭解。他們活在他們自己的世界中,也喜歡身邊的人都跟他們一樣,視愛談政治,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人是偏激、異類。

面對這樣的中間選民,要訴諸於政策議題的正當性,希望爭取他們來支持這個政黨,那根本是是對牛彈琴,因此久而久之,就會有人認為這些中間選民根本不存在,因為不論如何訴諸於中間選民,他們都沒有反應。但是這些中間選民又很容易受到煽動,你只要掌握住電子媒體,塑造出特定的議題,全力播放,無孔不入的電子媒體,還是或多或少的可以將部份的口號塞進他們的耳朵裡,而且由於他們不會去查證與思考這樣的口號有多少正確性,因此再容易揭穿的口號式謊言,也還是非常好用。事實上有些政治人物非常熟稔於此道,特別愛上綜藝節目,影視名人受傷住院或是有任何活動,總會到場,就是深知中間選民在那裡,也知道這樣才能讓自己進入娛樂新聞,讓中間選民覺得這個政治人物是跟他們站在一起的。當政績聲望下滑,辦演唱會討好中間選民,那比推出一千個有遠見的法案還有效,坐公車免費洲比好好處理市政,更能讓市民覺得市長有在作事,而會想出用辦演唱會來宣傳免費公車的政策,更是天才式的一石兩鳥,難怪這個政治人物民調會高,這真的不是沒有原因啊,因為這個政治人物完完全全清楚中間選民在那裡,更深知如何討好他們,不管這樣的手段是不是很低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