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090623485884725619

在國民黨版的「北伐戰爭」神話中,馮玉祥與西北軍絕對是被故意忽略的。因為馮玉祥與國民軍在整場戰爭,於北方戰場牽制了吳佩孚的直系精銳,張作霖的奉系主力,與直魯聯軍。從一九二五年年底的反奉戰爭開始,一直到一九二六年八月結束的南口大戰,北方戰場的混戰讓北洋軍閥無力南顧,蔣介石進軍湖南的第一階段北伐,才能順利成功。而南口大戰歷時三個月,就正值蔣介石誓師北伐的時候,總計雙方合計最少有七十萬大軍參戰,當時的國外記者甚至認為南口大戰的激烈程度,比發生在歐洲的血腥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南口大戰爆發於一九二六年四月末,而蔣介石誓師北伐是在一九二六年五月初,在敘述蔣介石的北伐時,若故意避談南口大戰,那這一個版本的史書,與謊言無異。可笑的是時至今日,多數台灣的學生都知道所謂的「誓師北伐」,但是鮮有人知道同時發生的「南口大戰」。這就好像看兩片裝的DVD電影,卻只能看了第一片,而第二片卻不給看,那怎麼能知道整部電影的來龍去脈呢??特別是以規模而言,南口大戰才算是整場混戰中的主線戰場。蔣介石進軍湖南,與直系的一部進行的小規模攻防戰,與同時正在發生南口大戰完全不能相比。也虧台灣各大學裡的中國近代史教授們,可以厚顏無恥的吹噓那麼多年。而馮玉祥為什麼會慘遭北洋軍閥聯軍圍攻,連一年前還在兵戈相見的直系與奉系軍閥都結合起來打馮玉祥的國民軍,那就得從第二次直奉戰爭結束後發生的反奉戰爭說起了。

在拙作【昨天的大戰前夕】孫中山的北伐篇裡,已經談過原屬直系軍閥的馮玉祥是如何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倒戈,發動北京政變,讓吳佩孚兵敗如山倒,並與奉系組成聯合政權。但是奉系的張作霖一直暗中排擠馮玉祥,打算獨攬大權。馮玉祥也知道張作霖兩面三刀,遲早會與自己翻臉,還不如先下手為強。這時奉系軍閥中的郭松齡與張作霖因為種種問題,已經種下心結,決心反叛張作霖,於是馮玉祥開始勾結郭松齡,準備利用奉系內部的矛盾與爭端,化解自己的壓力。而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敗北的吳佩孚,在兵敗後暫時沉潛了一陣子,但是不久後即糾集過去的直系部屬,組成「十四省討賊聯軍」,圖謀東山再起,一雪第二次直奉戰爭敗給奉軍張作霖的恥辱。直系的後起之孫傳芳則在南京宣佈組成「浙閩蘇贛皖五省聯軍」,自任總司令,開始與吳佩孚呼應,準備驅逐長江中下游附近的奉系軍閥勢力。吳佩孚、孫傳芳、郭松齡、馮玉祥這幾方勢力悄悄地組成了反奉同盟,準備一舉擊潰張作霖。首先發難的就是孫傳芳,在一九二五年十月,假藉秋日演習之名秘密調動軍隊,攻擊在長江以南的奉軍。同年十二月,郭松齡同時舉兵反叛,「反奉戰爭」正式開打,馮玉祥大力支持,甚至郭松齡部還自稱為「東北國民軍」,擺明了是受馮玉祥國民軍的支持。奉系的張作霖沒有想到與自己兒子張學良是至交的郭松齡竟會反叛,一時措手不及,被迫暫時退出熱河與天津這些地盤。但是奉系長期受日本支持,軍火接濟援援不絕,加上郭松齡所部畢竟還是東北軍,對於反叛作戰意願不高,就在反叛一個多月後,郭松齡兵敗被俘,隔日就遭殺害,「反奉戰爭」結束,但是這場戰爭種下的恩怨正要開始發酵。因為馮玉祥與郭松齡簽有「反奉密約」,是煽動郭松齡反叛的主要原因之一,當然也成了張作霖的頭號眼中釘、肉中刺。張作霖在擺平郭松齡以後,開始籌畫攻擊馮玉祥的國民軍。

而直系軍閥的領導吳佩孚會恨馮玉祥,那也是剛好而已。第二次直奉戰爭,吳佩孚不是敗給張作霖,而是敗給同為直系出身的馮玉祥倒戈,這筆帳當然總有一天要算清楚。那既然反奉戰爭已經失敗,無法一舉將作奉系的張作霖擊潰,而張作霖與馮玉祥短暫的合作,又已經因為反奉戰爭而告終,張作霖正準備要攻擊馮玉祥。這時如果吳佩孚的「十四省討賊聯軍」再去攻擊張作霖,那不就反而幫了吳佩孚最恨的馮玉祥嗎??吳佩孚在發現大情勢已經轉變後,馬上就與張作霖取得共識,打算先一起解決兩人最恨的馮玉祥,免得這廝在以後直奉兩軍的決戰中又漁翁得利。但是原本是對手的直系與奉系,在這樣的聯合中需要有一個政治號召,畢竟這些老派軍閥還是要顧面子的。而馮玉祥親俄的立場就成了政治攻擊的好目標。直系與奉系的文膽謀士開始形塑輿論,表明直系與奉系的聯合是為了「國家大義」,要討伐賣國求榮,引進俄國共產勢力的馮玉祥,因此直奉聯軍後來在北京會師後自稱為「討赤聯軍」。而且加上一起加入「討赤聯軍」的直隸軍閥李景林、山東軍閥張宗昌所組成的直魯聯軍,打算趁亂奪取地盤的山西王閻鍚山所部的晉軍。整個「討赤聯軍」兵力高達五十萬。(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st4ever 的頭像
sophist4ever

假圖天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