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90c5098g213

一九二六年唐生智的求援,對蔣介石來說,可謂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唐生智是出身於保定陸軍學校第一期的軍人,在民國初年參加過多場戰爭,算是湖南軍閥系統中的杰出人物。當時湖南是在趙恒愓的手中,他在陸續接連逐走譚延闓與程潛後,可以說是在湖南自立為王。而唐生智領有第四師,算是趙恒愓手上最兵強馬壯的精銳,平日唐生智亦有取趙自代的盤算。湖南省內軍閥混戰的歷史,可說是一筆超級爛帳,非幾千字可以說的清楚,由於並非本文的重點,因此且先略而不提,簡而言之就是也算外圍直系軍閥的趙恒愓先後逐走譚延闓與程潛,而這兩個人先後被迫離開湖南後,都率自己所部的軍隊南下,投靠孫中山在廣州的國民政府,其中譚延闓的部隊後來成了國民革命軍的第二軍,程潛的部隊則成了國民革命軍的第六軍。趙恒愓會對南方的國民政府心懷戒心,採取敵視態度,很重要的原因就在過去的死對頭目前正與國民政府結盟。孫中山時代的北伐其實就有進攻湖南的計畫,只是因為情勢的改變,大規模的攻湘計畫在最後取消作罷,但是趙恒愓還是非常防範南方的國民黨國民政府。部署在湖南南方,防範國民黨軍隊的就是唐生智的第四師。

唐生智一心打算取代趙恒愓獨佔湖南,而趙恒愓因為有直系軍閥撐腰,想要下手一定需要外援,因此唐生智以地利之便,早就偷偷與廣州的國民政府有聯絡,特別是左派共黨的勢力。因為在直系背後支持的國際勢力就是英國,而共產黨黨人反英國帝國主義反軍閥的口號,正符合唐生智的需要。唐生智一直默許極多地下共產黨黨人在湖南一帶活動。因為反英國帝國主義反軍閥,所以就反受到英國支持的直系軍閥,而反直系軍閥那就是反直系軍閥支持的趙恒愓。共產黨黨史自稱這叫「反英討吳驅趙運動」。唐生智巧妙的利用這種輿論,開始威逼趙恒愓。趙恒愓當然也不笨,知道唐生智已有異心,於是設局打算捕殺唐生智,但是唐生智因為作賊心虛,所以不會傻到赴長沙犯險,於是雙方的矛盾完全檯面化,另一場軍閥爭地盤的混戰開始展開。趙恒愓找上因為第二次直奉戰爭失敗的吳佩孚當外援,而當時急欲東山再起的吳佩孚也急需要一場勝仗,因此出兵湖南,挫敗唐生智的部隊,並迎回被逐走的趙恒愓。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心想要獨有湖南的唐生智也不得不向廣州的國民政府求援,正中蔣介石的下懷。

蔣介石積極說服共產國際與中共黨人的理由,在於湖南地近兩廣,如果過去數年一直處於中立自主的湖南,落入急欲東山再起的吳佩孚手中,那甫於第二次直奉戰爭中落敗的吳佩孚,難保不會進窺兩廣這塊地盤。再加上最支持直系軍閥的外國勢力就是英國,更讓蔣介石得以說服代表蘇俄勢力的共產國際代表,這場戰爭就是英國勢力與蘇俄勢力在中國的正面對決。當時蘇俄在結束國內的共產革命內戰後,正開始積極對世界輸出共產主義,並且展開併吞赤化中國的野心,在中國培植一南一北的兩股親俄勢力。在南方的代表就是已經聯俄容共的國民黨,而在北方的代表就是西北軍的馮玉祥。正當蔣介石正在全力說服蘇俄的共產國際代表時,馮玉祥亦正在訪問蘇俄,積極商談合作事宜(註二)。在馮玉祥回到中國時,已經得到蘇俄的大力支持,除了獲得高達一千多萬盧布的軍費借款外,還獲得援援不斷的大批軍火接濟,包括步槍三萬一千五百枝、子彈五千一百萬發、機關槍二百七十二挺、大炮六十尊、砲彈五萬八千發、飛機十架。同時蔣介石的國民革命軍也繼續獲得蘇俄的大批軍援,光是在七月一個月間,就有兩批大量軍火運送到廣州(註三),南北兩大親俄的軍閥在蘇俄的大力支持下,瞬間實力大增。

