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又過了一個年,照往例又是長胖變老,但是卻好像沒有長智慧變成熟。轉眼這個部落格也已經開了一年半了。批評者有之,鼓勵者有之,個人覺得這都是好事,因為有批評有討論,那代表的是這些議題還有人在意。所謂「不信公義喚不回,不容青竟成灰。」歷史裡有好的,也有壞的,我們不能只選好的來講,而逃避歷史裡的那些痛苦與爭議。相反的,揭開那些塵封的往事、處理那些令人落淚的傷口,才是讓這個社會更成熟,更能向前走的關鍵。藍營的朋友總是不能理解台灣另一群人長期感受到的壓迫感與危機感,甚至還嘲弄這是在賣弄悲情。綠營的朋友則是不能去理解為什麼台灣土地上的另一群人,明明活在這塊土地上,卻以敵國為祖國,以移民美加為目標。中國的朋友無法理解台灣人為什麼高達六成以上的人,在民調中否認自己是中國人。台灣的朋友則全都都無法理解共產黨在中國百姓頭上拉屎拉尿,連個魔獸世界都不給打,中國憤青還這樣繼續支持共產黨這個獨裁政權,真是天生的奴才命。

這的確是個很複雜的無解難題。沒有人同情綠營的朋友想要一個獨立國家的那種渴望,被殖民了幾百年,為荷蘭人打仗,為鄭成功打仗,為日本人打仗,為清王朝打仗,為國民黨打仗,但是從來沒有一個政權是為了台灣這塊家園的利益為出發點,時至今日,台灣人選出來的總統,仍然不敢大聲說出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正式官方文件裡出現的「兩國」竟然還要偷偷改掉,台灣兩個字竟然如此難以被說出口。沒有人同情藍營的朋友一路逃難來到台灣的痛苦,多少妻離子散的悲劇辛酸,外省高官權貴在台北另起爐灶,小朝廷裡夜夜笙歌時,還有許多外省朋友在台灣這塊人生地不熟的土地上掙扎求生。中國在五十年前是個回不去的故鄉,在五十年後是父母親口中的陌生祖國。是個看似可以淘金的巨大市場,但是卻仍然不是熟悉的故鄉,父母親口中的逃難是如此的可怕,為了替未來買張保險,只好移民到西方國家。但是來來去去,中國、台灣、美國或加拿大四處都有房子,但是四處都不是家,沒有故鄉。

沒有人同情台灣人想要被尊重的心情,沒有人同情台灣人想要守護這塊土地,長久安身立命的願望。中國人認為只要中國強大了,自會四方來朝,恢復往昔中國的榮光。中國的多數人受共產黨宣傳的影響,認為台灣人的渴望不過是受西方帝國主義所煽動,單純又自私的分離主義。少數人則認為這不過是子嫌家醜,因為共產黨的專制獨裁,才會讓台灣、圖博、東土耳其斯坦都向獨立自治。但是事實上,稍微讀過一點中國歷史,就會知道,中原政權歷史與周遭各民族的恩怨不是一、二十年的問題,而是長期的往復仇殺。中原政權強大時,總是周遭各民族苦難的開始,中原政權勢弱時,過去因為政策而移民的人,也往往被忿恨的當地人報復屠殺。我常常問我的中國朋友,你們心目中的未來中國,就是這樣嗎??繼續靠鎮壓與高壓統治來與鄰居共處,在強大時殺人,在孱弱時被殺。繼續累積這些仇恨直到地球毀滅為止,還是你們心中未來的中國藍圖,是個族群共和,政權穩定,靠議會解決爭端,能長治久安的國度。而今日靠鎮壓、屠殺、恐嚇,能達到這樣的目標嗎??