馮玉祥在西北地區的「國民軍」與蔣介石在廣州的「國民革命軍」大批接受蘇聯的軍事援助,其它軍閥與社會各界當然也都看在眼裡,在社會輿論中呼籲兩人不要做俄國共產勢力走狗的聲浪其實不小,特別是直系與奉系軍閥們因深感芒剌在背,其文膽與謀士更藉機接連鼓動反共反俄。而直系軍閥長期較受英國與美國的支持,根據地在東北的奉系張作霖部則長期受到日本勢力的扶植,兩者其實都對於蘇俄勢力積極進軍中國的舉動深感不安,因此促成了兩者的短暫合作,決心一起先除掉馮玉祥的西北軍。馮玉祥雖然直系軍閥出身,但是在第二次直奉戰爭中陣前倒戈,讓直系的吳佩孚兵敗如山倒,吳佩孚當然懷恨在心。而馮玉祥與奉系的聯合政權因為奉系一心想要獨大而不斷排擠馮玉祥,也讓馮玉祥知道兩者衝突不可避免,加上在反奉戰爭中支持奉系叛將郭松齡,更讓張作霖抓狂。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就在這些原因下,一九二六年夏天,展開了直奉合作,其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圍攻幹掉馮玉祥。而湖南的戰事也在蠢蠢欲動,吳佩孚所部的直系軍閥部隊開始南北部署,北方準備聯合奉系圍攻馮玉祥,而南方則出兵支援湖南的趙恒愓。由於之前吳佩孚是敗於馮玉祥的陣前倒戈,加上西北軍一向善戰又剛得到蘇俄大批軍火,也怕一起聯手的奉系大軍,在戰後全吃了馮玉祥的地盤,因此馮玉祥不敢調以輕心,吳部的重兵幾乎全數部署在北方,直奉聯軍與馮玉祥將展開了長達三個月的南口大戰,雙方精銳盡出,吳佩孚亦在戰事一開始就親身到北方督戰。

但是吳佩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將是他生平最大的戰略錯誤,因為這樣的戰略錯誤,在接下來的軍閥大混戰中,吳佩孚將兵敗如山倒。而兩大軍閥集團對決形的態勢形成後,讓蘇俄也開始相信這是列強勢力在中國的直接攤牌,蘇俄已經扶植了南北兩個勢力,不能再缺席,於是終於同意蔣介石的「北伐」建議。兩大軍閥集團磨刀霍霍準備火拚已經無可避免,在一九二六年中旬,直奉聯合後所打的旗號就叫「討赤聯軍」,準備在北方圍攻親俄的馮玉祥國民軍,而戰火未起,輿論戰先行,譴責馮玉祥赤化投共的輿論文章已經滿天飛。南方戰場則因為湖南問題,讓廣州的蔣介石準備北上增援唐生智,以對抗直系來援的南方軍團。打算坐收魚翁之利的孫傳芳將通電大罵蔣介石的國民革命軍為親俄「赤孽」。可以說是「直奉軍閥集團」將對抗「赤色軍閥集團」,大戰一觸即發。

敬請期待下一篇【昨天的北伐幻夢】兩大軍閥集團的殊死對決!

 

註二:馮玉祥於一九二六年五月,經蒙古到莫斯科訪問,達成合作協議。

註三:西北軍與廣州國民黨軍隊受蘇俄大批軍援之資料來源,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第570頁下方註解。第566頁下方註解七。

 

『版務公告』:因噗友的建議,已經新增噗浪(Plurk)與推特(Twitter)的推文按鈕,位於每篇文章的最下方,歡迎使用,若有任何問題請於回覆中回報,謝謝。

    全站熱搜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