沒有人同情中國人想要被理解的心情,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中國平民百姓被當成「屁民」,國外普遍看不起中國人,認為中國人就是想要偷渡與非法移民,台灣許多人認為中國人就是野蠻的共產黨,是支持侵略台灣的可惡敵人,甚至不惜用「支那」這種蔑稱,來漫罵那些不尊重台灣,處處打壓台灣國際空間的壞蛋。甚至許多外省籍的藍營支持者在中國生活作生意,心中也是極度鄙視中國人,他們認為中國人就是奴隸命,只要能賺他們的錢就好了,何必去管中國人到底活的好不好,有沒有人權,他們愛給共產黨管是他們的選擇,何必替他們想太多。結果就造成每次中國的人權議題,都是台灣綠營的支持者發起輿論支持的荒謬現象。而立場較為傾中的藍營意見領袖噤不吭聲,誰管劉曉波到底被判幾年,關到死也是他們中國人自己的事。中國的朋友無法理解為什麼強國之路這麼多坎,共產黨看似將中國帶而了一個新的時代,有許多中國朋友也因此認為現階段無人可取代共產黨的執政,但是他們又為中國社會許許多多的問題而憂心不已,渴望民主自由的心聲,又在言論管制下無法痛快表達,希望打造一個繁榮富強中國的願望,卻連只有一水之隔,沒有語言隔閡的台灣人都無法說服。

我們無法要每個群體都能去替對方的立場著想,因為這不可能,因為它們互相矛盾。我們只能祈求透過去省視歷史,去理解每個族群在歷史境遇作弄下,目前所面臨的困境與希望的未來。套句熱門的廣告詞「緊握在手中是幸福,放開雙手是奢華的幸福」。如果我們選擇繼續隱瞞歷史,繼續狡辯過去殺人的必要性,利用修改「九八暫綱」,想要利用政治力來延續過去那一套史觀,其實不諦是將仇恨繼續向下傳播。台灣花了五十年,證明過去的教育體系雖然能確保一時的政權,但是會帶來很深的社會裂痕,難道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暢銷作家寫書來替一九四九年的潰敗來台美化,但是這樣的美化一樣只是扭曲歷史來替某個特定族群解套。因為誰不知道一九四九年國民黨的潰敗,與國民黨政府與軍隊的貪污腐化、暴行恣虐有直接的關係,而撤退來台的人中,又以這些人及其家眷居多。結果潰逃的受害者又在台灣變成新的加害者,美化這段歷史不會替族群的諒解有正面的效益。殺人就是無法被原諒的罪行,推薦無法理解這一點的人,去看抱走第六十五屆奧斯卡四項大獎的老西部片「Unforgiven」。

我們無法要求每個群體都能理性的放下心中的仇恨,因為這不可能,因為長久的仇恨不是那麼容易化解的。但是我們可以祈求大家儘量異中求同,學會放手,學會正視面對過去的悲劇。本部落格常常出現高度爭議性的歷史文章,不是嘩眾取寵,不是為了衝流量,而是想要透過省視這些歷史,讓關心這些事的人理解過去的苦難,明白目前的一切是如何的得來不易。透過這些爭議性的歷史討論,鬆動每個人原來的立場,能讀到另一方的觀點,能理解另一方的立場。想要去要求某一方放棄自己的立場很難,但是要放開手,去容忍別人的不同看法,那就比較容易。釋出善意從來都不容易,特別是對掌握歷史詮釋權的族群而言,但是這也是一個契機,台灣社會走到這個地步了,前進的方向若還被那些戒嚴時代走出來的學者與作者牽著走,那就太令人失望了。他們過去靠依附當權者取得利益,今天在民主化後,靠的是消費各族群的傷痛,販賣歷史詮釋權給新的統治者來維持既有的利益。我無法用文字來表達我對他們厭惡的萬一。只能希望在新的一年,大家都應該向前走,不論是綠營的朋友、藍營的朋友、中國的朋友,新的明天不應該建立在過去的仇恨上,而應該建立在對彼此的理解尊重之中。放下仇恨不是去抺除扭曲歷史,禁止別人再談那些往事。理解尊重更不是強加自己的歷史詮釋權給別的族群。和解的第一步永遠很艱難,但是這才是對的方向,不是嗎??

年已經過完了,讓我們重新回到真實又冷酷的世界吧!!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